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饥饿,保持愚蠢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原文地址(original source):http://rob.conery.io/2015/01/24/staying-foolish/

再做一次傻子

此刻我正在开发一个新的小玩意儿,这么多年第一次,我快要激动死了。绝不是由于我认为的、它会改变世界而让我暴富——不是这样的,我充满激情地做,是因为它有趣,我喜欢开发它。真该死,我过得很爽。

鉴于我在过去若干年已经耗尽激情的情形,我太高兴了,以致于我再次写博客……这不是小事。

问题在于,我认为我最终搞清楚了,是什么让我消沉、扰乱了我的思绪、抽干了我真正去做任何事情的精力。是它:我认为我知道的太多了。或者,换种说法,我想的太多了。

想得太多了

我在过去7年的职业生涯里,通过博文和视频,学习和分享了我所知道的东西,你知道吗?那是一段美好时光。然而,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你倾向于保留一些你学到的东西。过了一会儿……嘈杂声……哦,天啊,嘈杂声……

因此,在我经历这个小旅程的时候,我决定阅读一本不错的《Zen Mind, Beginner’s Mind》,很显然,它是面向西方人的基础禅学书籍。我在阅读关于Steve Jobs的一篇文章时看到过,显然这本书及其作者对他和在苹果做的事情产生了重大影响。

不到五分钟,我就头晕脑胀了:

在初学者眼里,存在很多可能性,但是在专家眼里,很少。

我认为,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在任何地方称作专家,但是我的确知道我喜欢学习东西。这里的要点仍然相当合理:你知道的东西越多,你相信的东西就越少。

当我还是傻子的时候

当我那天看到Gary Bernhardt的twitter流时,我考虑过这个问题:

我希望,可以和1990年代末期软件业一样,普遍地去交流不受限制的可能性。 — Gary Bernhardt ([@garybernhardt](https://twitter.com/garybernhardt)) January 23, 2015

我就享受这种状态。我不是为我写过的软件感到骄傲——按照今天的标准,它们大多数糟糕至极。但是我记得每样东西是如何在变化着,世界正在开放,我觉得,如果我给它一些时间、为示例代码打开一些书,那么我就能开发出绝对让人惊奇的东西。

在软件这一行,我没有觉得,但是对于我的客户,它是充满魔力的。这些不是小客户,非常大。我坐在前20强公司的、由30多个开发人员组成的会议里,定期从旧金山飞到芝加哥和纽约,受命监督数百万美元的项目。

我们使用Visual Basic的所有功能开发了模拟器!把Lernout & Hauspie【注1】语音识别和SOAP连接到了一个传统ASP后端!它是XML格式,我们疯狂地在凌晨2点吵着要把这个牛逼的东西运行在服务器上!!

在一家主流电话公司的企业内部网(1998年最大的baby bell【注2】),我们创建了第一个数据驱动的web应用,使用ASP和SQL Server和IE4上最爱的某些ActiveX。哇,刚刚写到这里就让我咯咯地笑了起来——代码……是如此地……哇……但是它让某种魔力发生了。

就是这样:它的确让习惯工作于大型机和企业级预安装软件的人们尖叫。我们把这种新事物叫做web,我们打算让它横空出世。让人们震惊,我们做到了!我坐在偌大的baby bell的可用性实验里,用摄像头对着测试内容的所有部件,观察他们找到答案“我该如何在停靠区的小船上安装一条电话线呢?”

我从他们当前的大型机系统里抽出了10,000多文本文件,使用Windows NT4的索引服务来浏览文件——这足足花费了10分钟。然后我把ASP绑定到它上面,在20毫秒内返回查询结果。当我向客户演示时,他竟然推了推我。我们凭借我们应用程序的速度和易用性让用户尖叫了。

windows索引服务安装

这是我觉得曾经做的最好的工作,引以为豪。然而我写的软件按照今天的标准都是垃圾,我被存在于我职业生涯中的可能性点燃了。

现在,我在2015年写关于JavaScript的博文。天啊,这真的让人失望。

word-to-your-motha

严肃地说

现在到底什么情况?是的,是的,我知道JavaScript是一种不错的语言,是的,是的,是的我知道如果你关注正确的事情,你就能让它载歌载舞等等。这就是我为过去这些年所做的事情,我收获很多。我猜我明白了,大概16岁那年,我们或许已经做了一些事情……你知道的……和web相关。或许你认为我们已经做到了,但是我不这样认为。

可能是我期望太多,或者是我尝试得还不够多。貌似所有伟大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如今我们所做的所有事情就是把所有伟大的东西向后倒入JavaScript。

我明白,冷嘲热讽不解决问题,或许我应该试试,再试试,寻找乐趣,而不是改变世界来适应我。这把我带回到了这句话:

在初学者眼里,存在很多可能性,但是在专家眼里,很少。

可能性。退回到有如此多可能性的时代——你知道技术是糟糕的,但是你也相信随着时间的发展,它会变得越来越好。在很多地方,它变得更好了;在很多地方,它还没有变得更好(看上面3段)。

Uncaught TypeError: object is not a function

重塑我的大脑

因此我决定重塑大脑。这不代表我要放弃我已经学会和编写过的东西——不会的,这些东西都是非常相关、真实的——这是你应该明白的。

我只是推开这些东西,因为它们让 我的激情、我对不可能性的信奉和做完全傻瓜化的东西的意愿 感到喘不过气,因为它们就在那里。注意,我不是说我知道的东西是糟糕的——明白哪些在破坏着我的激情是要注意的。

我喜欢John Sonmez看待它的方式

问题在于当我们刚开始成为软件开发人员时,我们不知道做事情的“正确方式”,因此我们对于在做的事情缺乏约束。我们只是一味向前去做事情。 随着我们学到了做事情的“正确方式”,我们经常受困于它所要求的知识和限制,使得我们缺乏效率、或对于问题的解决方案设计过度。

这个观点在Steve Jobs于2005年的斯坦福毕业典礼上的让人惊奇的演说中【注4】产生了反响:

当我年轻的时候, 有一本叫做“整个地球的目录”振聋发聩的杂志,它是我们那一代人的圣经之一。它是一个叫Stewart Brand的家伙在离这里不远的Menlo Park书写的, 他象诗一般神奇地将这本书带到了这个世界。那是六十年代后期, 在个人电脑出现之前, 所以这本书全部是用打字机,、剪刀还有偏光镜制造的。有点像用软皮包装的google, 在google出现三十五年之前:这是理想主义的, 其中有许多灵巧的工具和伟大的想法。 Stewart和他的伙伴出版了几期的“整个地球的目录”,当它完成了自己使命的时候, 他们做出了最后一期的目录。那是在七十年代的中期, 你们的时代。在最后一期的封底上是清晨乡村公路的照片(如果你有冒险精神的话,你可以自己找到这条路的),在照片之下有这样一段话:“保持饥饿,保持愚蠢。”这是他们停止了发刊的告别语。“保持饥饿,保持愚蠢。”我总是希望自己能够那样,现在, 在你们即将毕业,开始新的旅程的时候, 我也希望你们能这样: 保持饥饿,保持愚蠢。

我打算再愚蠢一些。事实上,我已经开始在我的私人和职业生活中这样做了。我正在开发一个想法,我想是有趣的——我们将会看到。它可能不怎么样,也可能不是这样。

但是我正感到有趣,这就是职业生涯的一切。

译文:保持饥饿,保持愚蠢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