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web写作宣言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Om Malik说得最好:“关于Ello的持续报道和Ello关系不大。而是对于社交网络日益增长的不满。”

这是一个伟大的总结,我手动张贴在了很多不同的地方,往下读,原因将变得清晰。我希望如此。

我尽量让我的作品使用我的工具、在我的空间出现,这样,我就可以反复打磨,让它们更加完美。让作品发布,并自动更新到人们想去阅读的所有不同地方。今天,对我而言,这意味着发布到我的blog,发布到Facebook,发布到Twitter上的一个链接,把它放在我的linkblog源上。

但是,当一个没有API的新系统出现时,一些系统是有的,那意味着如果我不使用它们的编辑器来写,或求助于复制/粘贴,我就不能把作品push给它们。在2014年,这不能自动操作,是十分荒唐的。当我在70年代后期还是一名研究生时,我就在编写完成这种工作的脚本了。

2014年的web处在一场大战的中间阶段,强迫人们在同样的地方写东东。不管你讨厌广告与否,它都是相同系统的一部分。你让我选择,做为一名作家,要么把所有东西给你,要么什么也不给你。附带上没有这些限制的潜在网络。

其他人想要什么?或许他们能够写写这方面的东西。我知道我想要什么。我想成为一名强大的交流者。或许如果这些家伙中有人给我付费,我将贡献一些力量。不过截至目前,钱跑到了创始人和一些其他人那儿,专业作家和研究人员拿到了很少一部分。因此我们的工作属于爱心工程。但是问题来了——这些环境没有让我感到爱心。完全相反。我知道什么是可能的,我对他们故意阻碍它的事实感到愤怒。我的确深爱着网络,还有它所带来的一切。但是如果我通过网络去交流,我会放弃访问所有把自己锁在地窖里的人们。

我的选择,很可能和你一样,可能要接受这个最糟糕的交易:真正功能欠佳的写作工具,难以理解的界面、没有标准,你的想法难以被其他人看到,被那些盯着他们地窖的那些人限制住了。这是一个令人恐怖的交易。

我真的想,现在这种愿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建立一个写作和想法的开放网络。我乐于使用伟大的写作工具,能够把我的想法专门发布给尊重自由的其他人。对我而言,这是一次公平的权衡。


下面的一段话来自于评论:http://scripting.com/2014/09/28/#a1411931259

为什么上线的服务没有API?

这个想法被淹没在了Facebook上的一条评论里。

关于新的社交平台没有API,存在一个好的理由。如果它们有API,将没有人再使用它们的UI,类似于保护性关税。

没有办法要求另一名开发人员出于对用户心情的怜悯来做这些工作。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不会那样做。他们想做大事。如果他们现在悄悄地做,他们觉得它不会成为大事。

我知道这方面的情况,因为我一直身处其中,我有一些朋友也身处其中。比如,几乎可以肯定为什么Google+没有API。这也是为什么像Facebook的服务可以有这种开放API。他们已经增加了动力,这不是他们不得不担心的事情。

不幸的是,大部分对API有要求的用户都不理解其中的问题。这种体验体现在新用户接口的笨拙,无法与不在同一个网络的人分享。就好像你不能呼叫T-Mobile上的人,如果他们刚好在用Verizon的话。

我们真正需要的,我希望帮助其出现的,是基于内容的开放辛迪加的网络。然后没有人索要API,因为没人掌管了,这才是web :-)

我知道有人不相信它仍然存在着,但是我相信,我知道还有其他人也相信。

原文地址:http://scripting.com/2014/09/28/myManifestoForWebWriting.html

译文:我的web写作宣言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