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是什么?我真的想知道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乔治·华盛顿感冒了

有人在Quora问道,”答案应该被分类为专家级/非专家级吗?“

我回应:

没有专家这回事儿。

首先,有一堆轶事。

在1799年,乔治·华盛顿感冒了,他咳嗽、发高烧。这被视作紧急情况,最伟大的、在世的美国人生病了!在此之前的大约2000年里,血液被认为是身体里的主要力量。如果某人病了,血液中的某些东东需要被排出去。最终,放血。我不知道吸血的水蛭是否参与了。第二天乔治·华盛顿去世了。死因不是感冒,而是休克,太多的血。

在仅仅33年前的1981年,比尔·盖茨说,“任何人没有必要在家里放置一台电脑。”

没人知道97%的宇宙是由什么组成的(物理学家称之为“暗能量”或“暗物质”,但是,关于它是什么的、一种可试验的理论仍然不存在)。

下面是关于投资者的一个重要的故事。

大约十年前,为播客搭建平台的一家名叫Odeo的公司诞生了。两名程序员开发了一个业余项目,它只有一点儿动力,10,000人注册,少于读到本文的读者数量。这个CEO对播客平台感到沮丧,因为没有人注册。因此他给所有投资人提出了报价。这些投资人都是硅谷最有声望和老练的人群,而这个CEO则是一个老鸟。他说他们将要集中精力到这个业余项目,但是如果有人想收回投资,他个人愿意回购。没有人挣到钱,也没有人损失钱。100%的专业投资人要回了他们的钱。

然后这个CEO将公司更名为Twitter。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想做学者,他们试着以100万美元的价格将公司卖给Yahoo,他们被拒绝了。然后他们试着以100万美元卖给Excite,被拒绝了。他们调低价格到75万美元,仍然被拒绝。因此他们决定,好吧,我们干。

在2001年我有机会买入名叫Oingo公司的一半,他们当时花光了现金,我的VC公司看到了,有人来我办公室说,“我们很可能什么也得不到。”Oingo当时基本上属于针对人们在搜索引擎上购买词语的一个告警系统。我说,“你在开玩笑吗?整个搜索引擎业务都死掉了。”我是一个专家,我有1.2亿风投资金,我出过13本“专家”级的书,我在电视上谈论过成为一个专家是多么地伟大。

Oingo更名为Applied Semantics。Google以公司1%的股份买走了Oingo,而Applied Semantics变成了AdSense,为Google贡献了99%的收入。现在,这家公司的一半或许值5亿美元。

我过去做了很多网站。我想基于每个网站构建一种业务,我向六岁的女儿展示了其中一个网站,我非常激动,没有说明它是什么,但是她基本上说,“我不懂,它好像对人们有点儿意义。”她说对了,没人注册。事实上,没人想在我开发的任何一个网站上注册。

有一次我们在大街上溜达,她说到她认为哪家公司将倒闭以及为什么。基本上她在各方面都是对的,我应该让她给我投资。

我当时决定尝试至少一个网站,但是我心存怀疑。竞争太激烈,数百万的人注册,8个月后我卖了1千万美元。

如果你把世界区分为专家级和非专家级,那么谁是评定专家的人呢?谁又在监督着这些评判的人呢?

学术界不可能是标准。你怎么知道从现在起的200年内,你不会再碰到那个年份的乔治华盛顿的放血疗法、或十年前每个从Twitter撤出资金的人的故事版本呢。

专业经验不能成为标准。Bernie Madoff一度是Nasdaq的头儿,数十年来一直是“成功的”对冲避险基金经理。Enron、Worldcom和AIG在它们破产或被出售之前,是三个最受尊敬的公司。

是资产净值让某人成为了专家?有太多轶事了,不过我敢肯定你能够在每个领域找到不一定很有钱但对其领域超有激情的专家。

一个著名的例子就是Bill James,本质上发明了用于产生世界级统治棒球团队的统计用法。或者Nate Silver,尽管几乎没有任何政治经验、尽管所有的政治发言人不认可他,他还是预测了每个国会议员选区的选举结果。

难道这意味着我们都是傻子?我不知道,我还不够聪明到回答这个问题的程度。但是它意味着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发出一种声音,而且任何人都能选择倾听。

原文地址:https://medium.com/life-learning/whats-an-expert-i-sincerely-want-to-know-7e8f77563e90

译文:专家是什么?我真的想知道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