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画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不打算学习画画,我只是想画画。

a8b4426a-2bac-11e5-9873-366087d61cbd

我最近在学习画画,感到有些沮丧。

为了准确地画出我想画的东西,然后观察双手实际在做什么,真的让人厌烦。

我不想学习怎样画画,我只是想能够去画。听起来很懒,不过这是事实。因此我开始问自己,我为什么会这样想,因为除了画画,在其它方面我也有同样的看法。

我讨厌不擅长的事情

我认为,我相对擅长一些事情,比如滑板、冲浪和做网站。

但是,最近我注意到,我一直抵制尝试或学习一些不同的东西。我有一些愿望和创新性的尝试,是我没有从事过的,因为我明白,我一开始就会搞砸它们。而我不喜欢那样子。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通过不断尝试学习新的东西,并最终取得了成功,可喜可贺。

e49943be-2ba9-11e5-9d9d-cb5b10290ebe

e4c237ba-2ba9-11e5-8d68-691139c83b15

我仅在舒适区【注1】内学习

我的舒适区是互联网。自从我创建了第一个网站,我就感觉我已经创建了我的游乐场——我没有把别人和我自己做比较,在创造时也没有感觉到我自己或别人的评判。

做为一名 web 开发者,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因为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行业。我除了学习新工具、新编程语言、以不让自己落后,别无它途。

对我已知的东西进行延伸学习、对自己说我在学习新的东西,要比实际学习一个全新的东西容易得多。

当我学习 web 相关的新东西时,我收到了内分泌激素的爆炸,这种感觉很好。但是,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运用我已知的东西,以此学习「新」东西。就像人们已经知道怎样骑自行车后、再去学习骑摩托车一样。是不同,又有些相同。

e4e39158-2ba9-11e5-840a-1719cc96a2ef

我不信任双手

时不时地,我让我自己信服,我不擅长使用我的双手。我不会做家具,不会做手工,不会画画,也不擅长房子相关的 DIY。这些事情是为那些具备巧手的人准备的。为什么去尝试?当我尝试时,结果糟糕透顶。

在实际生活中,我明白我不会那样矬。但是我比较了我自己和做得不错的其他人,这让我觉得,我不够擅长,永远也不会擅长。我不是他们当中的一员,我不应该试着成为那样的人。

e4e660f4-2ba9-11e5-9a4d-a3d40a5c4d99

亮出我的铅笔(手指)

这是一种超级悲剧、可怜的生存状态——因为害怕失败就不敢做。

通常,画画和艺术一直是我有兴趣着手的事情。

尽管如此,我还是常常把它视作其他人才能做的事情。当我试着画东西时,它看起来很难看,我就以此为借口,对自己说放弃吧,去做一个网站,因为做网站才是我能做事情

我开始教我自己画画,是因为我想画画,但是除此之外,我还想用我的双手,学习一种全新的东西。

我已经差不多不间断地练习了两个月,我能够看到,我正在提高,这让我感到兴奋。

e4e69114-2ba9-11e5-90e8-ef9502da5c3b

我可以自信地说,只要给我足够多的时间,我就能够根据某人照片画下他的脸,这比我数周前谈到自己时要好很多了。

从下周开始,我打算深入基础——画线、立方体和球——我需要学习基础和透视。我期望能够按照我的想法来画画,而不只是照着照片画。

我发现一个有趣的地方,我们周围的世界是由基本形状组成的。如果你想画一个正方形、矩形、原型和三角形,你就能画任何东西。这让我脑洞大开,我用了一天时间,很快就向自己证明了这一点,并最终奉为圭臬。

素描-画画

作者简介

Rohan 是 Virgin Mobile 公司的一名前端开发人员,并致力于成为极简主义者——创建并简化线上体验。在线下,他喜欢旅行、冲浪、滑板、狂看电视秀节目【注2】、电影和科技文献。在 2013 年,他在 12 小时内用滑板完成了从悉尼到伍伦贡、共计 85 公里的路程。他还是 Moviies 幕后的创始人和开发人员。



