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Facebook的点赞功能是如何改变了我对人性的视角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在8月1号,我宣布我要退出Facebook的Like功能(点赞)。当时,我只是规定,我不再想和过去一样,做为积极分子,教Facebook如何给我推荐广告,而另一个、更大的问题是我真正的好奇之处:如果我停止了点赞,我的Facebook体验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我退出了点赞,很痛苦

我注意到第一件事,就是在Facebook不去点赞是多么地困难。当我滚动更新时,我的手指本能地被吸引到数以百计的帖子和评论旁边的点赞按钮。它已经变成了一种本能式、巴甫洛夫的反应。我看到更新,我喜欢或者想让其他人知道我喜欢,我发现自己差不多无意识地点赞了。

点赞是吵闹屋子里的、无声地点头的支持。它是最容易的说是、我同意、我也这样。实际上我对于没有点赞的某些更新感到了愧疚的悲痛,好像我没有点赞就代表了一种不认同、或有所保留的喜欢。我好像感到了,我的沟通能力多少受到了阻碍。点赞功能已经节约了数年来敲击评论的大把时间,以致于我现在好像轻松地写就了一部好笑的、《战争与和平》字数相当的小说。

尽管如此,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忍受点赞变得更加容易了,当我注意到我的Facebook信息流上的明显不同时,好像我正有了收获。虽然我不确定我的经历是否值得一写,直到我看到了Mat Honan写的一篇文章《I Liked Everything I Saw on Facebook for Two Days. Here’s What It Did to Me》。Honan选择对Facebook上的所有东东点赞,他所经历的正是我退出点赞后所做的对立面。放一起对比,我们的发现有个底线,还有未揭示的、我相信退出点赞的体验。

#1一个更好的Facebook信息流

用任何科学的确定性说出我的Facebook信息流明显不同于过去,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它的确看起来不同了。

你应该知道,对Facebook的某些更新点赞将告诉算法给你更多的、你想看到的东东,不过Facebook的算法不是人类。你为什么可能喜欢这个东东,而不喜欢另一个,尽管它们有着相对类似的关键词以及到达了类似的粉丝,这是算法所不理解的,因此当我对一些感人的动物视频和图片点赞的时候,Facebook的算法给我更多的动物故事,但是它们大部分不令我感动。它们描述了冷冰冰的方式。显然,Facebook的算法错把我对动物的爱当成了观看大象被虐待的愿望。

算法在关于政治、流行和生活方式方面的帖子上也犯着同样的错误。在向我展示了更多的、它根据我点赞情况来推断我想看到的东东上面,我在Facebook的体验包含了大量的、我确实不喜欢的东东,因为算法不理解大部分既定主题的、政治、哲学和情感方面的感受。对一家本地动物医院点赞不等于我想看到受虐待的狗,对一个温馨婚礼帖子点赞不代表我想看到曾经住在纽约的每一个能鼓舞别人的人。算法不会知道的,因为它不懂得个体。

点赞功能让我陷入了一种境地,一个条件反射的广告机器人在口述的环境。你喜欢酸奶酪吗?那么你会更喜欢Extreme Yogurt的酸奶酪!你喜欢8只可爱的瞎猫视频?那么你一定想看8只被科学家虐待的小猫的图像!

现在我在Facebook评论多了,不再点赞了,我的动态比较自在,变得更偏向沟通。我一旦停止了使用点赞功能来不经意地寻求这种更新,就好像一个哗众取宠的人被带到了屋外。我没有再看到虐待动物的恶心图片,没有被暴露太多的党派争斗,或被淹没在喜欢小猫的发帖者所引起的超可爱的洪流中。(我不会离开小猫的)

我感到原因好像被修复了。我能够评论可爱的小猫照片,而不用深陷800个人本周分享的同一个动物视频中,我能够就一篇帖子评论种族关系,而不用让Facebook说出漫无目的的尖酸刻薄的话。

