为什么糟糕的软件会成功

为什么糟糕的软件成功了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原文地址(source):http://pressupinc.com/blog/2014/12/bad-software-succeeds/

做为热爱公平的软件制造者,最难以接受的现状之一,莫过于一款制作精良、设计优秀的软件完全没有用武之地。类似地,世界上严重被依赖的很多软件却是糟糕的——即使没有完全的、不可否认的bug,也充斥着低劣的设计抉择。这好像成为了有关软件的、一种重要的让人沮丧的事实。

到底什么是糟糕的软件?

成功的糟糕软件(失败的优秀软件)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理由,在于我们无法就“糟糕”的意思达成一致。大部分人都认为,如果软件宣称备份你的电脑而不是随意地破坏你的数据,明显因成功备份而占用了更多的存储空间,却不包含你的数据,那么这种软件就是“糟糕的”。但是在此假想情况与我们开发者称之为糟糕软件之间,存在着大量的中间立场。

  • 如果软件比较适合初级用户、但是不利于扩展、修改或二次开发,那么这是糟糕的吗?
  • 如果软件的设计意图非常准确、但是需要长时间的训练才能变得有效率,那么这是糟糕的吗?
  • 如果软件运行良好,相对易于上手,但是在实际执行某些操作时,却不应该地慢了很多很多,那么这是糟糕的吗?
  • 如果它能够完成工作,但是真的看着很丑,该怎么说?
  • 完成了95%的工作或时间,然后不幸死掉了,因为宕机而花掉剩下的5%的时间,该怎么说?

人们不认同让它成为糟糕的标签,糟糕的软件比你预期的这种标签做得要好,因为所有这些例子都被理智地归入了“糟糕软件”之列,所以它比其中的原因之一要清晰些。如果你认为一款软件因其GUI难看而被视作糟糕的,那么当一款软件在它的设计功能上出问题时,我想它就是糟糕的,我们很可能在业务依赖的老款Swing(Java) 工具包上存在分歧。

当糟糕软件是优秀的时候

理解上的冲突是关于糟糕软件成功的原因核心所在。商人优先考虑的事情和开发人员极有可能不同。终端用户优先考虑的事情,与商业主和开发者也可能不同。一个人认为好的东西,另一个人认为一般般,甚至认为是“非常痛苦的”。这就是问题的核心。

wordpress-糟糕的软件

大多数刚接触WordPress的开发者都厌恶它。作为一个开发平台,充其量有点儿新奇。它的代码是很久以前写的,十年前的一些不平凡的设计决策,到了今天仍然是健壮的。但是,由于该平台优先考虑的事情是用户便利性和持续性,它仍然运行在带有PHP5.2的、陈旧的共享主机账号上(它甚至好多年没有安全方面的发布了)。所有过去的模板和扩展(在WordPress,其术语是主题、插件)仍然良好地运行在最新的版本里。

你可以不认同WordPress团队关于他们优先考虑的事情,你可以认为他们的软件只是不可挽回地、糟糕至极,但是你真的不能无视一个事实,那就是它仍然被相当数量(貌似还在增长)的用户使用,他们觉得它简单、舒服和强大。

为什么糟糕的软件没有随处可见

基本上,“糟糕”软件繁殖的主要驱动力在于,有着不同优先目的的人们所做的决定,在影响着软件开发的最后产品或购买进程。通常,这些组合,和目标以及成功的定义没有多大关系。

摆脱糟糕软件的办法在所有层面都是深度相关的,取决于所有的利益相关人,既定软件要完成什么、它使谁受益、以及软件的“优秀”版本应该是什么。当它达到那个版本时,每个人最终认为它是优秀的,而不仅仅是实现了最重要的、最有权势的利益相关人的版本。

基本上,清晰地、良好测试的、文档齐备的、明辨可懂的代码,仅仅和开发者相关。对于业务人员,它能否提供价值、以及帮助赚钱才是重要的。对于管理人员,成功通常是运行时间上的五个9(99.999%)。对于终端用户,最重要的却是容易和开心。但是这些利益相关人的每个目标,很容易与其他人在不可避免的优先权争夺中发生转移。