译文:画画 》| 腊八粥
谨慎选择合伙人的理由

谨慎选择合伙人的理由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两年前我在博客上写了本篇文章,经过一些修改,我决定重新发布到 LinkedIn 上。

多年前,我抱着简单的 idea 在立陶宛创立了一个烹饪网站:「根据人们冰箱里已有的食材,给出建议的菜谱」。不管人们什么时候来到这个网站,他们只要输入食材,算法就能给出他们可以操作的、最好的菜谱。网站最终有了增长,每月 UV 达到 150,000(相当于立陶宛总人口的 5% ),每月 PV 超过了 100 万,成为这个国家第 6 大网站,在和我共事的人员方面,我做了一些错误的决定,如果没有这些错误的决定,我应该可以做得更好。

网站上线伊始,我着手寻找销售广告的人选。我遇到了一个人,他貌似胜任这份工作——他成功销售广告已经长达 15 年之久。最终,我们达成了五五分成的协议。我专注于增加流量——忙于我们的 Facebook 专页【注1】,会见博主、邀请他们上传菜谱,以及得到一些媒体报道。这些努力带来了流量的稳步增长(那段时间里,合伙人做的唯一一件事情是:上传了 50 份菜谱、在 Facebook 发布了一些照片,并在一些线上论坛发了帖子。注意:他没有向公司投过一分钱,也没有售出过任何东西)。然后我俩决定,我们需要有人来帮我们做 SEO(哦,我真希望我那时候懂 SEO!)和编程——技术合伙人。我碰到了一个熟人——他是一家公司的创始人,做网站有十年了,邀请他们公司加入我们的项目。我们一致同意把股份分成3份,每人 33.3%,并签署了一份协议,严格地规定了每个合伙人必须要完成的目标。

长话短说,他俩都没有完成当初定好的目标:

  • 他们只对网站做了很小的修正;
  • 从 Google 来的流量增加到每天 500 个访问(协议规定的是 1000 个);
  • 这位销售人员一直说,只要我们日访问量能够达到 1000,他就能够拿出销售业绩。在六个月里,他只卖了一单,金额不超过 $200。

这位销售人员的无稽之谈让我感到苦恼。每个月我们碰面时,听到他「本月将拿到 3 个单子」,但是一个单子也没有。不仅如此,他变得更加无礼。我想让我的工作有趣、有效率,当然以结果为导向。既然这些标准没有一条符合我俩的配合,我决定分开。

起初我们同意和那家 IT 公司一道,继续开发这个项目——支付那名销售人员的一部分,和这家公司五五分,并投入接下来的开发。但是这家公司开了几次会议,决定退出该项目。我对此并不感到沮丧,因为:

  • 他们想尽快从项目获利,然而我想把赚到的钱继续投进去;
  • 4 个人必须都同意才能做决定,的确很痛苦——很少能碰在一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
  • 从技术角度看,菜谱网站相当繁琐,因此最困难的地方在于获取用户和广告主。这样,找技术合伙人,起不了多大作用。

最后,我收回了项目所有权,每月访问量从 20,000 增长到 200,000+,平均访问页数从 2 接近于 10;每月活跃访客数从 10,000 增长到 150,000;并最终卖掉了这个项目。

google analytics pv截图

总之,我意识到这是我的错误——在我让出股份之前,本应该考察一下这个人。对我学到的一些重要东西,感到开心。我敢肯定,从长期看,它将让我节省大量资金。

关于我的旅行和创业投资,请关注我的 Twitter 和 Facebook。



拒绝修复 bug 的几个正当理由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当某些功能没有按预期运行时,bug 就出现了。一次 bug 修复基本上是给现有代码打一个补丁,它应该解决当前问题,以确保「该功能」按预期运行。可是,这个补丁修复了一个地方,却常常破坏了很多地方。我相信有必要时不时地拒绝 bug 修复,并要求其作者重新制作补丁,以保护项目避免遭受更大的问题。根据我的经验,对于这种拒绝,存在着一些正当理由。

《完美犯罪(El Crimen Perfecto)》,导演:Álex de la Iglesia
《完美犯罪(El Crimen Perfecto)》,导演:Álex de la Iglesia

它降低了代码覆盖率

这是非常常见的情景:在某个地方做了修改之后,单元测试在其它地方失败了。bug 被修复了,但是一些可能不相关的单元测试开始报告失败。由于压力或仅仅因为我们的懒惰,我们没有修复它们;我们只是删除了测试、或将它们标注为临时的「跳过」。问题被解决了,构建是干净的,那么合并该补丁,收工,对吗?错!

