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行业中的不快(如今)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原文地址(source):http://blog.shutdown.com/#bums

孩子,请离开我的草地

我多少把自己视作技术专家,技术让我充满激情,的确如此。我在1995年从南卡罗来纳州来到硅谷,这里超越了我的梦想。我不知道我在这里会发展得怎么样,整个硅谷充满了和我一样、深爱着巨大的网络,并充满了激情。我不确定我是否曾经听说过硅谷——只是一家ISP公司有工作等着我,和我相比,公司现在相当成功了(尽管如此,我仍然尽量让卡罗来纳州人相信,互联网比影视剧《re-runs of》更让人激动)。在这里,整个地方都可以听到人们在谈论新想法、创业、新的编程语言、路由协议,还有人们尽量围绕互联网思考,以及互联网对我们的未来意味着什么。人们乐此不疲,因为他们看到了下一个一夜致富的模式,或者为了追求时髦把他们自己称作企业家。遗憾的是,人们当时很少使用这个词语,即使我们所有人都在开公司、或在创业公司工作。在那些日子里,创业并不是一个家伙支付了某个海外软件商店而杜撰出一名MVP,去运营一堆云实例,以期成为下一个WhatsApp。我们创业是因为技术本身是令人着迷的,我们想成为其中一分子。如果你想要正规网站,你可以购买MAE-WEST或PAIX运输商在科罗拉多州的一个机柜或机架,托管你的网站或服务将产生高额费用。你不得不慎重考虑,使你坚信正在开发的东西。你购买并配置了大量的网络设备、负载均衡和存储系统来扩展你的环境,这是昂贵的。为了更好地完成,你需要理解BGP(互联网骨干网协议),具备ASN、IPv4网段,对于电力、制冷和系统还要有相当的了解。‘web开发者’的概念比较新,他们大多数甚至了解如何开发我们的系统,对网络和底层编程有些了解。如果你不知道大部分或所有这些技术点,那么你就不能把自己称作程序员。

当然,我与时俱进。我花了大量时间紧跟最新的编程实践或设计方法论。我自己用新语言创建项目,让自己能够理解新语言解决老问题和新问题的方法。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敢说和他们的开发者社区有联系。一个开发人员不必知道应用程序是怎样与数据库通信的、以及底层系统和存储集群发生的精致细节,这是一种有瑕疵的哲学,我不认同。那些人对于雇佣他们来开发平台的公司而言,就像定时炸弹。他们将快速地推出你的原型,不过把全部流量都压在了上面,让你自己准备支付与电影《加勒比海盗》一样规模的费用。

我认为,比程序员更糟糕的是我最讨厌的‘企业家’。这个词语如今感觉被污染了。最近朋友向我展示了一个家伙的主页,他声称在过去20年职业生涯里,已经开了大约100多家公司。我猜,他‘开公司’的标准是:在午饭前用几分钟形成某个产品的凝聚愿景(cohesive vision)。当然这个人和Barney Fife【注1】一样,拥有很多技术。因此不仅仅是他没有创办和运营这些所谓的成功公司,据推测他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和每个人在一起,而且它甚至也没有开发这些产品。

与这些黄金时代相比,今天的技术行业貌似处于一个可怕的十字路口,神秘的冠以“Y世代”【注2】的头衔,千禧世代(Millennials)和用于把产品推向市场的极度廉价和可用的资源,而云和便宜的海外外包店创建了产品。后者本身不一代是坏事情,但是这种快速致富的景象被污染了,变成了房地产泡沫时期的房产中介。当然有人找到谋生的手段,本身是没有错的,但是纯粹为了金钱而做这样的事情是没有灵魂的。确信你叔叔Joe真的给房地产带来了阳光。现在告诉他,西红柿已经涨到了20块一个,看看他会在院前干什么。技术行业从来都不适合这种人——我们内心是思想者和研究人员,做同样的事甚至不是为了薪水——仅仅因为我们想去做。我们是拆开电子玩具以搞清楚工作原理的孩子。我们把美国无线电器材公司(Radio Shack)买到的零件做成了蓝盒子拨号装置,不是因为我们想省去在公用电话打电话的钱,而是因为我们能够做到,因为我们非常渴望能用手头的技术做点儿什么。对我们而言,因特网充满极客神秘感的广阔海洋,我们想探索,并想成为令人惊奇的扩张中的一部分。我们做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对于我们感兴趣的主题,有着海量的信息要学习。我们使用Archie【注3】和Gopher【注4】传播开源软件、共享知识。我们偷偷溜进附近大学的计算机实验室,是为了把手放在没有权限访问的计算机上。在互联网社区有无私奉献。

这段黄金时代已经很久远了,貌似不会有把我们带回到那个充满魔力的时代的、另一波创新了,在那个时代这种惊天动地的技术革命仅仅存在于爱它本来样子的人的手里。话说回来,它偏离方向了,我将不能够坐在这里、情不自禁地怀念貌似成为了目击摇滚乐诞生日子的一部分。

译文:技术行业中的不快(如今)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