对于所有利益相关人而言,制作优秀软件是一种政治平衡,更像是软件艺术、敏捷实践、TDD或任何其它东东的问题。在一个软件团队调整每个人的愿景和工作,和在任何其他团队一样有难度。在所有利益相关人的愿景根据他们的目标、优先考虑的事情和成功的条件做出调整之前,有人常常觉得他们被迫地与“糟糕的”软件打交道。

— END —

译文:为什么糟糕的软件成功了 》| 腊八粥

我是如何建立网站的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原文地址(source):https://ccharlottespencer.wordpress.com/2014/11/03/how-i-built-a-website/

我在学习代码上遇到过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把我的知识翻译成物理上的东西。这么多年,我看到很多开发者问“我已经学会了HTML/CSS,接下来呢?”。答案往往是:

做些东西

我是做了一些东西。这是个人网站/作品集,我想带你看看我是如何完成的。尽管我的目标是向其他人演示他们怎样才能建立网站,这也是记录我的过程和进步的绝佳方式。

找个想法

你的网站不需要有什么特别,它也不需要是你的最爱、发tweet、顶拳(fist bump)或每天1000个访问。它只需要成为你愿意享受其中的东西。

我确信没人坐下来就能马上魔法般地产生令人惊奇的想法。我的大部分想法出现时,我通常在睡觉或洗澡。我可以用一天时间来考虑让人激动的东西,只是一两周内不会有另一个想法。

不要试着强迫自己得到想法,这行不通,还会导致大量的沮丧情绪。从简单开始,为自己而做。我经常看到世界上的某些东东,对我自己说“嗯,我想,我能够建立属于我自己的、更加适合我的版本”,或“我需要一个工具来完成这项单调的任务,因此我尽量自己开发它”。没错,这就是起步的伟大地方。

我有一份长长的想法列表,它们都不是有奖励的、但都让我感兴趣。如果你有了想法,记下来,当你有时间去开发的时候,你就能看到你自己产生的所有好玩的想法了。

想法的todo清单

规划想法

你只需一支笔和一张纸。在开始我的作品集之前,我草拟出基本要点,并就我乐于使用的颜色和字体做了注解。

最终完成的作品与我的草图看起来非常不同,不过这是一个伟大的起点。我也规划了网站的很多版本,因此不要担心最终产品与你开始画的草图有什么不同。

PhotoShop做原型

画好想法的草图后,我打开PhotoShop布局网站。有的人在写代码之前用PhotoShop进行设计,有的人喜欢直接写代码然后在浏览器里设计。选择你喜欢的方式。

用PS做原型

配置项目

我喜欢把所有想法放在桌面的同一个文件夹里。我在项目文件夹里新建一个文件夹,在里面做如下配置:

网站的目录结构

index.html位于目录顶层(根目录)。其它重要的文件放在“assets”文件夹。为了保持直观的结构,CSS、JavaScript和图片单独放在的另外文件夹。

设计HTML

没有HMTL就没有网站。它包含了出现在网站上的所有信息,而CSS只是让它们看着舒服些。

我开始设计网站每一部分的容器:header,主内容和about页。在定下来之前,我不是十分精确地知道将呈现什么内容,因此做了一些修改。没事,确保添加一些模拟内容,当应用CSS时,你就能看到它的样子了。

选择字体和颜色

我在草案里写有我想在项目中使用的颜色。大部分来自于我的twitter主页,然后是要匹配avatar(网站header里的主要图片)的颜色。

有一些优秀的工具,用来找到和创建颜色,比如ColourCoolors。我打算站点简洁、干净,只用一两种强调色。

我还从Google Fonts找了两种字体。它们可以免费使用,且易于包含在项目里。我想给body里的文本和副标题应用清晰的sans-serif字体Open Sans,像大块引用和“About”头部等较大文本,我用Roboto Slab字体。