即使我喜欢尽可能的偷工减料,但是对于这种问题,我不推荐你那样做。

单元测试的存在恰恰是为了防止我们在面临压力时去破坏代码。

很明显,存在着一些情景,比如单元测试错了,我们不得不删除它们。对于这种情况,记得要创建新的单元测试。

还有一些情景,比如 bug 必须尽快修复,保证系统线上运行,而修复所有单元测试将花费 1 个小时。这种情况强烈预示着,你已经处于一种可怕的潜在情景,那就是产品中的测试覆盖率。毫无疑问,我们不得不做出修复,并在一段时间后让测试通过。但是,对于这种情况,要确保团队在修复该 bug 之后的下一个任务就是纠正那些不好使的单元测试。我推荐阅读 Michael Feathers 编写的《修改代码的艺术》,本书为该主题提供了正解。

Michael Feathers 编写的《修改代码的艺术》
Michael Feathers 编写的《修改代码的艺术》

它不会重现问题

有时候整个系统挂掉,仅仅是因为某行代码里的一个小拼写错误。明显的 bug 修复就是删除这个拼写错误,如果我们关心项目质量,这就不是项目期望我们做的操作。问题不在于拼写错误,而在于缺乏单元测试,单元测试在部署阶段是可以捕捉到这个错误的。

真正问题在于,测试代码覆盖率在代码的这个部分是缺失的。单纯地删除拼写错误,无助于整个项目。而且,我们在伤害它——我们正在掩盖真正的问题。

不管问题多么小、不管其表现形式是多么地迷惑人,bug 修复必须包含可以首先重现该 bug 的额外测试。没有这样的测试,所谓的 bug 修复只是在浪费项目的金钱。

进一步讲,没有重现问题的单元测试,就无法保证 bug 修复不会带来更多的 bug。我甚至敢说,我们的 bug 修复越多,引起的熵【注1】就越高。减少这种不确定性的唯一方式就是用单元测试覆盖代码。没有测试,bug 修复将给代码库带来更多的无序。

它太大了

bug 修复不是功能;它们必须小而专注。在修复 bug 时,引入了某些重构,这是程序员自我陶醉时经常要犯的错误。结果,补丁大得难以理解。我不是反对重构;重构对于项目非常重要,属于积极的举动,但要在 bug 被修复、合并之后,专门来做重构。

请在修复 bug 的时候,不要重构代码!

创建一个新的单元测试,重现 bug,并提交。在现有的代码库里修复 bug,不管它是多么丑陋。创建新 bug,要求团队改善丑陋代码库的状况。如果感兴趣,就把这些 bug 分配给你自己。或许其他人只是对修复它们以及重构代码感兴趣。不过所有这些都会在其它的 pull request 里发生,也带着新的代码审查和新的合并。

修复那些糟糕的代码,和懒惰、不愿意没有关系。这是一项纪律,比良好意图更加重要

它不只解决一个问题

每次总是修复一个问题——就这么简单,没有例外。当一个 bug 修复的补丁包含了修复多个问题的代码修改时,就很难理解哪个问题被测试到了,哪个是可重现的、以及它们彼此有何关联。把多个 bug 修复整合到一次 pull request 是一种非常糟糕的实践。

不管这次修复多么简单,要确保它和其它修复分开。逐个审查代码、测试以及合并。这也增加了追溯代码修改的便利性,很容易理解谁做的此次修复、谁审查的代码、以及什么时候被合并(和部署)。


