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香皂!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公司洗手池上,本来提供有上压式洗手液,后来不知道哪个同事提建议了,行政部就增加了两块舒肤佳。偏偏我是个十分较真的人,当我看到盛放香皂的是一个类似碟子的东东后,我就意识到会有问题:

香皂用过之后,放到这个“碟子”里,会带有水,用的人多了,会出现”水淹香皂“的情况,最终出现香皂被早早泡坏的悲剧。

观察了几天,我就给行政部提交了建议,说明了问题,并提议应该使用带有漏网的香皂盒。行政部效率很高,没两天就撤换成了盒子,经过试用,还是有问题:

因为舒肤佳的竞争力远超洗手液,香皂周身的水积攒在漏网下面的盒子里,很快就填满了,远远超过了保洁大姐倾倒的频率,香皂一样处于被淹的状态——这不能算作问题,如果用的人抬抬手,把盒子里的水倒掉,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了。可是,大家比较忙,根本没有留意到香皂的处境,甚至在用的时候,发现香皂被泡了,也一样无视。

我不能容忍这种情况,或许用”强迫症“来形容比较贴切。为了试验我的想法,我用小刀在香皂底部捅了一个小口,无奈塑料太脆,这个小口没有像我预想的四四方方,变成了不规则的四边形,还出现了两个裂缝。随后又在支撑盒子的四个底边上割开一个口子。

之后每次去洗手,我都对比下两个盒子,发现成果斐然,哈哈哈。有个缺点,渗出来的水会在台子上横流,可能会给保洁大姐增加工作量,不过为了两个香皂的光荣使命,我认为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下下策。因为,我发现一个定理始终在公司运行着:

西方经济学里的公地悲剧【注1】,每天都体现在公司的公共物品上。除了香皂,还有日光灯、手抽纸、大小便池、电脑、会议室……

一周以后,我按照同事的建议,找到一个U型针,用打火机烫热,照着上次的方式,烙了俩口。OK,完工!

从今天起,我成了香皂的守护神!

注1:公地悲剧(Tragedy of the commons)是一种涉及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对资源分配有所冲突的社会陷阱。这个字起源于威廉·佛司特·洛伊(William Forster Lloyd)在1833年讨论人口的著作中所使用的比喻[1]。http://zh.wikipedia.org/wiki/公地悲劇

译文:拯救香皂!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