我喜欢纤细的字体,但是font-weight(鲜明度)太低的字体将不利于文本阅读,这是非常重要的。也不要使用太多字体,这会让人抓狂,也会增加网站载入的时间。你想让读者吸收的是你要表达的东西,而不是在单独一个段落里使用的15种字体,如果他们不想粗暴地关掉网页,就要决定是否等待这些字体载入。

用CSS做样式

我首先把normalize.css添加到CSS文件夹,在HTML里做了链接。

在一种浏览器(比如Chrome)里开发网站绝不意味着在另一种浏览器(比如IE)里有着同样的表现。normalize.css就是为了尽可能多地通过提供一种“reset”来修复这种差异。它让网站在各种浏览器里良好地呈现,我相信,开发一个跨浏览器兼容的网站是至关重要的。

我首先从最重要的样式开始,像body和header的字体和字体大小。然后深入页面,不用在页面之间来回多次就能够定义好每个元素的样式。

可访问性

在你开发东西的时候,你应该时常为你的用户考虑。世界上的任何app、产品、印刷品、信件、海报、网站、工作台、商店以及其它东西,都被尽可能多的人使用。想理解网站为什么需要可访问性,请访问Laura Kalbag的“Why Bother with Accessibility?”。

让我的网站具有可访问性是相当简单的。我在必要的地方添加了ARIA landmark role【注1】,给屏幕阅读器(通常残障人士使用)指示内容类型。我确保所有的链接都可以用键盘访问,并用CSS作了突出。

接下来是网页底部的社会化图标了,我在文本里指示了每种图标链接到了什么网站。我在浏览器里作了隐藏,但是确保可以屏幕阅读器用户是可见的。

一些人夸奖我在做网站的时候考虑了可访问性。虽然这让我感到自豪,但是,如果我因为给了它本应该得到的关注而被夸奖的话,只能说明可访问性还没有得到足够考虑。如果你需要制作可访问性网站的一些优秀资源,请访问A11Y Project

测试

正如刚才提到的,一个网站在每个浏览器和设备上表现一样是非常少见的。测试是比较耗时的,甚至取决于你手头的资源,但是它相当重要。当网站准备让全世界看到时,马上测试,确保你找不到网站故障。

跨设备和浏览器测试为什么是重要的,如果你想了解,下面列出了过去24小时访问我网站的用户的数据。来自于Safari(26%)、Android(3%)、IE(2%)、Chrome(39%)、Opera(2%)。让不同的用户在你的网站有一个好的体验,是比较重要的,因此在条件允许时,要在尽可能多的不同环境下测试。

网站统计数据-浏览器排名

我使用下面浏览器的最新版本测试网站:Chrome、Firefox、Opera、Safari和IE。前四个浏览器很容易就能下载到。如果你不在Windows上,用IE测试就有点儿难了。借助Virtual Box在Mac上安装一个Windows版本,就能用IE测试了。微软自己做了一个网站,向你展示了如何零成本地测试:Modern IE

有一些工具,能够对你的网站在各种浏览器和设备上的展示进行截屏并发送给你。我问一些朋友,他们用什么工具测试,你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Modern IE也能在使用广泛的浏览器/设备上截屏,免费的。

如果你对那些可以访问网络的一堆设备没有限制,这是聪明的,但是很可能你不是这样的。我有iPad、Samsung Galaxy S3和老款的iPod Touch,难以覆盖所有种类的设备。

如果你是Mac,就能用Xcode下载iOS模拟器,基于一些iPhone和iPad版本进行测试。有个初级方法,调整浏览器大小到移动设备宽度,但是,这不是真正靠谱的可选方法。

我还测试了网站在可阅读性良好地对比【注2】、校验可访问性

关于测试的最后一点是:你应该随着开发进度去测试网站。这样做的话,在项目结束、或让人沮丧、或潜在地让你变得更糟之前,你就能修复好bug。我有过一次经历,开发人员在项目结束之前不想测试他们的产品。对我而言,那时候长达数小时的痛苦的重复测试,而他们在尽量修复我报告给他们的一堆堆bug。简直一团糟,如果他们自始至终都测试网站的话,将平静很多。

分享,让朋友看看

我已经建立了一个网站,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尽管如此,我知道还有一些我能够做得更好的地方。我给你分享我的代码,不只是希望你能从中学习,而且还能指出我的错误!