  • 注1:在信息论中,熵是接收的每条消息中包含的信息的平均量,又被称为信息熵、信源熵、平均自信息量。这里, 消息代表来自分布或数据流中的事件、样本或特征。(熵最好理解为不确定性的量度而不是确定性的量度,因为越随机的信源的熵越大。)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86%B5_(%E4%BF%A1%E6%81%AF%E8%AE%BA)

放弃「朝九晚五」的收获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_ljTgukZecipranUibfpNZQ

我的爷爷奶奶在苏联出生、长大,对于成功有着朴素的认识。他们想找到一份工作,干一辈子。对于他们,这就是理想,因为他们可以稳定地呆在温柔乡里。

他们想要不太复杂、可预期的生活:在早上 9 点上班,确保你一整天忙忙碌碌,处于监控之下,然后在下午 5 点下班。

两代人和数十年之后,世界改变了很多。我憎恨简单、可预期;我不喜欢办公室;我不想处于监控之中;我热爱呆在温柔乡的外面。

与此同时的 50 年前,公司需要员工聚集在同一个房顶下,才能规模化地进行行业生产。但是到了今天,他们开始明白,只要员工交付了结果,他们的物理位置和工作时间就无关紧要了。

结果,出现了新种类的员工:位置和时间完全独立的人们。数字流浪者们一边工作、一边旅行——在巴厘岛上接受自由职业者的任务,在巴塞罗那运营自己的业务、或在新加坡为旧金山的雇主打工。

这样的「我们」在世界各地有成千上万,我无法想象还有什么更好的生活方式。

越来越明显的是,在办公室里花费的时间和生产效率不一定有关系。一名员工在 4 小时所完成的工作,让另一名员工做,或许要花费 8 个小时。有的人在早上效率高,有的人在晚上效率更高;有些人喜欢在办公室工作,而另一些人却不然。

在我合伙创建的公司 ChameleonJohn.com,我们真正地鼓励员工把时间花在办公室之外。当有人问道,他们是否能去朋友的毕业派对或母亲生日时,我们会感到困惑。只要他们交付了任务,他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做他们喜欢做的任何事情。

1_PSf6bAdv2LAzIeRKknKyow  1_UeMGFI_PQ9kehDYOI-RdsA

表面看,数字流浪者好像是可怕的员工。他们不断地飞来飞去,很少能够在需要的时候联系到。(因为潜水和冲浪的人们是不会带手机的)

不过,就是这么疯狂,我将论证其对立面也是正确的。

当人们位于他们想生活的地方、花时间做一些有激情的事情时,他们会更加开心。做为一名数字流浪者,你可以规划你想要的生活。如果你喜欢冲浪,就搬到一个冲浪的小镇;如果你喜欢骑摩托跑长途,就来一次长达六周的旅行,穿过越南。

MySQL 是一家公司,成功地雇佣了数百个远程办公的员工,这是极好的例子。Marten Mickos 是任期较长的 CEO,他在 2008 年以 10 亿美元的价格卖掉了公司,我和他展开了一些讨论。在公司鼎盛时期,雇佣了来自 36 个国家的 500 名全职员工,却没有一间办公室。他对我说:

「在办公室装作忙碌是很容易的,比如参加会议、回复电子邮件、喝咖啡。当你远程办公时,你反复被问到的问题就变成了:‘结果怎样了?’除此之外,如果我们只雇佣圣弗朗西斯科湾地区的人,那么我们将无法找到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然而如今我们能够雇佣任何地方的人才。我们在办公室租用上节约了大量金钱。」

你的员工越开心,他们就越热爱工作,就越有创新能力,对待你的用户/客户就越好。这是无懈可击的理由和连锁反应——最终导致更多的销售和更大的获益。

没有固定地址

现在我过这种流浪者的生活,差不多有两年了。在这段时间里,我旅行了 25 个国家。我骑摩托车穿过了泰国和菲律宾的岛屿,徒步旅行了印尼的一个活火山,学会了冲浪,在吉利群岛拿到了深海潜水执照,探索了新的文化,并遇见了很多优秀的人。

