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开源文化真正的涵义(第一部分)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就发送一条 pull request!

我们关注于技术优势

你的文化实际在说:我们没有处理代码之外的任何能力。我们需要用户体验设计、技术写作、社区管理和产品管理,来真正开发相当有用的东西,因为我们团队没有这些技能,我们的项目将会失败。我们没有人可以在用户研究、学习和延伸上做出努力,因此我们无法接触到用户需求,不理解软件是如何应用到真实场景里的,也不了解我们拓展什么样的潜力市场。我们的软件是有用的、相关的,会被非编程人员选中(比如产品经理、市场人员、业务开发组),但是因为我们觉得非技术人员是不相关的,所以我们从来没有被那些人采用。然而具备用户交互、用户体验、可访问性和视觉化设计技能的人,可以让我们的开源产品更易于使用,我们只是不太关心这一点。结果,项目的完全不可访问性和不透明成为了骄傲的源头。我们绝望地失败了,这就是我们比其他人都聪明的明显证据。我们不能在技术洞察力上转变为显著体现,我们这种缺点是没有真正证据的。

我们公司把这个项目、产品、代码库开源了,因为我们想对全世界开放、回馈社区、基于我们现有工作促进创新。

你的文化实际在说:我们团队有个人在空余时间开发了这坨屎,因为我们工程师团队充满了有着太多风险投资的 specail snowflake【注1】,他们不理解词汇“公司优先权”,但是,我们只是打算将其开源,以“在社区建立美好愿望”。这是好的。我们尽量将其作为专利产品售卖,没人想要它以及/或我们太差劲而无法售卖它。我们不再想背上这款软件的包袱,因为我们没有资源或资金,我们既无法担负得起,又不能优先雇佣更多的人来做,但是我们可能在这里让某个倒霉蛋给我们白干。这种代码绝对没有包含创新、进步、或对竞争对手(或潜在竞争对手)有帮助的东东,因此不会推动行业和总体市场的进步,但是我们可以就此写一份新闻稿。

我们欢迎来自开源社区的贡献者

你的文化实际在说:我们公司可以用完全不需补偿、甚至对支付没有任何期望的劳动力来补贴我们要支付的劳动力,真他妈聪明。

开源我们软件是一种优秀的招募工具,让我们找到和雇佣对代码有激情的人

你的文化实际在说:我们想让有潜力的雇员在我们考虑雇佣他们之前,贡献数个或数百个小时的、完全不用支付的劳动。我们不想投入自己的时间和资金来寻找或训练员工,因此我们使用我们的开源软件来找到人,他们不会要求成长、教程、介绍、培训或上岗,节约了大把时间和资金,使我们不必发展这些能力。如果人们愿意免费做这种工作,设想一下,当我们真正雇佣他们时,他们将要做什么!

我们的开源项目是精英领导制

你的文化实际在说:我们的开源项目基本上是仁慈的独裁,同样的人和/或他们的伙伴从项目伊始就一直领导着。因为我们崇尚“创始人”的东东,甚至是中等开源项目,我们的主要维护者可能是编写第一个原型的人,即使他们没有领导开源项目的其它相关技能,比如有效沟通、人员和项目管理、冲突解决、版本和策略技能、对用户和贡献者的同理心。开源项目没有通往领导角色的明确道路,甚至当领导者危害项目和社区变得非常明显时,也没有办法将他们从项目中踢出去。

我们有一个健康、生气勃勃和多样的开源社区

你的文化实际在说:我们团队充满了直率的靠谱人,不过有些人有着独特的爱好、不同寻常的宠物、或在国外学习的大学生、给我们团队提供了经验和技能组合的丰富性。

我们彼此交流的风格是直接、透明、不胡扯,这促进了更好、更健康的社区

你的文化实际在说:我们没有引导准则、也不理解在线社区的辱骂活力,没有能力打造一个安全、受人欢迎的社区,因为我们认为,诸如“优秀”之类的聪明广告语可以取代打造功能性社区所需的艰苦努力。我们不理解制度歧视和不平等,可能不相信这些现象还存在着。性别侮辱、歧视和谩骂在开源社区较为普遍,我们没有这方面的处理流程和策略。我们的邮件列表经常以谩骂、有损人格和侮辱的争吵,做为解决技术争论的策略,使得人们离开社区,只有辱骂者和推动人留了下来。呵呵!

我们是大型开源社区的活跃成员

你的文化实际在说:我们经常被看到在技术会议上喝着免费啤酒,偶尔在类似聚会上为其他人免费享用啤酒而埋单。我们有一些粘贴纸,你可以贴到笔记本上,我们的粘贴纸有时候会出现在技术会议上普通演讲者的电脑上。或许我们还有印有项目 logo 或名字的T恤或帽衫,你可以从我们网站订购。粘贴纸 = 社区!

如果你找到一个软件问题或争论,就提交补丁!

你的文化实际在说:如果你个人不知道原理、以及没有时间、精力和(免费)修复它们的意愿,就不要提出潜在问题。做为开源项目,我们实际上不用为稳定性、安全和代码正确性负个人责任,因为它属于“社区”,被“社区”管理,因此所有抱怨应该被引导到“社区”并被其修复。(然而,所有的颂扬都应该继续流动到“核心贡献人员”那儿)。我们没有报告、归类和处理问题的、在某些方式上有效的流程,但是“发送一条 pull request”要好于“不要批评我们”、或者“我们现在到底做什么”。一起远程主持这个项目的唯一东东在于自由开源软件的浪漫看法。软件将是有用的、可用的和可维护的,对此,我们对于用户没有义务、没有支配性策略或目标、以及没有可靠保障。

就提交一条 pull request!

想得美。

彼此都有好处

想得美。


译文:你的开源文化真正的涵义(第一部分)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