你可以在这里找到我个人网站的代码,在这里查看最终的网站。如果你找到了一些有问题或值得提高的地方,请告诉我。

— END —

译文:我是如何建立网站的 》| 腊八粥

精益创业的经典迭代

最小可行产品与最小招人喜欢的产品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原文地址(source):http://alexsblog.org/2014/12/08/the-question-of-mvp-or-mlp/

如果你熟悉薄本起家的方法论,那么你可能已经涉及到了MVP的术语,它代表着“最小可行产品(Minimum Viable Product)”,这是薄本起家的哲学。当你想开发某种产品时,你的目标不是包含了大量功能的“囊括一切”版本。否则,只会不必要地浪费你的时间、浪费团队的时间(如果你有团队的话),也浪费你的资金。MVP就应运而生了。

MVP的宗旨是,尽可能快地创建只有少量功能的产品,并推向市场。我明白,你们当中有人持相反观点,坚持打包一个你用整个生命都在梦想的、完全精美版。或许,你想创办一家提供某种服务(SaaS或PaaS)的公司,类似于B2B或B2C。理论上或理想中,看起来惊艳无比。然而,在现实世界,这也可能导致痛苦和失败的愚蠢行为。

为什么?当下就有两个明显的理由。首先,遵循所有条件并满足质量标准需要花费时间。在这个阶段,有些人不得不投入资金、努力和精力。但愿你预留了适当的资金。况且,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你不得不使你自己和团队保持前进的动力。当一切尽在掌控之中时,这是比较容易的,但是艰难时刻到来时,你调动士气的能力将面临考验。开发时间将增加,资金提供将减少,而你,将看不到任何结果。

其次,假定你创建好了理想中的产品,它就和你想的一样(这更像是个梦而非实际情况)。下一步就到发布了。你,目前是自豪的生意人,在营销上投入了大把时间,把产品摆到了人们面前。不要觉得如果你推出了产品,客户就会来。这不是实际情况。不幸的是,貌似有不对的地方,客户没有来。你或许有少量交易,不过仅此而已。

原因?市场(客户)没有觉得他们需要你的产品。这是艰难痛苦的,却是事实。没有人能向你保证,成千上万的客户开心地购买你的产品,并做进一步的传播。

应该致力于创建产品的基本功能并尽可能快地推出、而不是集中精力开发最好的产品。用这种方法,你就能够收集足够多的数据,以了解你的产品是否有有市场潜力。如果没有,问题不大。你没有在idea上花费太多时间、资金和精力。如果你发现对轻微不同的产品,存在某种兴趣,那么你也能调整。总之,这是MVP的前提。

尽管如此,我宁可根据这个想法重复地向你介绍MLP,它是“最小招人喜欢的产品(Minimum Loveable Product)”的缩写。不同点在于,你需要集中精力的地方不只是产品的主要特性,而且还有设计(和功能性)。不管你怎么看,设计也是一种营销。产品的视觉方面是最先能引起你注意的。想想吧,不管你在什么环境下,在杂货店、app商店、报摊或其它什么地方,你所做的决定正在根据你看到了什么。

当忙于你的产品时,请记住这个重要因素。把它打造得漂亮些,让人们忍不住谈论,也去买。不要误解我,你仍然需要营销,但是销售有卖相的东西相对容易些。

我最后想提的是,Linkdin创始人Reid Hoffman说的一句话:“如果你对产品的第一个版本不感到羞耻,就说明你发布的太晚了。”

总结

不要等到完美版本的那一天。它可能根本不会到来。瞄准只有主要特性的版本,好的功能和不错的设计。然后,推向市场,根据利益,倾听来自客户的反馈并完善产品。人们更愿意使用和谈论能用、耐看的产品。忘掉MVP,去追寻MLP吧。让人们爱上你的产品或服务。