在这段时间,我仅有的财产都打包到了一个小背包里(顺便提一句,和我当年上学时的背包是同一个)。

1_eol4q4HsaHA5cdRy17EKbQ

我们的社会痴迷于「所有权」。Dave Ramsay 贴切地描述了这种现象:

「人们不喜欢某个东西,怕给人留下这种印象,就用钱购买这个不需要的东西,他们本不必这样做的。」

不过我发现,拥有东西只是不切实际的:你需要照顾它;它把你绑到了特定的位置;它通常比租用更贵。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没有固定地址,因为我很少在某个国家呆上一个多月。这意味着,只要我想,我就可以去我想去的任何地方。我可以从泰国到日本、再到印尼,而不用花几个月来卖掉我的物品、以及出租我的公寓。

我只是买了一张机票就离开了。

流浪主义的日渐流行,尽管如此,对所有权概念长期持有的态度,也在发生着变化。像 AirBnb(房屋短期出租)、Vinted(售卖和交换旧衣服)、RelayRides(点对点汽车出租)越来越受欢迎。它们的好处是多样化的,对用户有好处,也降低了地球上共同的碳足印【注1】。

全景视角

每次冒险结束,我对看到的、学到的以及带走的东西,都产生了大量思考。在日本,我学到了无私的价值,以及深入关注我周围人的健康的价值。在缅甸,我学会了,幸福不能用你拥有的金钱来衡量。在越南,我理解了家庭的重要性。

这些经历只有在走了很长一段路,才能形成我对待生活的方式,但是它们也成了我专业思考的基础。它们帮我看到了西方世界之外的机遇,以及为落后社会创造产品。

比如,我现在明白了,印尼人口 2.5 亿,世界排名第四。但是这些人被分散在 17,000 个岛屿上,对于新产品登陆这个国家,提出了很大的后勤挑战。在缅甸,人口 6500 万,是一个相当大的市场,潜力巨大。互联网非常慢,公共交通实际上是不存在的。这个国家在经历了数十年军方派别镇压之后,做好了迎接较大改革的准备。

数字流浪主义让世界变得再小一些、让数字变革再包容一些,它是有这个潜力的。

从未有过的好时光

Steve Jobs 曾经说过:

「记住自己终会死去,是我所知最好的方式,避免陷入认为自己会失去什么的陷阱。你已是一无所有,没理由不追随内心。」【注2】

这就是我在做重要的人生决定时所采用的指导原则,也是我成为一名流浪者的原因。

如果你曾梦想着探索这个世界,那么,是时候去探索了。不需要牺牲你的职业。有成千上万个准备帮助你的人,还有很多很多的谋生手段、要经历的事情、要去看的地方,数不胜数。



当果粉探索 Material Design 时,发生了什么

当果粉探索 Material Design 时,发生了什么?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他会不会把设计风格升级到最棒!

Material Design 之所以有如此难以置信的吸引力,就在于它上手平滑、简单,以及探索其针对 app、动画甚至网站设计所提供的可能性。Material Design 趋势的步伐正在增长,势头良好,很快我们就能看到更大的公司转向 Material Design。

至少 Jurre Houtkamp 貌似是这样认为的,他是荷兰的一名天才设计师,以前深信好的设计和用户体验来自于苹果。180 度大转弯!在探索 Material Design 时,从 Slack 开始,Jurre 承担起重新设计众所周知的 icon 的责任,结果相当让人震惊。因此我们对他做了采访,以理解他使用 Material Design 创建 icon 时的方法和创新过程。

嗨,Jurre,请做个自我介绍,你是怎样变成设计师的?