没有点赞功能的Facebook看起来更健康了。

#2更多的人性和爱

当我禁止自己使用Facebook的点赞功能做为交流方式的时候,我有种不满足的冲动,我想让人们知道我看到了他们、或喜欢他们的内容,我突然感到不可见了。我在看,但是没人知道我在看,这让我意识到我的Facebook互动的惯常方式需要改变。没有了可依赖的点赞功能,我不得不去评论,或者冒着反社交的风险、甚至不联系的体验,因此我在这个平台开始评论得比以前还多了。

过去,我只是给某人的新生儿照片点赞,现在我会评论道”头发多漂亮呀“。过去我对某人更新他们的结婚纪念点赞,现在我敲入”还记得我们躲在你祖母的露台抽烟吗?“我用句子来肯定我的喜欢,分享享受蔬菜汤的秘诀(首先调好蔬菜汤),开 家猫病态 的玩笑。

在我发誓戒掉Facebook点赞之前,我有过在线社区不联系的痛苦感觉。好像有了更少的沟通,更多空洞的陈词滥调和表扬,还有一些政治和宗教的展示。这是无聊的、郁闷的。在发誓戒掉Facebook点赞之后,所有这一切都改变了。我变得更多地冒泡、更忙了,因为我不得不用我的话,而不是一个没有声音的点赞功能。我花时间告诉人们我们想到的和感受到的,去了解朋友的生活,与其他人分享快乐和忧伤。

结果证明,与点赞的使用相比,话里更多的人性和爱。

总之,不使用点赞让Facebook变得更好,也带回了爱

再一次,我停止使用Facebook点赞功能的经历不是科学的。我没有统计数据,我没有追踪特定用户,我没有建立漂亮的饼图。我经验上的结果,虽然已经清晰了,这仍然是Mat Honan在给所有东东点赞时所发现的对立面。Facebook没有点赞,会更美好。

过去我对不怎么烦我或让我感到讨厌的每个东东点赞,我的Facebook流更新更像是一系列用婚礼、可爱的小动物,以及非常偶然的真正值得一读的内容组成的、喷发的肥皂泡。自从我停止了点赞,我的Facebook流更像是一个有选择的家宴。有对话,有不存在敌意的不认同(多数是),还有联系。好像我正在成为实际上我想成为的人,而不仅仅是我点赞的终极版本。

我有长期存在的、坦率的问题——在旁边的、可怕的社交算法—Facebook的服务条款、隐私问题、这个星球上大部分人越来越少的、值得拥有的行为的微同化,但是一旦我从我自己的行为中移去了点赞功能,我几乎开始喜欢使用Facebook了。结果显示,你的朋友或许实际上更加可赞了,而Facebook点赞的瓦解让它们出现了,我们很多人经历的、日益增长的不联系或许只是因为一个充耳不闻的算法。

当我们放弃点赞时,我们或许实际上彼此喜欢。我们或许实际上会联系。

退出点赞。看看这是否放大你的Facebook人性

让点赞休息一会儿,看看会发生什么。选择用话评论。看看你的消息是如何变化的。自从8月1号,我还没有使用Facebook的点赞,我的消息变化是如此显著地积极,以致于我在可预计的将来不会再给什么东东点赞了。

没有太多神秘,我认为,不追求极限的中间立场,我们很多人相信的人性和爱正逐步缩小在只是被非人性算法所淹没的逍遥世界里,我认为我们能够把这些社交关键体验带回到阳光里。

退出点赞,体验更好信号的放大。没有点赞,你的Facebook会发生什么?你的Facebook朋友,还有其他人对于你的看法有什么认识?对于我们,会发生什么呢?

原文地址:https://medium.com/@schmutzie/i-quit-liking-things-on-facebook-for-two-weeks-heres-how-it-changed-my-view-of-humanity-29b5102abace

译文:退出Facebook的点赞功能是如何改变了我对人性的视角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