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gn-candidates-test

不要让面试者再设计你的产品

这是不公平的、甚至没有效果的。Google风投设计合伙人Daniel Burka说,肯定有更好的、雇佣到最好设计人才的方法。

今天早上,我听说有个年轻设计师正在旧金山寻找她的第一份设计工作。她有真才实学,综合能力强,因此她正在一堆硅谷公司里面试。昨天,两家独立的公司要求她在家做一个快速的演示项目,以展示她的设计思想和能力。不错!这是展示她能力的、最直接的好机会。

不幸的是,两家公司要求她做关于他们自己产品的演示项目(真的!),这让她感到一点儿不安。亲爱的老总和招聘经理们,让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这种再平常不过的练习是多么地不公平,甚至没有效果。

不公平?

简单地说,要求某人免费做实际工作是不公平的。当你在他们面前晃动一个萝卜、再要求他们免费做实际工作时,尤其不公平:“做好这个小项目,你才可能从我们公司得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这些设计师当时是没有工作,的确需要工作,也不会从交换(比如学习)中得到任何价值。

但是,你会说,“它不是真正的工作,只是一个演示!”我知道你是这样想的。你100%相信是这样子。不过,如果设计师提出了一个更聪明的解决方案,你真的认为你的一部分潜意识能够禁得住采用这个方案的诱惑?

即使你相信你所有的心思和智力能够抵挡住这个想法,难道设计师除了盲目地相信你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你要求的这种单向信任是不公平的。

不管你怎样认为你行动上是公平的,很多设计师仍然不会认同你。当你要求一名优秀的应聘者做一个关于你自己产品的演示项目时,他们可能就放弃了。或者,你甚至可能听不到设计师反驳你的任何话语。她或许静静地、勉强地搞定这个项目,然后选择决定为另一家有着更高公平准则的公司工作了。无论怎样,你都倒在了细细的道德底线上。

没效果?

我可能不是说服你这种练习是不公平的,坦白地说,这让我夜不能寐,因为需要知道的、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它只是没有效果。

你对自己的产品非常了解。你知道经过验证的地方,尝试过的、不起作用的地方,实施起来难易的地方,产品难缠的地方,你的团队目前认为貌似有希望的地方。你也严重偏向做出这样的决定。

当一个外边的设计师进来提出建议时,你马上就看到了不足。“但是,这不很好吗?这将帮助我筛选出最好的应聘者!”不是这样的。设计师是给出了她能够看到的、最好的方案。你有一个不同寻常的位置优势,因此你不能想象出设计师的外围视角——她的解决方案可能是她根据可获得的数据提出来的。最终,你选择的应聘者仅仅碰巧符合你的视角所尝试的方案。这是运气的成分,而不是能力。

正确的做法是,面对面在一起工作,迎接挑战

测试练习不错!基于设计师的综合能力,我马上想到面对面的设计练习是甄别一名设计师技能的、第二种最好的方式。

你不是要雇用一名躲在墙角、像变魔法似的创造出极好的解决方案的设计师,就像她能读懂你的想法。你要雇用的是能够和团队一起定位到合适的问题,产生最好的解决方案,测试那些选择所带来的、真实世界的效果。因此,和设计师一起做设计练习,你就能够更多地了解她的能力。

原文地址:https://medium.com/@dburka/dont-fool-yourself-testing-job-applicants-on-your-own-product-is-unethical-and-ineffective-8ac6affd73a7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腊八粥

本文链接地址: 不要让面试者再设计你的产品

我的web写作宣言

Om Malik说得最好:“关于Ello的持续报道和Ello关系不大。而是对于社交网络日益增长的不满。”

这是一个伟大的总结,我手动张贴在了很多不同的地方,往下读,原因将变得清晰。我希望如此。

我尽量让我的作品使用我的工具、在我的空间出现,这样,我就可以反复打磨,让它们更加完美。让作品发布,并自动更新到人们想去阅读的所有不同地方。今天,对我而言,这意味着发布到我的blog,发布到Facebook,发布到Twitter上的一个链接,把它放在我的linkblog源上。