我是 Jurre Houtkamp,20岁,设计师,住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

在我成长过程中,仅有两个时刻,我真正明白我想要什么;五岁那年,我非常肯定,要成为警察,这样我就不会得到超速罚款了。我首次实习是在一家 app 和 web 开发的公司。从此,我明白,我打算成为一名互动设计师,专注于app 和网站及其背后品牌的 UI。

三年后,我和两个朋友创办了一家公司 Cabarera,他俩有着独特的地方。我们组建了技能宽泛的强大团队,包括 web 设计、Illustration 和品牌。在九月份,我打算展开另一项研究,专注于前端开发、动画设计、UI 和用户体验设计。仅仅因为我欠缺得太多。

没有超速罚单的生活,仍然有着吸引力,如果设计师的梦想没有成为现实,我就可以实现五岁时的梦想,成为酷酷的警察,制服上挂满了个性化徽章。

很酷的次要计划!吸引你去探索 Material Design 的原动力是什么?

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一名果粉,不管怎样,直到去年,我才留意到 Google 或 Android。当我看到部分 Google I/O 首次介绍 Material Design 的情景时,我正对 Android 感到失望,因此我实际上没有花精力去理解 Material Design。几个月过去了,Dribbble 上出现了大量以 Material Design 为中心的文章,此后引起了我的注意;它不仅仅是美丽的,而且充满了灵气,并即将改变行业规则。

在我 15 岁时,我开始体验 Material Design,并阅读了所有 Material Design 相关的资料。首先,我解决了 app/web 接口,接下来是相关的 icon 和动画。

Google 赢得了我的支持,在我看来,他们最终理解了用户想要的东西:视觉反馈,这就是 Material Design 的一切。

Jurre Houtkamp 设计的 Finder icon
Jurre Houtkamp 设计的 Finder icon

我过去常常在公交车上回头看着 Android 用户,嘲笑他们的矬手机所运行的蹩脚操作系统。而如今,我低头看我的 iPhone 时,想知道为什么仍然不买个最新的 Google Nexus,因为它到处都有 Material Design。

你的灵感来自哪里?

这些年我最大的灵感来自于 Dribbble。我早上起来后的几个小时,都在浏览 Dribbble,以使自己能够为接下来三个小时计划好下一次上传。学习优秀的东西是最好的方法,这肯定能找到最优秀的东西。它还让我得到了我曾经有过的、最好的即时反馈,对于你花费数周提交的东西,当你立即看到显现的点赞和浏览次数时,也是非常鼓舞人的。

除了 Dribbble,我最近还把 MaterialUp 加到了我早上的日程,该日常是我每天享受到的 Material Design 所中意的东东。

Jurre Houtkamp 设计的 MaterialUp 的 app icon
Jurre Houtkamp 设计的 MaterialUp 的 app icon

我保持每天发现那些以自己方式而优秀的新人,举个我绝对喜欢的例子,有个住在旧金山的荷兰小伙,设计师,来自 Pictogram Agency 的 Sebastiaan de With。不仅仅是他的作品,还有他的企业家精神一直在激励着我。他的图标集「Muir」实际上激励着我做一套属于我自己的图标集。

我们特别喜欢你再设计的 Slack 的 icon。能谈谈你的创新过程吗?

当有东西在朋友脑海蹦出时,他总是称之为「灵感的火花」,并很快在 Photoshop 里抓住它。一切看似繁星满天、水到渠成,实则无比珍贵,不可多得。我不是要暗示自己是个天才,但是我的智商顶多超过了 20,我却遇到了这些时刻,我没有觉得自己像个山顶洞人,只是画下了他刚才看到的动物。Slack icon 的再设计就是这些时刻之一。我遍历了 Google chrome icon,注意到它和 Slack icon 有很多共通之处。

因此我决定一试,使其具象化。这让我度过了两天的设计狂欢,我差不多处理了 OSX 系统上的每个 icon,并重新构建。

Jurre Houtkamp 设计的 Slack icon
Jurre Houtkamp 设计的 Slack icon

它们有些很难,有些正如朋友所说,像个「天才的火花」。我认为,我设计的方式没有一个标准化的过程。我都是忙碌地筹划着,这是学习的最佳方法,因为你失败了太多次。

绝对不要害怕失败,因为这是你成为原创的唯一方法。你使用哪些工具?