数据分析师的博客正在改变着纽约人看待城市的方式

一个数据分析师的博客正在改变着纽约人看待城市的方式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原文地址(source):http://www.npr.org/blogs/alltechconsidered/2014/11/28/367046864/a-data-analysts-blog-is-transforming-how-new-yorkers-see-their-city

Ben Wellington因为这个消防栓而被鉴定为纽约“开放数据”运动之王。今年早些时候,Wellington钻研了纽约市的违章停车罚单的数据,识别出连续街区的两个消防栓一年产生了$55,000的罚单进项,它们都来自于貌似合法停车的车主。Wellington的在线报告病毒式地扩散不久,热衷数据的市民调查者发现,交通部门已经调整了道路标志,还重新粉刷了停车位,以便司机不会被处罚。(交通部门没有就此询问给出回应)

Wellington受欢迎的博客“I Quant NY”,与前市长布隆伯格在2012年签署的重要法律有关,该法律强制要求城市机构把他们得到的所有数据公开到线上且可搜索。然而,很少有人像Wellington一样,能够深挖隐藏在日常问题背后的、真正使纽约市民激怒、开心以及感到好奇的秘密,他写过关于城市最肮脏的快餐连锁店的文章、研究过半数曼哈顿人怎样呆在4个街区的星巴克里,以及哪个街区以树木多感到自豪

这个33岁的年轻人住在布鲁克林公寓里,靠一个笔记本支撑着博客的运作——那时候他还不在普瑞特艺术学院研究生中心做规划与环境的工作,也不是帮助预测了数十亿美元基金拨款给Two Sigma投资公司的数字达人。

博客的初衷非常简单:使用开放数据改变政府的政策。随着他公开了城市机构正在做的所有错事,他正成为一支被重视的力量。

“我尽量让统计直观,”他说,“甚至更酷。想象一下。”

这个瘦弱的数据呆子,拥有实验性自然语言处理(对于英语,则是苹果Siri和Google翻译之类的程序背后的计算机科学)的博士学位,但他愿意称自己为“数学DJ”。他对数字的热爱,倾注到了他在普瑞特艺术学院教授的统计课程。课程、与学生交流,成为今年2月份上线的博客基础。

然而,分析数据占去了他学术内外的大块时间,Wellington说,它真的想讲故事,想成为这个城市更好的政策制定的催化剂——他每次做一个数据集。

总是有另一个值得奋斗的理由,Wellington从一个地方走到了另一个地方,不管是找到了有免费Wi-Fi热点的公用电话,还是搞清楚了哪个州有最好的和最差的公共住房(分别是爱德华州—是的,爱德华州—和马里兰州,尽管哥伦比亚特区甚至更糟)。

这是他的风格:自然而然。去年,他和妻子莱斯利从易趣网买了一辆1973年的大众巴士,在3个月里开着它走遍了美国(他们原打算卖掉的,但是爱上了它)。甚至在课堂上,学生把他的演讲风格描述成狂热的、快人快语,他在学生之间跳跃,毫无疑问在找到了一个喜剧即兴表演小组之后,他在苦练,最近开始与另一个小组一起工作。

数据分析师的博客正在改变着纽约人看待城市的方式

根据这个博学者的调查,一些机构或许准备与其合作。他说,他正在和很多当地政府办公室进行“初步沟通”,纽约市发言人——Wellington数次挖掘该城市的合法要求、以找到预见性的、大数据提供者——说Wellington的工作是在帮助“形成对话、促进美国最大城市的数据驱动政策的发展。”

但是这些属于官僚主义,不会对改变有开放心态,因此Wellington表示谨慎乐观。

“相关部门不太确信根据这种城市特色的开放数据能够做些什么,”他说,“当你找到某人,对他们说有地方出问题了,他们的第一反应是防御。”