但是,当一个没有API的新系统出现时,一些系统是有的,那意味着如果我不使用它们的编辑器来写,或求助于复制/粘贴,我就不能把作品push给它们。在2014年,这不能自动操作,是十分荒唐的。当我在70年代后期还是一名研究生时,我就在编写完成这种工作的脚本了。

2014年的web处在一场大战的中间阶段,强迫人们在同样的地方写东东。不管你讨厌广告与否,它都是相同系统的一部分。你让我选择,做为一名作家,要么把所有东西给你,要么什么也不给你。附带上没有这些限制的潜在网络。

其他人想要什么?或许他们能够写写这方面的东西。我知道我想要什么。我想成为一名强大的交流者。或许如果这些家伙中有人给我付费,我将贡献一些力量。不过截至目前,钱跑到了创始人和一些其他人那儿,专业作家和研究人员拿到了很少一部分。因此我们的工作属于爱心工程。但是问题来了——这些环境没有让我感到爱心。完全相反。我知道什么是可能的,我对他们故意阻碍它的事实感到愤怒。我的确深爱着网络,还有它所带来的一切。但是如果我通过网络去交流,我会放弃访问所有把自己锁在地窖里的人们。

我的选择,很可能和你一样,可能要接受这个最糟糕的交易:真正功能欠佳的写作工具,难以理解的界面、没有标准,你的想法难以被其他人看到,被那些盯着他们地窖的那些人限制住了。这是一个令人恐怖的交易。

我真的想,现在这种愿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建立一个写作和想法的开放网络。我乐于使用伟大的写作工具,能够把我的想法专门发布给尊重自由的其他人。对我而言,这是一次公平的权衡。

—————————————-

下面的一段话来自于评论:http://scripting.com/2014/09/28/#a1411931259

为什么上线的服务没有API?

这个想法被淹没在了Facebook上的一条评论里。

关于新的社交平台没有API,存在一个好的理由。如果它们有API,将没有人再使用它们的UI,类似于保护性关税。

没有办法要求另一名开发人员出于对用户心情的怜悯来做这些工作。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不会那样做。他们想做大事。如果他们现在悄悄地做,他们觉得它不会成为大事。

我知道这方面的情况,因为我一直身处其中,我有一些朋友也身处其中。比如,几乎可以肯定为什么Google+没有API。这也是为什么像Facebook的服务可以有这种开放API。他们已经增加了动力,这不是他们不得不担心的事情。

不幸的是,大部分对API有要求的用户都不理解其中的问题。这种体验体现在新用户接口的笨拙,无法与不在同一个网络的人分享。就好像你不能呼叫T-Mobile上的人,如果他们刚好在用Verizon的话。

我们真正需要的,我希望帮助其出现的,是基于内容的开放辛迪加的网络。然后没有人索要API,因为没人掌管了,这才是web :-)

我知道有人不相信它仍然存在着,但是我相信,我知道还有其他人也相信。

原文地址:http://scripting.com/2014/09/28/myManifestoForWebWriting.html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腊八粥

本文链接地址: 我的web写作宣言

12_pfVP9NKvYyi8p-cvJwLtlg

如何分辨机器人给你写的信

下一代图灵测试?手写体

一周前我被机器人欺骗了,在邮件里。

我正在过滤我的邮箱,从回收箱里翻着垃圾。几乎到达我邮箱里的每封信都是垃圾邮件,因此我翻呀、翻呀、翻呀……突然,哎哟:一封手写体的信。看起来不像是垃圾邮件,我拆开了——却发现它是一份含油的、让我二次抵押房子的邀请函。我被愚弄了。

通常,我能够在10步开外分清伪造的、“手写”打印字体的营销公函。这种材料比Comic Sans字体【注1】勉强多些人类特征,由镭射碳粉打印而非钢笔的墨水。

(译者注:这里是youtube视频的地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uyXlChb7-HI

但是,这表明了营销人员正致力于努力开发各种形式的批量生成的邮件,它们看起来有着真人手写体的耐心和可爱。他们使用着在纸上挥舞着钢笔的手写机器人。这些机器成本有五位数,但是生成出了非常像“人”的信件。(你可以看到上面视频里其中一个机器人的动作)这种机器人更像是愚弄我的、在垃圾邮件信封上用钢笔写地址的那种机器人。我看到纸上的墨水,潜意识地凭直觉认为它来自于真人(因为,不是激光打印!)然后才打开的。

