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了!Dr. Dobb's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原文地址(source):http://www.drdobbs.com/architecture-and-design/farewell-dr-dobbs/240169421

在享誉38年后,Dr. Dobb’s的长跑到达了终点。

今年,我们的网站PV差不多有1.03千万,对于Dr. Dobb’s来说这是史无前例的。去年是9百万,三年前是8百万。这种增长多少有些不同寻常,网站没有更改外观和功能,也没有沉溺于小伎俩,像标题党、或教你选择一种编程风格的9种快速提醒的幻灯片。这些数字证实了,在编程社区,对于侧重于算法和代码的、长文本技术内容,有着深深的渴求,还有对于新的开发者技术和可信赖的、关于书籍与工具的评论,有着强烈的需求。

如果我想,对我而言或许是继续前进的最佳时机,因此,正如他们在体育上说的,“在我的巅峰时”,选择离开。我的确要在年底离开Dr. Dobb’s。但是更准确地说,要离开的是Dr. Dobb’s:我们的母公司联合商业传媒(United Business Media,简称UBM),已经决定届时废止(sunset)Dr. Dobb’s。“Sunset”听起来像是避免说“关闭”的营销委婉词语,但是在此语境中,“关闭”有一个具体的意义而没有被传达出来。那就是,今年结束之后,将不会有新内容;尽管如此,所有的内容仍然可被访问,所有链接到Dr. Dobb’s文章里的链接将继续正常运行。这等同于了走向生命尽头的产品。它仍然在运行,但是不会添加新的特性。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的社论经常就开发者领域的不同区域运营的力量做市场分析,因此对我而言,没有就一个事件亲自做是不正确的。

为什么?

一个广为人知的网站、被读者深爱着、破了一年PV的记录,为什么还被主人废止了呢?

一句话,收入。四年前,当我加入Dr. Dobb’s时,我们有着健康的利润和收入,几乎全部来自广告。尽管社论有着极好的增长,我们的收入还是下降到了我刚刚开始时候的30%。这种下降毫无疑问与我们销售人员的调整有关,即使员工是稳定的,且执行力强,那么收入也极有可能是相同的,未来的景象一定会倾向于正在到来的减少。这是因为在过去的18个月里,销售商评估网站广告的方式有了明显的变化。他们已经意识到,网站广告的效果较过去相比,越来越少了。鉴于我从来没有通过点击某个网站上的广告进行购买的情况,这个结论在局部范围内是正确的。

因此销售商把广告预算调配得更加有效了。这不是Dr. Dobb’s独有的现象。我们的直接竞争对手,BZ Media和c4Media(InfoQ),都在面临着同样的压力。他们通过召开一些小型会议做为对策,这可以产生大部分收入。Dr. Dobb’s也能这样做,但是我们的母公司主要做大型展会,而不是很多小型活动。(在很多其它活动中,有Black Hat和Interop)。不幸的是,今天的软件市场已经非常碎片了,可以撇开厂商赞助的活动(JavaOne、Google IO等),大多数成功的程序员会议是小型的、经常是非常小的。UBM认为(我相信是正确的):我们为什么要占用资源去启动一系列貌似不能增长太多的小活动,我们可以把所有的时间、努力和管理精力投入到更大的展会、并快速带动收入增长?这个逻辑是无懈可击的。

因此在Dr. Dobb’s真正赔钱之前,他们决定废止这个网站,而不是继续运营——对于38年前开始的、著名的健康美妙旅行,这是一个突然的结束。

个人方面

当我在写这个决定的时候,无法用报告和言语来掩盖沉重的个人悲伤。和你们大部分一样,我是随着阅读Dr. Dobb’s成长起来的。对我而言,我猜想对于你们很多人而言,Dr. Dobb’s Journal是透彻理解编程的生命线。当这份杂志出现在我的收件箱时,那一天,所有其它活动都停止了,剩下的时间都幸福地花在了一篇接一篇的文章、汲取信息上。我从Allen Holub的C Chest专栏学习C,从关于386BSD的18节的系列上学习操作系统,从Michael Abrash的Black Book上学习视频编程,从Mark Nelson那里学习数据压缩。还有很多,经常每个月都带来了关于鲜为人知的主题方面的、有见地的新观点和解释。

有了这些深入的、有激情的连接,在我着手处理后来的Jonathan Erickson时,我觉得在很多方面有了提升,这些提升在一个人的职业生涯中是不能经常碰到的,Jonathan Erickson带领着该杂志走过了光辉岁月。这个职位的荣誉感每天都在激励着我,当我私下和开发者聊天,提及我在Dr. Dobb’s工作时,他们的眼睛会闪出光芒,这让我重新振作起来。

撇开我的感情不表,我应该说说履行Dr. Dobb’s初衷的、最近发生的事情。创始人Bob Albrecht和Dennis Allison首先在1976年,抱着让编程信息可访问的具体目标,制作了一期newsletter,它是对分享的实验。

Dr. Dobb’s随后的受欢迎程度意味着,它成为了被策划的、关于分享策划好的、高质量编程资讯的流行方式。web的出现,提供了大量新的信息来源,这意味着Dr. Dobb’s不再是中央访问节点——这是团队的一次复杂过渡,但是这次过渡完全在坚持着初衷。随着Hacker News和Proggit以及其它聚合网站的出现,开发者自己开始根据大量资源策划内容,在某种程度上,现在我们的使命完成了。

这不应该让人觉得,不再需要Dr. Dobb’s的角色了。正如我们的PV所展示的,对于深度文章、代码、算法和可信赖产品评论的、独立站点的需求仍然是非常有必要的。我也深深地怀念这样的内容。我希望我能为你指出另一个做着类似工作的网站,但是,唉,我真不知道该推荐哪一个。

对于早期的编辑,特别是Jon Erickson和Mike Swaine,对于很多贡献者、专栏作家和博主(尤其是Al Stevens, Al Williams, Allen Holub, Andrew Koenig, Eric Bruno, Gastón Hillar, Herb Sutter, Mark Nelson, Pablo Santos, Scott Ambler, 和 Walter Bright),以及对于你们所有人、亲爱的读者们,是你们在给我们发送着能够真正激发分享而不是警告的评论,在我们疏忽的时候帮助我们,对我们的成功引以为傲,请允许我引用Octavio Paz的话:让我说“自人类出现以来,所有人都说过的两个词语:谢谢你。”

Octavio Paz还说,“这个词语在每种语言和每个方言中都是相同的,意思的范围是丰富的。”或许,在我感谢你们为Dr. Dobb’s做了如此多的祝福和贡献时,没有更加合适的词语来表达我今天的感激了。

— Andrew Binstock Editor in Chief

译文:永别了!Dr. Dobb's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