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创办 GiveLiveExplore.com 的原因:过去两年的写照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明年今日,你会希望此时此刻自己已经行动了。 ------Karen Lamb

过去有很多星期一都是特殊的日子。

没有太多关注就过去了。对于它的到来,没有热热闹闹的宣布;对于美好的旅程,也没有史诗般的庆祝。

然而,我的确在前天晚上给我的父母提起过它。

“你们知道,明天将是我创办 GiveLiveExplore.com 以及前往冰岛两周年的日子了。”

他们半是自豪、半是谨慎地笑着点点头。

自从你突然改变生活方向以来,已有两年了……

自从我决定探险,我就感觉到了内心深处的召唤,距今已有两年。

和很多事情一样,这个网站从零开始

起初萌生了一个想法。相当于是不成熟的理想。

实际上它看起来就像是一锅在炖的、各种食材的汤,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浸泡着——长期不受限制旅行的梦想;开始某种生活方式的激情(无论那意味着什么);想围绕我关心的事情建立一种生活;想探索诸如写作、摄影、web 设计和其它能够激发兴趣的、更多创新性的事物;急于挑战自我,建立一套我愿意受此激发并以此谋生的个人价值。

然后一名过客给我的汤里倒了一把灯笼辣椒,驱使我真正开始行动。

在所有的主要努力中,我们都被告诉过,从我们的价值开始 是重要的。我想,我没有有意从这里开始,但是我的内心一定在催促我朝着那个方向前进。因为这恰恰是网站开始的方式。

在动身前往冰岛之前的几个月里,我决定了三个词语,给予(Give)、生活(Live)和探索(Explore),如果我能简洁地阐释它们,它们就能成为我的个人价值——一种生活哲学,如果你认可的话——并作为我行动的内心罗盘。不管结果如何,我要找到我自己的路走下去。深入到我貌似理解、而实际上不能完全清楚表达的东西,直到大约两年后,我对一群高中生说道

虽然时光可以改变世界的外观和运作方式,但是价值保持不变,帮助你控制你的世界,而不用在乎它的形状、大小和容量,还有其凶猛和永无止境的奇观。你的价值变成了你的罗盘。

MattIceland

同时,我看到世界在变

的确如此。我看到了,互联网过去是在怎样改变工作和生活、时间和位置、就业和自雇、艺术和商务、人类联系和全球协作的标准。我已经看到很多人创建了关于旅行、打造定位生活、开始事业等诸如此类的博客。我看到人们建立了类似作品集的职业,取代了遵循直线型阶梯路线。我看到了互联网是怎样省去了音乐、出版和其它行业中的、大量中间人【注1】,让创作者和消费者彼此直接交流。我看到互联网正变成一个庞大的、系统化的、高效的中间人。关心真相和在此之上的联系的一个中间人。

的确,大多数吹得天花乱坠的广告可能都是《Four Hour Workweek》之类的幻想。但是不知何故、何种方式、什么地方,我就想这样。或许我不适合,但是我知道我不得不尝试一下。

在此之前我对待互联网比较消极。如果我想成为这个全球互联的伪国家、也就是互联网的一个积极分子,我就需要申请自己的公民权。我需要投资自己的在线房地产。我需要创建自己的网站、设计自己的名片、起草自己的故事。我需要成为创造互联网的 1% 的一分子

如果我想成为这个新世界的一部分,我还需要学习更多通过互联网连接的方式(社交媒体)。然而我意识到,没有人打算选择我去体验这些——我不得不搞定。我不能采用在此之前运作我生活的方式来运作这件事——等待被选中。我不能等着被雇佣或放在让我学习的项目上。我需要选中自己,让自己加把劲儿。就是这样。

我知道我现在有了更好的开始

然而,一天过去了,然后一月过去了,然后几年过去了,我仍然是旁观者,而整个世界正在我眼前成长。

问题在于,我要说什么?很可能是阻止我早些成为 1% 的东西——我没有故事。没有有趣的东西要说。尽管如此,在我决定做一些随心的事情时,我还是定了一张前往冰岛的机票,用刚刚形成的 给予、生活和探索 的人生哲学武装自己,还有一些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的、人生中最大、最明亮、最有热度的问题——它拍打着我。

Bojo-reflection

最后,我觉得我终于有了足以值得分享的故事

在我思想里,新建立的人生哲学有:

然后我开始工作,我开始创建我的网站。我开始写作了。

我首先为布鲁克林一家独立的时尚衣物公司 Holstee 网站写了点东西。

超自然的事情发生了。Holstee 的文章给我带来了第一个真正的邮件订阅者!(来自巴西的 Katrine……你知道你是我的第一个真正邮件订阅者吗?)。是的,这是一个奇迹,因为它证明了,我的故事至少和一个人产生了共鸣。如果一个人在意了,那么其他人可能也在意?

