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不知道-42floors.com

我想分享和Kiran Divvela以前的一次有趣谈话,那时候他仍然在面试阶段。

Kiran负责我们所有的数据供应链的事务。他是那些极少的、具备良好沟通能力的人,有着扎实的管理技巧,技术纯熟,非常适合创业文化。我们知道我们必须留下他。

但是Kiran是最难招聘的员工之一。我们知道他有其他选择。我们认为我们对他在文化契合上有优势。留给Kiran的最大问题是学习足够多的行业知识,既然商务房地产对于他是陌生的。他需要真正相信他要成为建立一家大公司的一分子。

在我们给他offer之后,我让我自己和他详细讨论任何问题。它就像又一次的筹款的严格调查。我们消除了障碍,我向他展示了我们的短期、中期和长期规划。我们走了很长一段路,借此讨论了我们战略规划的每个地方。

我的思路卡住了一会儿。他问我,当我们规模扩大时,该如何保持数据更新。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你不能做到,用户很可能有最糟糕的体验,要求的清单实际上无法获得。如果你做得够好,你将因无论任何地方都是最好的信息源而知名,每个人都会投向你。

Kiran将带领我们的数据工作,这不仅仅包括获取数据,还包括保持数据更新。这一点上,在我们创业的早年时期,简单地获取商业房地产清单是最重要的工作。保持它们更新是一个挑战,我知道它几乎就要来了,但是我们还没有足以应付。当时的规模还小,我们能够手动解决这个问题。在规模大的时候,就不行了。我们沿着大街走下去,绕着南部公园兜了一圈,我给他分享了一些想法。

但是它们不是伟大的想法。当我们剩下的谈话一直用钢笔写的时候,却试图用粉笔来写。

最后我停顿一下,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听着,我真不知道。“

这是真的。

每一个商务房地产公司——事实上每一个房地产科技公司,商务的或住宅的——都在与如何保持保持清单更新做着斗争。有很多方法,却没有一个真正的银弹。我有很多想尝试的想法。我如此高兴地把Kiran留在公司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将是实际上尝试它们的人,还有随之而来的成堆想法。但是这一刻,我能够给他的最真实的答案是,我不知道。

他笑了笑,回答道,”我刚才一直在等这句话。当人们说 我不知道 的时候,我非常开心。“

我大声地笑了起来。

Kiran解释了当人们说 我不知道 的时候他会开心,因为这增加了他们说的其它事情的可信度。他已经非常想接近地补足他来42Floors的想法,他只是想要一个诚实的、令人信服的 什么是我们的答案 和 仍然是问题的地方。

自从有了这次遭遇,每当人们说 我不知道 的时候,我会试着格外留意。在上次谈话的时候,我们有大量的Y Combinator(译者注:后面用YC代替)模拟面试。我们公司的YC每一批毕业生在和准备的人们一起工作之前,试图要求一些时间。

我发现很少有创业公司愿意使用 我不知道 的语句。多少次,一个创始人处于这样一种境地,我们都知道他在胡扯,但是他除了显示十足的自信,拒绝显示其它方面。我只好把它看做愚蠢的幼稚。

一个创业公司实际上使用‘我不知道’的次数要多。创始人对她的产品超有信心,对她的团队超有信心,但是对于她将怎样获取用户有一些不确定性,也不真正了解她的市场有多大,她说她将要提到这两个问题。但是听到她说实话是如此地新鲜。

我还没有足够的数据来归纳,但是它是这样子的。如果你有说 我不知道 的自信和诚实,你很可能会赢得很多人的支持。

我一直纠结说 我不知道 的地方是在我和工程师讨论超出我知识范围的技术问题。没有人想看起来愚蠢,因此当你不知道某人在说什么的时候,你很容易点头。我现在意识到这会产生反作用。每次我装作理解了我不理解的东西,只会使我看起来更傻。

现在我仅仅试着说 我不知道,让人们给我解释清楚。我们的一个工程师Aaron O’Connell非常有规律地花时间解释他的工作。他获取了物理学博士学位,他是一个有天赋的程序员,但是他从来不介意花时间用我能理解的方式来描述问题。

看看,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也对董事会说了很多次的 我不知道。我们董事会有超级聪明的家伙,没有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和他们说 我不知道 就把问题变成了一个家庭作业。只要我随后能够跟上答案,他们就从来不介意。这比胡说一半的答案要好1000倍。

谢谢你,Kiran,给这篇文章带来了灵感。

原文地址:http://blog.42floors.com/i-dont-know/

译文:我不知道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