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颂程序维护人员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原文地址(source):http://visualstudiomagazine.com/articles/2014/12/01/in-praise-of-the-maintenance-programmer.aspx

当然,构建新应用程序的开发人员是非常优秀的人群。但是,编程世界里真正的英雄却是维护和扩展现有应用程序的开发人员们。

追溯到1984年,我刚刚毕业,准备受聘于开发人员的职位。我被一家跨国公司雇佣了……很快被安排到了现有应用程序的维护小组。在当时,这个决定貌似合情合理。现在回顾起来,真的很蠢。实际上,一个更好的描述应该是“疯狂至极”。

维护比新的开发工作要更加艰难。把我这种刚毕业的、“乳臭未干”的开发人员放在维护现有应用程序的工作上,就像让刚毕业的医学院学生为总统做脑部手术—有理智的人都不会这样干的。我当时维护的现有应用程序在支撑着公司;另一方面,在开发的应用程序与公司运作关系不大(尽管它们对公司的未来有一定影响)。

开发中的系统与生产环境上的系统的区别,取决于一个关键特征:如果开发中的系统崩溃了,没人会在意的。另一方面,如果你搞砸了生产环境上的系统,很多人都会来找你,而他们以前都懒得留意到你(我们不想问,我是怎样知道的)。

我现在明白了把我放在维护位置上的、逻辑上的真实原因了:公司IT部门需要很多“手和脚”。毕竟,IT部门75%的时间花在了维护上,因此推测出,他们在维护上需要的人数是开发所需人数的三倍。但是,把几乎没有实际工作经验的人放在需要工作经验的应用程序上,是行不通的。

“手和脚”的解释也解释不了 为什么新开发项目中的开发人员被普遍地视作英雄。退回到那时候,忙于新项目的人们相较于程序维护人员,有着更高的地位……我敢打赌这是真的。根据“提供的价值”,程序维护人员比开发程序员有着更多的价值。程序维护人员基于现有代码库开发,结果,与任何新开发小组可能管理的功能相比,程序维护人员用较少成本交付了更多功能。

程序维护人员的技能

当我最后转向新的开发工作后,实际上我丢掉了一些技能,而这些技能对于程序维护人员的工作是必备的。做维护工作,我差不多是个程序员,我还是历史学家和侦探。

例如,当我做维护时,收到了被分配的问题,去追踪一个bug,它偶尔引起我们的程序崩溃,随之留下一些脏数据。这个bug首次出现在4年前(比我加入公司还要早得多)。这个bug潜伏了一段时间,但是上周它再次出现了。

因为我是程序员,我扫了一眼代码,但是,由于我是第三或第四个被分配到这个问题(我还缺乏经验)的人,貌似我不太可能发现 前任开发人员都没有发现的问题。如果它不是代码,我推测它一定是数据……这让我根据bug报告的时间进行了划分。最终的曲线比较有意思:刚开始bug出现得相当频繁(3-4次/天),到了如今,频率逐渐减少,这个bug每个月只出现几次。

根据这些证据,我得出了结论,在bug首次出现之前,一定发生了什么,而该bug导致数据库埋下了脏数据。当应用程序处理到脏数据时,程序就崩溃了,然后有人介入并修复数据。当我向组内其他人员(他们比我在公司的时间要长得多)演示这个分析时,他们立即定位到了问题:在bug首次出现之前、已经被运行的一个数据转换程序。有了这个信息,我们能够找到其余的脏数据,并修复该bug。

程序维护人员一直是这样做的:局部侦探、局部历史学家,偶尔地扮演成开发人员。他们也是软件考古学家(深挖打了拙劣补丁的代码层)和精神病专家(搞清楚比你先来的开发人员的动机)。

当我最终做新开发工作时,我很开心得到“提拔”,因为在维护小组待过之后,目前这份工作是如此地轻松。或许这是你调入开发的真正理由:随着年龄的增长,你开始失去优势,你没有被下放;相反,你被调到了不能做任何有害事情的工作上——新的开发工作。

译文:歌颂程序维护人员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