手写体,貌似,正成为下一代图灵测试。

这不应该让人觉得惊奇。在过去的十年,让人们打开垃圾邮件和在线恶意软件的需求催生了某些最具创新和十分滑稽的、让机器人看起来像真人的企图。(我喜爱的是21世纪00年代中期那一波垃圾邮件机器人,引用经典文学,企图绕过被设计为识别阴茎增大调用的、贝叶斯过滤。)

如今机器人正在尽量像我们一样书写。但是它们还不够完美!有一些令人感兴趣的、人类心理和字母队形是机器无法模拟的。掌握这些技巧,你就可以区分机器人了。

Brian Curliss and Daniel Jurek

我首次听到这些人类与机器人手写体的不同是在上周的一个大会上,当时和创业公司Maillift联合创始人Brian Gurliss和Daniel Jurek一起。如果你需要给潜在销售客户发送200封个性化邮件、但是没有时间亲自手写——或者如果你的笔迹和我一样差劲——那么Maillift将为你生成,使用真实的碳基人们的团队。(哪种人喜欢为其他人写手书信?“教师”,Gurliss回答道。很明显教师有优美的书写体,对这门手艺有着更多的荣誉感,想在晚上和周末赚些外快。)

Gurliss和Jurek也有一个手写体机器人,因此他们已经研究了成千上万封手写体信件,并与机器生成的信件做比对。他们已经识别出三个至关重要的区别。它们是:

清晰的中心

1_iJG5-u2C3_Z3buuOu6M9JQ

真实人类写的——确切地说,Gurliss在我的笔记本上使用了Pilot G2钢笔。

仔细看这些笔触。当人们用手写的时候,我们使用不规则的力,经常在向下划的时候在钢笔上用的力更大。这就产生了一个“清晰的中心”:如果你考察墨水线条的每一个笔触,线条中央——线条的中部——多少有些透明且没有墨水。钢笔把墨水弄在了线条的左右两侧。在这个例子中,清晰的中央在“Maillift”中的“t”上面尤其明显。

机器人不会这样做。“机器人写的字母,非常具有连续性,甚至更有连续性,”Jurek说。“钢笔向下或者向上,不过它从来不会真正处于两者中间。”下面是机器人手写体的例子:

1_t-GU0MMJkw00t7zJ6R_DvQ

看到了吗?没有清晰的中间部分。

生产机器人的公司当前忙于匹配这种人类的不规则性,但对于现在,你得到的机器人邮件只是一个样品。

(顺便说一下,我对文章插图的糟糕质量表示抱歉。当我遇到Gurliss和Jurek时,我的手机是Nexus 4,它的相机非常让人难受。)

下一个不同是什么?

在“i”上面的点

1_w-5FGwPznxZRJRrhfOqOJw

如果你怀疑机器人给你发送了一封情书,请检查字母“i”的小点的位置。如Jurek说的,如果这个字母上面是由机器人写的,“这个‘i’总是以同样的方式打点。”它们太有规律了。每一次这个点都精确地出现在“i”上的同样位置。

人类从来达不到这种精确度。疲惫的情绪、手的位置移动都会影响点的位置。“人们写‘i’上的点和在句子的末尾加标点符号,取决于他们在书写过程中的感受,”Jurek补充道。

再一次,我们可以期望机器人在模仿人类的所有不规则性上能够做得更好。最好的书写机器人已经在一些字母上呈现出不同,以避免太过单一。看看上图第三行的“offer”:两个“f”就不一样。机器人被程序控制用一些不同的方式书写那个字母,这样就能更好地欺骗读者。

但是在人类和机器人书写艺术上的最终不同也是最微妙的,对我而言也是最令人着迷的。它就是:

弧形的右边缘

当人类手写时,我们的边缘是——你猜到了——不规则的。在段落的左侧,我们尽量保持好看的直线边缘,即每一行都在同样的位置开始。但是我们通常不能精确地保持下去。我们向里移动,朝着页面中心产生了一个缓慢倾斜的左侧边缘。下面是Maillift发送给客户的一封手书体信件的例子:

