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飞机坠落时,数到十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关键的键盘操作

31年前,我在一架客机被俄罗斯导弹击落滋生起来的阴谋论中,扮演了一个关键的角色。相信我,我没打算卷进去的。

在1983年9月1号,大韩航空007号,一架载有269名的波音747客机在日本海被击落。那天早上6点钟,我去上班,当时我在美国驻东京大使馆暑期打工,我的任务通常是启动隔夜关掉的电脑。但是那天早上,我意识到系统正在忙碌中,令人惊奇的是,大量的工作区在彻夜工作。这是非常少见的,我以前见过这种场面,那就是向华盛顿提供信息的截止日期临近的时候。

我到办公室没多长时间,我收到了农业部一名秘书的电话,她喜欢在工作之前打一把电脑游戏。她喜欢的游戏有个bug,经常让她的工作区死机。这是电脑“最可悲的日子”,重启她的工作区的唯一办法就是从我的中央控制台。

这一天,我高亮了她的工作区,按下了F6重启。但是我的电脑暂时黑屏,然后开始再次启动。我意识到我错误地按下了F7,重启了大使馆内的所有工作区。这没有太让我紧张,因为没有人期望农业部秘书会这么早在用电脑。

但是很快都乱了。

我的上司,是个名叫ltoh的日本电脑工程师,在门上伸了伸头。这是一个震动,因为我在10点前从来没有见过ltoh先生。我是早来早走,它是晚来,一直要到很晚去关闭系统,每个晚上都是这样。他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告诉他,我错误地关闭了系统。他摇了摇头,跑向了大厅。

接下来,行政首长走了过来,我在电脑室只见过他一次。他问ltoh先生在哪儿。我指了指大厅,他也朝着那个方向跑过去了。

过了1个多小时,行政主管来到我的办公室,解释了情况。他告诉我大韩航空空难,没有人真正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大部分可获得的信息都是来自于日本——起初是日本渔船,后来是被派到那里搜寻残骸的日本自卫队。由翻译和美国外交官组成的团队在我关掉电脑系统的那会儿正准备给里根总统准备一首材料。由于这是早期的电脑,备份容量有限,十几个专家数个小时的工作由于我的误操作而丢失了。

我,自然地,感到了可怕,如果可能,我会被解雇。

我开始理解这个孤立的按键错误而带来的影响 是在数周之后。里根总统因为政府对惨剧的延迟通告而被媒体指责。但是更麻烦的是,由于我的失误在美国大使馆编辑好的报道原本要和韩国政府分享的。由于在日本的团队回来重写了该报道——有飞机已经坠落在日本海的清晰证据——韩国政府引用了有瑕疵的数据,宣布了班机只是迫降到了俄罗斯境内,所有乘客和机组人员平安的消息。

韩国政府和美国总统的迟缓反应——都是因为被延期的真实信息——引起了数个世纪的阴谋论。直到上世纪90年代早期苏联解体,很多韩国人依然坚信他们深爱的人在某个西伯利亚集中营里好好地活着。

今天,面对马航在乌克兰的坠毁事件,还有24小时新闻机构和Tweetosphere上的所有相关推测,我建议做个深呼吸,数到十,明白有一个非常好的时机,事件背后的真相很快就出现了。我希望在这次信息链中不会有一个愚蠢的23岁年轻人用他的手指按下了重要的按键。

原文地址:http://johncbeck.tumblr.com/post/92074597917/count-to-ten-when-a-plane-goes-down

译文:当飞机坠落时,数到十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