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简史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黑客简史

一名心理学家想告诉我们如何“hack幸福分子。” 网站Lifehacker提供“如何安装洗衣槽”、“制作一个DIY的灵敏鼠标按钮”以及“怎样不去关心人们所想”等建议。线上市场人员不顾一切地想要“增长黑客”【注1】。VC Paul Graham经常谈到技术企业家必须具备“黑客眼光”;他的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运行着名叫Hacker News的在线新闻聚合。一个技术公司最近使人想起了“一个灾难性的hack”,而最近几个月里,Target、Neiman Marcus、Richard Engel和马里兰大学都已经被“hack”了。

很明显,“hack“是重要的词语;其技术内涵的激增体现在广度和存在感上。与上面的用法一样,在Facebook的大厅里,它起源于一个动词,首次出现在1200年的英语里,牛津英语词典的定义是”用不规则的或随机的方式大刀阔斧地做“。(另一个词意是指一种人——特别是一个作家——就像出租的马或汽车一样,做一些低等的、杂活。)

在麻省理工学院,“hack”最初的意思是指对机器过分讲究。1955年4月铁路模型技术俱乐部【注2】的会议备忘录记载着“Eccles先生要求在电子系统工作或hack的任何人都要关掉电源,以防止保险丝熔断。”已经追踪“hack”和“hacker”最新反复有数年的词典编撰者、美国方言学会主席Jesse Sheidlower对我说,最早的例子分享了一个相对良性的“致力于”技术问题,用不同的、可能更有效率的方式,而不是说明书上指出的。

在19世纪60年代,这个词语已经从麻省理工学院转移到了通常的计算机狂热者,最终变成了他们词典的必要部分。电脑程序员的词汇表 新黑客词典【注3】于1975年面世,列举了“hacker”的八个定义。第一条,“沉浸于探索可编程系统的细节,以及如何将它们的能力发挥到极限,与喜欢学习最少量必要知识的大部分用户相反。”随后的六条也是满意的。第八条,也就是最后一条,是“【不赞成的】一个带有恶意的爱管闲事的人,他试着寻找并揭示敏感信息。之后的密码hacker,网络hacker。表明这个意思的正确词语是cracker。”

“【不赞成】”是即将淘汰的一种方式,是企图忽视后来称作“黑帽”黑客(恶意的干预)的自我意识,与“白帽”黑客相对(自由奔放的产物)。黑帽的意义至少开始产生于1963年11月,那时候麻省理工学院学生报纸《The Tech》指出,“根据学院电话系统管理者Carlton Tucker教授讲,很多电话服务被称作hacker的人截取了。”这个词语随后延伸到了计算机。在1976年,一本名为“计算机犯罪”的书包含了一章,“特洛伊木马,定时炸弹,下舍入(Round Down)和系统黑客。”

黑帽被证实对于媒体和其他非技术人员是不可抵制的,毫无疑问地在一定程度上“hack”听起来是恶意的——不要说“hack”与“attack”押韵。Steven Levy的1984年的雷达下的程序员和改革者历史“Hackers”,与白帽的意义非常接近——它的副标题是“电脑革命的英雄”——但是这本书太流行了,以致于它被用作了某种特洛伊木马。随后Levy在1993版中写道:

……这个词语的普及是一个灾难。为什么?词语“hack”已经获取了一个特定的、消极的内涵。麻烦开始于一些拘留青少年的大幅报道,他们以电子形式冒险进入被禁止的数字地面,比如政府电脑系统。报道这些故事的记者提到做为hacker的年轻罪犯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那是孩子们这样称呼自己的。但是这个词语很快就变成了“数字入侵者”的同类词。

为了弄明白Levy的意思,下面是1990年《时代》上该词语的前三种用法:

计算机hacker经常以几美元的价格把偷来的代码卖给其他学生。 Poulsen先生被指控多项罪名,有过一段做“hacker”的历史,根据1984年的加利福尼亚杂志介绍,他年轻时曾用化名Dark Dante渗入到大学和政府电脑。 Morris先生,被一些人视作专注的计算机研究者,被其他人视作鲁莽的hacker,忏悔了使电脑变慢或破坏因特网数据从来都不是他的意图。

虽然Lifehacker和该词的其他中性或正向应用越来越突出,黑帽的意义仍然在普通大众当中占优势。的确,它很可能对 计算机诈骗与滥用法案 的解释和完善产生了影响。好像词语“hacker”仅有的存在感 给起诉某些人物提供了证据,比如爱德华·斯诺登,朱利安·阿桑奇,切尔西·曼宁和因特网活动家亚伦·斯沃茨,他于2011年被起诉并控告了11项罪名。他的所谓罪名是从专有数据库下载了大量学术期刊;犯罪情景可能比较适合的地方是麻省理工学院。

即使“hacker”的主流用法表现了它黑暗的内涵,极客仍然用它表示它一直都有的:一个正直的家伙。正如语言学家Geoff Nunberg在最近的一次“Fresh Air”报道中说的那样,“在技术文化里,‘hacker’已经成为识别一伙人的标准。”当麻省理工学院的一名学生死于1993年的飞机坠毁后,他的一名社团兄弟这样称颂他,“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一名hacker,我们将非常怀念他。”

原文地址:http://www.newyorker.com/online/blogs/elements/2014/03/a-short-history-of-hack.html?mobify=0 注1:增长黑客(growth hack):http://www.36kr.com/p/151706.html 注2:http://zh.wikipedia.org/wiki/鐵路模型技術俱樂部 注3:http://www.cr173.com/html/7761_all.html

译文:黑客简史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