然后我写了第一篇官方“博文”,《Throwing Off the Bowlines》,和第二篇《Desire + Decision = Magic》。

我给大约 150 位朋友、家人和同事发送了一封邮件,邀请他们注册我的邮件列表。或许大概有 100 个订阅了。

然后我开始旅游。首先,去冰岛。我开始写故事、上传照片。大部分都是胡扯,但我还是分享了。我就像个骗子和傻子——谁会在意我不得不要说的话呢?但是出于某些原因我坚持下来了。我不得不奋力前行,因为所有这一切的背后目的、我的最终目标对我比较重要。

我觉得,我想成为一名旅行博主。

大概在我购买域名的同时,我有了一条“entrepreneurial seizure”【注2】:

“我想成为一名旅行博主!我将要写所有我到过地方,拍些精美照片,剪辑有意境的视频,从流量、产品和赞助那儿赚足够多的钱,确保整个机制运行下去!”

差不多是这样子。

但是经过一个月的写作、发布、折腾 WordPress,试着“营销”我的作品之后,我很快意识到:我不想成为旅行博主。体力活越来越多,不应该是这样的——毕竟,我仍然运行着这个站点。而且,我烦透了数百个 JauntingJillians 和 TravelinToms 之类的网站。我或许一直在流浪,但我不是 Nomadic Matt。我真的不想成为他那样子。我对自己说,我渴望更宏伟、更丰富的东西。非常尊重他们,但是我不想成为另一个旅行博主,尽量靠教其他人怎样成为旅行博主来谋生。

我继续写作、分享我的旅行故事,但是很快、或许微妙地,我的博文形成了。回头看看,这是非常明显的。但是在当时最为艰难的时候,我没有注意到。

正如一名忠实读者所注意到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博文里的图片在减少,字数和反省在增加。

借助写作的行动和艺术,我正在进行一项有爱的事情。旅行和关于旅行的写作已经变成了媒介,这种巨大的变化让我感到烦恼。更大、更强、更深情的我还在增长中,在幼小躯体下,正在窒息,我把他放在心里。他正试图不顾一切地冲出去。身体的流浪帮助了我。通过写作带来的身体流浪的反应,真正化为了行动。

我明白,我想用交流的方式旅行,这比单纯地旅行更伟大。我不是真的想写关于“在布拉格首先要做的10件事”或“南非保存最好的秘密”。我写的是“无人谈起的最好的欧洲城市”,不过这比起搜索引擎优化的伎俩,有着更多的冥想。我想探索生活更有深情的一面,旅行是媒介之一,我想通过旅行的特权来多多体验。

同时,我开始相信,我是某种没有规划的朝圣者,要到某个地方。这种某个地方可能不是飞机、火车、公共汽车、汽车、自行车、步行或空想所能达到的地方。但是,或许我能够让我的指尖更近距离地叩击这台机器。

然而,最难的时刻是坚持

真的,一直都有。

我该如何走下去?我为什么要坚持走下去?什么给了我勇气(或幻觉)让我认为,某个地方、某个人会在意这个卑微的小主页上会出现什么?

我不确定,我真的认为任何人都真正在意给予、生活和探索,以及这些词语对我的意义。我不确定有人会在意我正在做什么、要去哪里、或我不得不要说什么。坦白地讲,我不确定我在意了我不得不要说的话。我甚至不确定我能够说我不得不要说的话。我不知道,对于这份工作,我是否有词语、技巧、词汇和讲故事的本领。

不过我很快意识到一件事:当你有要分享的故事时,其它都顺理成章。或许看起来不太好,但是技巧层面相对于故事而言,是第二位的。

潜意识告诉我,如果我分享旅行,一些人将关注这个旅程。不是因为他们羡慕我或故事本身,而是因为我说的话也是他们想说的,在内心深处某个地方,只要他们能找到这些话。

我最终意识到,试图算计财产是徒劳无益的。但是如果有人在某个地方在意我说的话——事实上,我不得不说的话起到帮助了吗——我岂有资格隐瞒?

KexHostelMatt

我很早就取得一些小胜利

在2013年11月份,互联网上有超过一亿五千两百万的博客。这个数字让大部分心智健全的人不敢认为他们可以让其博客脱颖而出。这是一个嘈杂的世界,正变得更加嘈杂。

然而,在开始 GiveLiveExplore.com 六个月时,我设法让我在人群中露了下脸。来自冰岛 Of Monsters and Men 网站的、一个崛起的乐队看到了我的博客。我写的一篇《story in Tartu, Estonia》在爱沙尼亚第二大城市引起了病毒式传播。一篇提及冰岛阿克雷里城市的文章在超过15,000人口的阿克雷市里引起了病毒式传播。当然,在生命的宏大结构里,这些算不上大的胜利。但是它们对于名不见经传的我而言,是相当大的了。尽管不是地球毁灭的事件,它们却是不同寻常的现象。它们让我继续前行。

不过对于很多事情,很容易落入消极思想的模式。内在的抵制力将要建立起来。

没有人在意你不得不说的话。 为什么你还要这样? 你用8个小时编写一篇愚蠢的、没人去看的博文,真是个十足的傻子。

仅仅在我愚蠢地在这个网站继续写东西时……我收到了读者的一封长长的、真挚的邮件,说我对他们有多大的激励。我写的东西是如何让他们重新审视看待世界的方式。我是如何鼓励他们为了更好而做出改变。有时候,我会收到“我爱读你的文章,坚持下去。”

每一次,它给了我足够的动力,使我走得再远一些。

不过这种意见容易忘记。有时候我写了一篇文章,然后……沉默。没有赞美、没有批评、甚至没有反应。我呆坐在椅子里,心情低落。有什么意义呢?