1__KjujfGCMZi7ffi3-ME7wA

看到左侧向里漂移了吗?这些线开始于“choose”,“color”、“logo”都向右移动了。

但是右侧边缘的样子更加夸张。

Gurliss和Jurek已经注意到,他们的人类手写体经常产生一个“弧形”的右侧边缘:它向外膨胀,然后向里折回。在上面的例子,“showcase”比上面一行的“option”更加突出。但是,随后这些行开始向里缩回,“size”和“own”一步一步地向页面中间移动。

人类为什么要这样子呢?很可能是因为我们极度不擅长每行能写多少单词。如果我们不小心写满了一行——试图在一行里堆了太多单词——我们马上会过度补偿,从而变得非常小心,在接下来的几行里只放入少量的单词。你能够看到上面例子中的动态情况。作者写了得体的第一行,但是下一行塞了太多单词,比如“showcase”不幸过于接近页面的边缘了。因此他或她马上折回,接下来的三行在长度上都收缩了。

相比而言,机器人精确地知道每个单词要占用多少空格,不会犯这种错误。你看不到右侧的弧形边缘。

当然,机器人也是通过编程模仿这种情况的。

有一半时间,我对于有如此多的人致力于让机器愚弄人类感到愤怒、惊恐和厌烦。

但是另一半时间,我感到有点儿崩溃,艾伦·图灵【注2】的狡诈的、有冒险精神的1950年的想法实验的实践者一直都不是哲学家、计算机科学家或高级人工智能实验室,而是……营销人员。在理解人类意识的不规则轮廓的难度上,前人们已经垮掉了数年。而营销人员只是让你打开他们的该死的邮件。理解人类思想和行为的秘密是困难的。努力赶上?还不够!这就是图灵测试让人感到不安的一部分原因:人类,真的是我们容易拷贝的吗?

你要注意了,现代生活的这种特定的刀锋战士维度很快就会相应地消失,因为很明显,邮件本身正在快速消退。定期写信的诚实的、真正的人的数量近几年一直在稳步萎缩。因此在手写到达它的存在极限之前,或许不会太长时间了。一个手写体的信封将不会成为人性化的试金石,而是我们收到的来自于冰冷数据库的、一种套用信函的确切证据。我们将用与今天相反的逻辑来筛选所有的信件,所有用钢笔写的(机器人、机器人、上帝啊,又一封机器人写的)信件将立即被扔到一边,但是突然停住了,因为一封点阵打印的信封的出现让你感到吃惊了。

嗯,我们将对自己说:现在,这可能是真的。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腊八粥

本文链接地址: 如何分辨机器人给你写的信

如何把一艘大船从小河“挤”出来

皇家加勒比的海洋量子号通过Ems河上的一个海闸

皇家加勒比的海洋量子号通过Ems河上的一个海闸

皇家加勒比最新游轮、真正巨大的海洋量子号(Quantum of the Sea)在11月初做处女航。这艘船像个巨兽,长1141英尺,可容纳4000名乘客,配备有跳伞运动模拟器。但是,在任何人能够在甲板上开着蹦蹦车或者享受餐车美食打发时光之前,量子号不得不首先进入大海。

这是相当需要技巧的,因为建造量子号的船坞位于20英里的内陆,沿着的一条河只比这艘船宽那么一点点。

周一,建造量子号的德国公司、迈尔造船厂的团队,花了12个小时缓缓移动这艘船,把它从帕彭堡(Papenburg)的船坞挪到了下游的北海。这条河相对于船而言,已经足够深了,但是对于136英尺横梁的这艘船,显得太狭窄了,只有数英尺的富余。用了6个机长才把它开到大海。为了操作容易,他们倒着开,以每小时3-5英里的速度,借助GPS,还有不得不搬走了路上的一座桥的水上起重机。

“这次旅程的每个环节都显得不同寻常”,这家公司的管理合伙人伯纳德·迈尔说。

在Ems河的长途旅行将持续到晚上。

在Ems河的长途旅行将持续到晚上。

迈尔是Willm Rolf Meyer最大最大最大的孙子,他在1975年创办公司,地点选在了帕彭堡,因此建造中的项目避免了台风的伤害。近段时间,客船是这些项目的主要部分,该公司移动了大量的船只到Ems河下游,这个过程称之为“运送”。但是量子号,排水168,000吨,目前为止是最大的。