尽管如此,还是有有很多部门对Wellington的主张做出了响应,其中一些部门坦率地拒绝了他的主张。比如,他指控卫生部的有瑕疵的餐馆评级系统,宽松的监督员夸大了纽约管辖的从较高的“B”到较低的“A”的等级。然而,该部门驳回了Wellington的阴谋论,指出这些监督员被告知要引证他们看到的任何细节。

博客圈对他的关于大都会运输署【注1】强制地铁乘客为重复使用的MetroCard充值特定额度、导致可观的未用余额、以帮助其每年敛财5000万美元的理论,产生了很大反响。大都会运输署不承认这是有意诈骗乘客,反而说记住了他建议的费用,在明年会推出费用增长。

Wellington尽量避免可能导致被控诉倾向左或者右的政治派别的方式写博文(他妻子供职于纽约市议会)。当然,他的支持者说,他正在揭示一些真正的消费者痛点,并向一些人发出了一种声音,那些人可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观察数字数据。

政治科学刚毕业的Wil Fisher买了门票,听了Wellington在纽约11月TED会议上的演讲,说,“他有真正的解决方案”。

最近,Wellington说,它正忙于一本关于数据方面的书——受到他最喜欢的一个主题,Kate Ascher的《The Works:Anatomy of a Ctiy》的启发,它尽量把光亮照到支撑着这个国家最大城市的、阴暗的内脏。对于他接下来的开放数据行动,Wellington正在思考着手更加宏伟的主题:计算某个纽约区域发生火灾的可能性——在某种程度上是依据建筑物的年龄和规模。

“我正在以快速循环的方式做数据科学”,他说。“或许我做一项研究花费的时间是4个小时而非4个月,这就带来了很多问题——但是,更重要的是,它引起了人们的讨论。”

  • 注1:大都会运输署(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一般简称 MTA),亦称为大都会捷运局,是管理纽约市公共交通的管理机构,成立于1967年,管辖著范围达4000平方英里、总人口1800万的大纽约地区(包含纽约市五大区、纽约州12个县、新泽西州及康乃狄克州部分地区)内的交通运输,该机构拥有并管理纽约地铁、公共汽车及渡轮。其辖下单位包括纽约市公共运输局、大都会北方铁路、长岛铁路、长岛公车公司、桥梁暨隧道管理局、以及大都会运输署公车公司。http://zh.wikipedia.org/wiki/%E7%B4%90%E7%B4%84%E5%A4%A7%E9%83%BD%E6%9C%83%E9%81%8B%E8%BC%B8%E7%BD%B2
怎样像艺术家那样偷东西

Austin Kleon:怎样像艺术家那样偷东西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原文地址(source):http://seekingintellect.com/2014/12/04/austin-kleon-s-advice-on-how-to-steal-like-an-artist.html

艺术家经常被问到,他们从哪里找到灵感。诚实的艺术家会说,他们是偷来的。作家Jonathan Lethem曾经说过,当有人把某样东西叫做“原创”时,十有八九,他们不知道相关的原始资源。好的艺术家明白,创新的作品不会凭空而来。伟大的艺术作品都建立在以前的基础上,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这适用于从技术创业公司到书籍、到画画的各个方面。

法国作家Andre Gide曾说,“需要去说的每样东西都已经被说过了。但是,既然没有人在听,每样东西就必须再被说一次。”每个灵感只是从很多资源采撷的旧灵感的综合。当我们在考虑新灵感时,我们实际上是把 以前没有连在一起的灵感 连接起来。Walter Isaacson在“改革家”里写道,当伟大的思想汇总起来创造新技术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艺术家是灵感的收集者,而非贮藏者。艺术家精心选择他们收藏的灵感。这适用于商业、编程和写作方面的艺术家。允许进入你思想的灵感将极大地影响着你怎么行动。如果你整天看新闻,听到了世界上发生的所有悲剧,那么毫无疑问你对未来也充满了悲观。