常常地,处于低谷,我忘记了乐观。我忘记了那些友好的、鼓励的话语。

当事情变得离奇时

在2012年10月6日,我生命中最为辉煌的时刻降临了。我通过 AirBnb.com 找到了位于克罗地亚的扎达尔市的私人卧室(这几个月旅行中少有的奢侈),当我在私人床位安顿下来时,巴西的一名全球畅销书作者 Paulo Coelho 分享了我写的东西。当时,Coelho 是被关注人数最多的前50名的 Twitter 之一。

的确,他分享了我写的关于他的书《Aleph》的文章。但是仍然没有反应。如果他认为文章及文章背后的故事有益于他的数百万读者——或许我应该注意到这些。

这是我背地里(或不顾一切)渴望的一种感谢。他的简短 tweet 仿佛在说“加油,兄弟。不要放弃。

Coelho-tweet

我有什么资格去和 Paulo 争论?因此我要继续前行。

从那以后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从欧洲旅行回来。我回到了 IBM,工作了两周……然后我利用新找到的时间规划好了,如何出版一本书。在2013年4月,我出版了《Tales of Iceland》,作者是我的朋友 Stephen Markley,在 Amazon.com 上变成了第一号畅销书。GiveLiveExplore “一夜之间”变成了独立的、新成立的发布商。

这给了我更多机会。我在意大利的阿布鲁索举办的博客大会上演讲。我做了《Escape the City members in London》的演讲。我还谈到了在达拉斯的旅行与冒险秀

但是我渴望写作——坚持从中得到回报

接下来的六个月,给我带了更大的胜利:

当然,我只突出了最好的时刻

有很多我引以为豪的事情——这是我记得最形象的欢快时刻。然而,这些事情之间的大部分却是无聊的、令人厌烦的、甚至让人沮丧。将来有一天我想更深入地写写最近暗淡的时光,因为它们也是伟大旅行的一部分。

但是对于现在,我着重关注里程碑的时刻,因为它们有助于解释我为什么能够不厌其烦地坚持下去。我分享它们是想说明坚持是什么样子——对你最重要的地方,95% 都是没意义、盲目的、愚蠢的、不理性的,5% 真正觉得所有花费的时间都是不值得的。

我分享这些时刻是为了说明,当这个世界和身处其中的人们给我肯定和动力时,我尽量足够清醒以注意到它们是肯定和动力,并不顾一切地拥抱它们。我敢肯定,我沿途错过了一些。但是,我得到了这些,这是显而易见的。

对于大部分情况,一直保持微不足道

这个网站小心地走在爱好和商务的边线。我在这里写作,不是因为我是有偿的,而是因为我感到自己有责任去这样做。我已经爱上它了,我已经渴望着它。它仍然不是一个旅行博客,我仍然不想成为一名旅行博主。但是我仍然坚持就我的旅行进行写作——身体、专业和存在。

因为一个简单的理由。

我不想欺骗世界

我上面分享的所有确认不是必需的——只是因为我把这些确认看做是足够证据,我所写的东西对于足够多的人有着足够的意义。正如 Stephen Pressfield 在《The War of Art》上说的:

创新性的工作不是一个自私的行为、或对于部分行动者关注的认可。它是送给世界和世界上每个人的礼物。不要向我们隐瞒你的贡献。把你拥有的东西给予我们。

我是这样做的,我打算继续给予你们我所拥有的。我仍然觉得我体内有一堆火焰,在我活着的每一天里,我想讲述的故事在成倍地增长着。

我创办 GiveLiveExplore.com 网站是为了探索这种絮叨的感受,和我看到的相比,没有太多要体验的生活。在这个旅途中,只要我觉得哪怕有一丁点儿价值可以分享,我就把网站办下去。

你和我在一起,无论两周前还是两年前,谢谢你。你已经让我坚持前行,可能比你知道的还要多。

下面是接下来的两年……超越!

哦——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30岁了(!)。

如果你想捐款,请捐给我的塞尔维亚水灾救济基金。或者买一本《Tales of Iceland》。或者在伦敦的逃离学校大会上找我,打个招呼即可。

感谢!

Matt

译文:我创办 GiveLiveExplore.com 的原因:过去两年的写照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