建造这艘船相比于运送工作,是不算什么的。量子号的横梁(水面上最宽的地方)有136英尺,简直让运送到下游的最大宽度感到害羞。这次旅程的某些地方,船离河岸的空隙一度剩下2英尺。还有复杂的因素,Ems河散布着沙洲,还不够深。皇家加勒比执行副主席Harri Kulovaara说,“这更像是挖沟”。

准备

这条河(或船,取决于你的视角)的尺寸是唯一的挑战。Ems河有3座桥,为了让量子号通过,它们都打开了。第三座桥是铁路用的,打开的程度还不够,因此被挪走了一部分。

还有其它准备工作。驾驶量子号超过12小时的六个机长在过去的两周里用模拟器练习。一组人疏通河道,在需要的地方挖深到24英尺。天气最终决定着船员什么时候开动;冷静的条件是至关重要的,满月(或没有月亮)是确保水位最深的理想情况。尽管Meyer Werft能够使用挡潮堤坝控制水位,不过为了生态起见,这需要谨慎。然而,为了将保持满潮水位,关闭了堤坝,此时Ems河大概有30英尺深。对于量子号而言,还不足够深,它粗略有28英尺。

所有工作都安排到了周一,六个机长在下午开始工作。为了做这项工作,他们需要非常紧密的专注,他们结对作业,90分钟换一次。一个机长掌舵,其他机长在尾部指导。不同寻常的策略系统帮助轮船高度精准地密集转向和移动,就像耕作机司机帮助云梯救火车司机导航城市街道。

河两岸的观众认为量子号要开到上游,这是可以原谅的,因为它是朝下游走的。用螺旋桨拉着前面 比 从后面推 具有更好的操控(原理等同于前轮驱动的汽车)。用力拉船,直接固定在船的头部和尾部,提供额外的控制,而不是通过一条钢索。

量子号的机长观察类似这样的计算机模拟器来判断船的精确位置

量子号的机长观察类似这样的计算机模拟器来判断船的精确位置

在狭窄地段,机长不会去像试图把SUV车泊入紧凑停车位的司机一样去观察船身两侧,他们借助船舶中央操船显示台提供的GPS信息来获取船的准确位置,精确到5厘米,如果转向控制不变,还会提供船在接下来30、60、90秒的位置预测。

既然量子号已经公开,Meyer Werft将在开往皇家加勒比之前做最后的调整(97%已经完工)。但是Meyer的轻松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他的船坞已经在忙于量子号的两个姊妹船了,“Anthem of the Seas”号和“Ovation of the Seas”号。

明年春天,为了另一个通过大海的痛苦旅程,他们将要清理河道,打开大桥。

量子号前往下游的壮观景象吸引了大量围观者。

原文地址:http://www.wired.com/2014/09/conveyance-quantum-of-the-seas/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腊八粥

本文链接地址: 如何把一艘大船从小河“挤”出来

工作生活的失调

编者按:今天,我们非常激动地迎来了新的专栏作家Rian。做为硅谷(位于其它迷人的地方当中)前居民,Rian就工作和生活对于技术从业者的演化做了大量思考——不仅仅是那些web行业里的人,还有那些经常首先被web改变了生活的人。

我年纪不小了,因此记得笔记本是什么时候进入工作环境的。它是让人震惊的东东。起初,只有精挑细选的少数人才能带着他们的黑色IBM和银色Dell笔记本转悠。这种情景持续了数年,最终对于每一份新工作,我们都乐于听到一个问题:“台式机,还是笔记本?”

当我第一次领到办公用的笔记本时,我是非常开心的。“嗨,”我想,“现在我可以随时随地工作了!”在意识到我现在能够随时随地工作之前,这只是短暂的乐趣。慢慢地,我们的办公场所开始体现这种新得到的自由。工作看起来越来越少地像工作,反而越来越多像在家里了。家庭办公室变成了一个大东西,现在想区分知名设计师的家庭办公室和大多数创业公司的工作区(我想我们甚至不再称之为“办公室”了)几乎是不可能的。

工作和生活:混在一起了?