互联网是个伟大的地方,可以从最优秀的思想中收集灵感。有个谚语说,你在五个朋友当中处于中等水平。围绕在你身边的人对你有着巨大的影响,这对于灵感同样如此。互联网伟大的地方在于,你能够“使自己围绕在”非常有影响力的人周围。这意味着在twitter上关注你的偶像,倾听他们的演讲和播客、订阅他们的newsletter、研究他们的作品等。留意他们正在做的事情、留意他们正在讨论的事情以及与之有联系的事情。

Austen Kleon 在《Steal Like an Artist》中写道:

当你开始做自己东西的时候,把自己看做是有创新血统的一部分,将帮助你减少孤独感。那些去世的或遥远的大师们,最好的地方在于,他们不能拒绝你当学徒。你想从他们那里学到什么,就能学到什么。他们在作品里留下了课程计划。

收集灵感并利用它们,可以在任何时候展开。一些人在开始生产作品之前,想等着搞清楚他们是谁。在着手某事之前他们不得不“找到他们的激情”。我认为对于激情的整个见解都被广泛误解了。老虎伍兹知道自己想在五岁就成为专业高尔夫球员,如果你不是老虎伍兹,那么你和我们大部分人一样。我们大部分人有着变化的兴趣,喜欢做很多事情。如果我们不知道对什么感兴趣,那么最好去体验不同的领域,直到被某个领域吸引了。Robert Greene在《Mastery》书里讨论过。Cal Newport 在《So Good They Can’t Ignore You: Why Skills Trump Passion in the Quest for Work You Love.》一书里抛出了他脑子里的、关于激情的概念。Marc Andreesen在他的“职业建议”中提到过同样的东西。

Austin Kelon写道,

去创作和做我们的工作,以期搞清楚我们是谁,激情就存在其中。没有人天生就是某种风格或声音。我们不是来自于知道我们是谁的发源地。最初,我们通过假装成为自己的偶像来学习。我们通过拷贝来学习。

在我刚开始学习编程时,我的早期大部分作品都是拷贝其他人、模仿他们。我没有计算机科学学位。我反向工程看看什么被做了,来搞清楚它的运行方式。就像修理工拆开汽车来看它的工作原理一样,或者像画家拷贝毕加索的作品,或者像作家把他的作品风格调整为史蒂芬金的。

Austin Kelon写道,

记住:披头士开始是翻唱乐队。Paul McCartney说过,“我模仿过Buddy Holly、Little Richard、Jerry Lee Lewis和Elvis。我们都做了。”Paul McCartney和他的合作伙伴John Lennon变成了历史上最伟大的歌曲创作团队之一,但是正如Paul McCartney所回忆的,他们开始创作自己的歌曲,“做为避免其他乐队能够演奏我们歌曲的方式。”

找到你想模仿的人,研究他们的作品,拷贝他们。当你拷贝你的偶像时,你就能窥探到他们的思想。当你研究他们作品时,你就能把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内化为自己的方式、而不是停留在表面层的模仿。当你模仿了很多人之后,通过把伟人们的不同灵感糅合在一起,你就能形成新的连接并富有创新力了。

漫画家Gary Panter说,“如果你被一个人影响了,每个人会说,你是下一个某某某。但是如果你剽窃了一百个人,每个人会说,你是原创的。”

记住:艺术家是收集者而不是贮藏者。Austin Kelon写道,

在信息过载的时代,那些成功人士将是那些明白该忽略什么的人,因此他们能够集中精力到对他们真正重要的事情上。没有什么比无穷无尽的想法更让人麻痹的了。你能够做任何事情的想法绝对是让人恐怖的。

艺术家Saul Steinberg说,“我们对任何艺术作品的反应都是艺术家在奋力突破他或她的极限”。艺术家常常选择忽略某些来让艺术有意思。不显示什么 与 显示什么。对人而言同样如此:让我们感到有意思的东西,不只是我们体验过,而是我们还没有体验过。当你创作的时候,同样如此:你必须拥抱限制,保持前进。

总之,创新能力不只是我们选择投入的东西,也是我们选择忽略的东西。

聪明地选择,祝你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