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科学家的木工hacking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是如何打造我的Boosted Board充电架子的

在故事开始之前,你必须知道——我本质上是一名计算机科学家。我一直都是。我的整个人生都是。我在人生早期就找到了我的特长,因为我意识到我生来有两只“左”手。我能想出最伟大的发明,不过一旦我开始打造它们,我就以痛苦的失败而告终。我很快意识到仅仅靠打字,我就可以完成如此多的事情——我可以把大脑中的整个世界直接在屏幕上创造出来。

结果,我活了30多年,只是搞了一些DIY项目。有次在德国,我为一个游行制作了一部嘉年华卡车,但是它没有坚持一个街区,未能越过终点线。我还尝试过焊锡,但是由于冷焊【注1】和发抖的手,我甚至把最简单的电路烧坏了。

言归正传。大约三个月前,我买了一个Boosted Board滑板,并爱上了它。我很快就不再用自行车了,每次休息和去杂货店,我都会跳到我深爱的滑板上,滑过城市前往目的地。在我回家后,我把它靠着墙,充电器放在地板上。头盔和遥控器也散落在地板上,客人需要迈过它们。我不想这样子了,和往常一样,梦想找到解决方案。然而,这一次,软件帮不了我了。解决方案不得不是某种物理上的东东。它需要承载滑板,隐藏充电器,还要符合我的房间审美。

就像我是如何开始编写软件的一样,我开始画示意图。我画了滑板并测量了它的各个部分。

[caption id=”attachment_928” align=”alignnone” width=”500”]我的Boosted Board滑板充电装置的架构 我的Boosted Board滑板充电装置的架构[/caption]

等画好了,我对设计感觉不错,不过现在不得不做难度最高的工作了。把物理怪物带到生活中来。过去我在这方面失败过。然而,我意识到,我已经从多年的开发软件上学到了很多知识。首先,我提醒自己所有东西都是一个迭代。其次,我知道我可能不得不在一些地方返工。第三,我愿意接受,最终的结果可能是我原始设计的“折衷”。

一旦我准备开始了,我就跑了趟劳氏公司【注2】。我买了木板,门闩,木螺丝,木胶,木染料,预染层板垫和一些刷子。幸运的是,有些工具我已经有了,比如电钻,锯子和电动打磨机。我给我兄弟打了电话,家里的木匠,牢记他对我说的话:“一定要尽可能多买一些预制的木头。”然而,到了劳氏公司,我不敢让工作人员切割木头,告诉自己这将是我学习如何使用锯子的最好实践机会。

[caption id=”attachment_929” align=”alignnone” width=”500”]我的客厅桌子就是一个不错的工作场所! 我住在旧金山,没有车库和后院。我的客厅桌子就是一个不错的工作场所![/caption]

回到家里,我清扫了客厅,准备动工。我兴奋地开始测量、标记木头。我的脑海再次响起我兄弟的声音。这一次他好像在说,“两次测量,一次切割!”——我切开了。锯子温柔地穿过了木头。我尽量保持直线,但是貌似锯子想更快地切割,比我吹走锯末还要快。以完美切割而告终。幸运的是,我有电动打磨机,帮我把边角打磨得光光的。

很快,我开始对我的设计做出了第一个折衷。我想象的、美丽的挂钩不够结实,我不得不增加额外的门闩来加固。我还打消了可扩展顶部的想法,因为没有它,看起来会更好些。

[caption id=”attachment_930” align=”alignnone” width=”500”]第一个Boosted Board滑板充电器“架子”的、没有涂染料的版本 第一个Boosted Board滑板充电器“架子”的、没有涂染料的版本[/caption]

用了木胶和木螺丝之后,整个过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准备开始染色。为了更好的空气流通,我把所有零件从客厅搬到了办公室。在上图,你能看到我相较于原始架构做了一些修改。我通过增加木板、门闩和很多螺丝对顶部和底部做了支持。我也为层板垫钻了很多孔,以便于我可以在里面增加架子。木头也有一些缺点——材料本身是非常不可原谅的。一旦你弄断了某个地方,就没有办法退回了。不幸的是,真实生活中没有撤销键。

[caption id=”attachment_931” align=”alignnone” width=”500”]第二遍使用木头染料,准备再等待8个小时风干 第二遍使用木头染料,准备再等待8个小时风干[/caption]

我在大型软件项目上工作过,要花费数小时编译,这与等待木头染料风干所花费的时间比起来不算什么。仅仅两层就总共花去了两天时间。做为一名优秀的程序员,我保证阅读了染料操作手册【注3】,但是它没有提醒我需要先搅拌。在应用到第一层之后,只是看到了少量变化,我花了一天时间才意识到有问题。一旦我搅拌了染料,就不可思议地看到木头变黑了,像广告所说的那样。嗯!

都干了之后,我开始把涂过染料的零件组装起来并安在了墙上。我把一些大螺丝钉钻进干式墙,“瞧”——完工了。我的第一款家具。把Boosted Board滑板放在我做的家具上,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受。充电器完美地插进来,架子完全按照我的预期在运行。真不可思议。真的,它不完美,但非常好使。假定这是一个迭代的过程,我已经有很多想法来改善。下次我会在两侧增加一些门,保持架子不可见,我会使用不太光洁的染料。

[caption id=”attachment_934” align=”alignnone” width=”500”]最终,充电器被安装好了,还有滑板放在了该放的位置。 最终,充电器被安装好了,还有滑板放在了该放的位置。[/caption]

charger-2

charger-3

就是这样。我的第一个真正的物理项目还没有散架。或许是真的,所有这些编程和规划帮我最终战胜了创建物理项目的无能?或许所有这些附近的火人节【注4】工匠现在正激励着我去创造得更多?这会是一个真正的产品,人们会在Etsy上购买吗?

这或许有点儿侥幸,但是我只是真的开心,我能够“启动”这个产品,并乐于听到你所想的。

译文:计算机科学家的木工hacking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