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它是一种流动,它就是艺术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现在听到了。“哦,主教Jeebus,不是一个 认为代码是艺术 的程序员。”问题在于,每个属于艺术家的人都喜欢玩一个虚伪的游戏,他们做的任何事情都是艺术,即使把鸡肉绑在他们的内裤上。然而,不在艺术家俱乐部的任何人都不能把他们做的事情称作艺术。他们想随便把一个垃圾堆卖给富得流油的笨蛋,但是如果你试着说,你辛苦写了一年的C++代码是艺术,那么你就错了。对不起,呆子,你脖子上没有纹身,也没有海洛因静脉注射疤痕【注1】,那么你不可能在搞艺术。

对不起,如果艺术家能够把家禽绑在她的内裤上在地板上堆垃圾,或者什么也没做,那么任何人做的任何事情都是艺术,包括我精心编写的C代码,早上我排出的粪便,还有我的水彩画。基本上,如果你想把你做的事情称作艺术,那么它就是艺术。如果有人对你说它不是,那么他们就不是艺术家。证明完毕。继续。

事实上,我想讨论的、关于为什么代码是艺术,不是从外在视角的、需要纹身的种类来评判,而是当你在一件事的时候,这件事对你做了什么。在我开始学习水彩之前,我没有把它看做“什么是艺术”的视角。与深入编程、写作、舞蹈或者演奏音乐的时候,水彩和素描是我曾经体验过的、非常熟悉的感觉。精神高度紧张时,时间停止了,身体内的所有地方和意念完美配合,就好像我自己不存在了。当沉浸其中时,直觉的跳跃、极度兴奋和放松,是程序员、音乐家、艺术家和作家体验到的一切。一种感觉的流动是贯穿他们的共通活动,与很多需要高度专注于大脑活动的一种更改状态的活动类似。

在Gray Marcus的著作《Guitar Zero》里,他讨论了你的大脑如何没有专门的“音乐部分”。研究表明演奏音乐让你的整个大脑使用很多部分去协调,但是每个部分在做着不同的事情,而不是你演奏时的平常功能。在白天的工作时,一部分处理语言,当你演奏音乐时,它会检测音符距离。另一部分的白天工作是追踪运动的物体,当你演奏音乐时,它会处理时间的选择。当你演奏完音乐时,他们回到了白天的工作,你突然就回到了正常状态。

我相信这种同样的现象发生在(但不限于)编程、视觉艺术、音乐、舞蹈和写作上。这些都是活动,它们在人类历史上比较新近,他们不是我们固有的本性,而是需要教育,所有这些好像都需要同样的更改大脑功能。除此之外,这些活动输出的接受者,在听音乐、观看视觉艺术或阅读时,也可能体验着相同的感觉。

这种现象可以解释感觉的流动,它能够解释为什么人们喜爱这些活动。这种流动是一种让部分大脑做一会儿不同工作的、单纯的能力,海马(译者注:大脑中被认为是感情和记忆中心的部分)的一种旅游。还可以解释,它为什么需要训练,为什么让人厌倦,在很多方式上,为什么它难以复原。很多程序员、艺术家和音乐家在经过这种更改大脑功能的一段时间后,会谈论与其他人交流的困难。

还有,人们可能享受到这种感觉,因为它提供了类似的、更改的意识,就像他们从毒品、酒精、沉思、宗教体验中得到的,只是需要很少的努力或意想不到的结果。不必静静地坐数个小时祈祷或沉思,你就能做一些艺术、阅读、写作或编程。在欧洲,有一种传统,艺术被作为一种沉思,礼拜者在他们祈祷时会想象一部分圣经,当艺术家在画画或雕刻的时候,他们被认为在与上帝交流。它可能是流动现象中的、这种传统的起源。它也解释了为什么艺术、音乐和宗教是如此地被交织在一起。

我现在相信,如果某种活动带来了流动的感情,需要一种更改的大脑功能去做,那么这种活动就是一种艺术。与这种活动的输出内容无关,而是这种输出对你的大脑做了什么。编程之所以是艺术,是因为它需要让你的大脑做一些平时不那样做的、却产生了一种沉思的感觉,需要努力却觉得不太费力。

我还有一种模糊的想法,它对于提高艺术教育至关重要。当前的艺术教育是关于艺术家的外在结果。他们可以创作一幅看起来像某种东西的画作吗?他们能够在地板上堆垃圾吗?他们能够演奏出爵士平均水平吗?他们能够分析一种算法吗?然而,如果艺术、音乐和编程教育具有额外更高的、使用那种艺术帮助学生学习这种流动的技能的目标,又该如何呢?如果学生能够做这种小小的、精神上的技巧,那么他们能够在这种活动之外得到更多的享受,而不仅仅是他们创作了什么。它将是通过教授一门实际技能来获得精神健康的一种目标。尽管如此,我写到这里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疯狂。

现在,我认为,如果你做的事情给了你一种感觉流动,那么它就是艺术。我甚至现在可以说,最好的艺术引起了在其他人的这种流动,如果你曾经见过有人一整天在玩电子游戏或上网,那么你就知道编程在这个部分击败了一切。

译文:如果它是一种流动,它就是艺术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