工作和生活融合在一起了,带来了工作中吃烤肉、在工作时间去电影院做团队庆祝的允诺,但是我们在以另一种方式付出代价:家庭生活与工作之间分界线的彻底消失。“喜爱我们做的事情,”我们说。“找一份让你不想离开工作去度假的工作,”我们说——因此我们坐下来,看着推特消息涌入。

我不喜欢这样。

我不喜欢这样的原因有两种。

它让我们在工作上变得更糟

有大量研究表明,当老板对消息(messaging)做严格限制时,员工会更加开心,更加享受他们的工作。还有,效率根本没有被消极影响。Clive Thompson的文章做了伟大的综述,我们知道的一堆堆实验已经被用来研究消息限制所带来的影响。

但是这还不是全部。不仅要时常思考工作让我们更有压力,而且还有我们对什么也没做的恐惧——一整天都没有效率的恐惧——这种恐惧也伤害了我们(我们以后讨论业余项目[side project])。也有关于这方面的大量研究,但是让我们继续看看Jessica Stillman的《工作厌烦了?不错》。这是科学家发现的、关于给你的大脑休息时间的话题的、较好的总结。简短地说,停顿在告诉你的大脑,现在需要不同的东西了,这能积累有创造力的思考。因此,它是需要寻找和珍惜的东西——而不是要回避的。

有时候当事情搞定了,你没有注意到什么,你坐在车里,开车,哦,不,问题来了,我感到孤单,然后开始责怪自己,就是这种悲伤。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发短信和开车的原因。人们愿意一辈子冒险,破坏他们自己的生活,因为他们不想孤单一秒钟,因为孤单太痛苦。
Louis C.K.

界线是糟糕的

我们不断追求效率训练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它教会了我们,在与朋友和家庭的时间安排上划定界线等于懒惰。当我最近在工作时间拒绝在会议室观看世界杯的邀请时,我看到了他惊讶的表情。不过就要这样。如果我今天在工作时间与大家一起看世界杯了,那么猜猜我晚上不得不做什么?我不得不往前赶进度,而不是与家人共度时光。我可不想这样。

我对此立了一个古怪的规矩。工作完全占用早8:30与晚6:00的时间段,我投入100%的注意力。但是这个时间段之外的时间,我用来当一个心智健全的好人,带我孩子洗澡,与老婆聊天,看书,反思过去的一天和即将到来的明天——一直都没有不得不在线的压力。我发誓,这让我成为一名更好的(更有效率的)员工,但是我不会因为你只是认为我懒就动摇我写下本文的动力。

但是,我将面对恐惧,只是坦率地说:我尽量不在晚上工作,恩,感觉不错。

不总是如此,当然有几次需求紧急、需要我晚上处理的情况。我对此没有异议。但是我不会每个晚上长达数小时地坐在那里收发邮件。看看,我花在人们身上的时间就是给我的工作所赋予的意义。我做为了他们而要做的事——为了我生活当中的人们,我认识的人们,还有我不认识的人。如果我们从来不能放下工作去消费时间,我们又怎样理解这个世界和这些人呢?我们是为了他们而创造东西的。

当然,把现代的技术办公室改造成工作兼休闲空间实际上不是为了提倡休闲。相反,出现在办公室里的工作/休闲的混合反映了横跨数字、社会和专业等空间所发生的变化。工作已经渗入了我们的休闲时间,让两者难以区分。
——Kate Losse,技术审美

休闲的许可

我猜这个专栏是我在试图给你时不时可以什么都不做的许可。不要懒惰,或不要做你的工作。但是花些时间,你需要在你的工作上变得更好,多享受其中。

随着这个专栏的发展,我认为这就是我要和你好好谈的地方。如何让我们在工作上的时间累计的多些,如何从人的角度而非技术角度来思考我们在做的事情,如何许可自己去体验周围的世界、并从中收获工作的灵感,如何去浪迹天涯:漫游的时候睁大眼睛、追寻灵感。

原文地址:http://alistapart.com/column/work-life-imbalance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腊八粥

本文链接地址: 工作生活的失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