做为有激情的 UI 设计师,我不得不用 Sketch。我从来没有真正地研究过 Sketch,因为我觉得 Photoshop 可以搞定所有事情。但是 Sketch 之于 Photoshop,就像你小时候已经摆弄了很长时间的 Windows,然后得到了你的第一台 Apple 电脑,只有你使用了,才能明白。

当然,Photoshop 和 Illustrator 一直是我的首选,最近也是。Illustrator 主要用于图标设计和 logo,而 Photoshop 用于 Sketch 和 Illustrator 搞不定的所有事情。

我常常乐于尝试新东西,只要它好使、看着不错、不是 Windows 独有的,我都愿意全情投入。

你是怎样选择色彩的?

在设计 Material 风格时,Google 已经推出了一些明确的指南,什么颜色适合哪种风格,我试着保留这些颜色。我通常使用在线调色板,比如 Material Palette,以快速找到搭配和色彩值。

在设计其它东西时,我的眼睛总是能够胜任。当为客户设计时,色彩通常会涌现在我的脑海,这是因为他们想要的产品给我的感觉,或他们的产品想让其他人得到的感觉所致。

Jurre HoutKamp 设计的 Material Design 风格的照片 icon。
Jurre HoutKamp 设计的 Material Design 风格的照片 icon。

截至目前,你碰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最大的挑战可能是一直困在一种设计里。不管是简单的 icon,还是复杂的 app 界面,它会一直存在。

上次,把我困住的是一些 icon,它们在我上传的包里,起着主打作用,还有 Adobe icon、Photoshop、Illustrator 和 After Effects。挑战在于保持这些 icon 的一致性和圆形,但是简单地把 app 最初的样子添加到圆形色块,还不能符合我的要求。我决定搁置一会儿,以专注到其它方面。

Jurre Houtkamp 设计的 Material Design 风格的 icon
Jurre Houtkamp 设计的 Material Design 风格的 icon

出现这种情况时,我学到的最好经验就是搁置一段时间,去做不同的事情、甚至什么也不做,回头再做。大部分情况下,你将受到周围环境、或做的其它事情的启发,就能够在第二天用清晰的头脑解决当前的问题。

除此之外,在我困住时,我还要浏览互联网以寻找灵感。Dribbble、MaterialUp、甚至 Google’s Material Design guidelines,我有时浏览它们数个小时、甚至数天。最后,解决方案就变得非常简单了,用我自己的方式完成了这些 icon。

截至目前,你最喜欢的 Material Design 使用有哪些?

我最喜欢的可能是 Google 当前使用的收件箱 icon。我敢肯定,这是让我对 Material Design 更感兴趣的 icon,这个 icon 定义了 Material Design 的方方面面,该动画作品由 Google 的 John Schlemmer 完成。

John Schlemmer 设计的 Gmail 收件箱
John Schlemmer 设计的 Gmail 收件箱

更不要提其它作品以及他的团队在 Google 所做的事情了。他们的动画作品定义了 Material Design,没有这些作品,Material Design 什么都不是。

John Schlemmer 设计的 Google 日历的动画 icon
John Schlemmer 设计的 Google 日历的动画 icon

你认为,Material Design 对 icon 的设计方式,将有怎样的长期影响?

如果 Google 坚持把 Material Design 推广到他们的产品,那么我认为这是好势头。你也看到了,很多公司在调整他们的 app 和 icon,以适应 Google 在 Android、甚至 iOS 上的设计审美。我认为,随着 Android 当前日益增长的受欢迎程度,势头还会增加。

每当 Google 和其它公司更新他们的 app 以适应 Material Design 时,我就倍感激动,迫不及待想使用这些产品。我见过一些朋友、以及大拿们从 iPhone 切换到 Android,因为 Android 不再是池塘里的丑小鸭了。它借助 Material Design 得到了改善,我相信,它仍然进一步改善下去。

Material Design 的未来一定是光明的。感谢 Jurre!

你可以关注 Jurre 的作品: MaterialUpDribbble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