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惧怕又大又坏的 Medium?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早在 2003 年,Douglas Bowman 就是 Twitter 的一名创意总监,他在个人/商业站点 stopdesign.com 上写设计相关的文章,发布他参与设计的项目方面的案例研究,以及分享他的摄影。

再往前一年,Douglas 录制了用 CSS 来布局 Wired.com 而在标准化圈子里一夜成名。这听起来有些荒谬,但是在 2002 年,像我这样的人仍然在奋力说服我们的 web 设计师小伙伴们要用 CSS、而不是 HTML table 来布局。主要的 web 设计师开始看到希望,突然就有了大量的博客和个人站点,它们使用 CSS 布局,它们的 HTML 标记力求有语义且通过校验。但是还没有人把 web 标准应用到大型的商业站点——在卢德运动式【注1】的 web 设计师当中引起了抗议,他们认为基于标准的设计“适合博客”,但和”真实的“ web 没有关系。

随后 Douglas 录制了使用 CSS 的 Wired.com,Mike Davidson 为 ESPN.com 做了同样的事情,所有陈旧的反对言论突然就像大元帅佛朗哥去世了一样【注2】——该竞赛是要建立一个遵循的标准,在所有内容和应用程序行业开放 web。

在帮助引领这次巨大变化的过程中,Douglas Bowman 出名了,任何人,也就是 web 设计圈当中的任何人,开始激动地阅读他的博客。但是。

但是,当 Douglas 产生了一个真正宏伟想法要分享给我们的社区时,他在 A List Apart 上发布了,这是一本”面向做网站的人“的杂志。

他这样做是因为博客死了吗?因为开放 web 遇到麻烦了?当然不是。他这样做是因为 2003 年在 A List Apart 上发布,Douglas 就可以和他的同行的最宽泛群体分享其创新性的设计技巧。

在多个地方发布不是新鲜事了。维多利亚英国时代的文学巨匠查尔斯·狄更斯【注3】就做过。(他也开创了系列交叉剪接、系列叙事、把观众反馈并入他的叙事——加入悬疑情节的技巧,《广告狂人》系列的电视叙事,和基于互联网的、电视内容调整以响应观众的反馈。但是这都是另外一些话题了,可能是更加有趣的故事。)

当 Doug Bowman 在 A List Apart 发布”CSS 滑动门“时,没人说开放 web 死了。

RSS 阅读器使得无需在浏览器地址栏敲入自发布作者的个人网站的网址,就可以检查你收藏他们的最新内容,当这变得更加容易时,没人说博客死了。

当 Mike Davidson 的 Newsvine 【注4】开始重新发布纽约时报的内容时,那些前卫的纽约时报思想家们没有抱怨;报纸代理着交易。他们害怕在他们自己的地盘给他们的文章添加评论,才把 Newsvine 做为一个完美的场所,用来检验在线读者的反馈怎样装入纽约时报的世界。

当 Cameron Koczon 注意到并定义了我们和在线内容(”未来,内容将不再固守在网站上,而是在用户周围的轨道上流动【注5】“)交互的新方式时,聪明的作家、出版商、和内容制作人都对这种想法感到欢欣,他们的话能以更多的方式传达给更多的人。的确,它意味着重新思考盈利;但是 web 上的内容盈利大多数是一种被破坏的竞次【注6】,不管怎样,究竟是谁在哀悼”web 用户每天手动访问你的网站首页以期找到新内容“这种模式的加速死亡呢?我们当中没有太多人。

当 Cameron 在 2011 年 4 月写”环绕式内容“【注6】时,差不多所有 A List Apart 和 zeldman.com 的访问都是来自于 tweet 和其它第三方文章。人们那时候在 Google 和 Twitter 、而不是 yourhomepage.com 上加书签。这很好了。如果你写了优秀内容且正确地组织了,人们将会找到它。精确地搜索你的内容的观众将直接跳到该内容,而不是在你安装好模板之前、借助过时的首页层级菜单导航。

那么,我们为什么惧怕 Medium?Medium 没有恳求或编辑大多数的内容、也没有支付它的大部分作者,这姑且不论,那么它和所有之前的、从 SlateThe Verge 之类的、 web 发布平台有什么区别?为什么在 Medium(除去你的个人站点和其它发布平台)发布内容预示了,不仅仅是博客(”Death of Blogging III: This Time It’s Personal“)的最终版-最终版-最终版的死亡,而且,甚至更让人担忧的是,开放 web 的死亡

你或许认为我夸大其词了,但是我听到过,多个受人尊敬的同僚认为在 Medium 上的发布使得我们独立内容制作人关心和表现的所有东西都无效了;它只用敲一次回车键就摧毁了我们所有优秀的作品。

甚至我自己也有过这种想法。

不过,Medium 之类的、新模式的 web 发布不正是 web 还健在、以及催生了新形式的创新和成功的、证据吗?

当个人站点的发布者为 Medium 写作时,她就真的放弃了自己的站点了吗?她不可以只是希望拥有新读者吗?

(如果她成功了,那些新读者当中,或许有一部分人会时不时地访问她的站点。)

感谢Bastian Allgeier,激发了本文的产生。

本文还发布在 Medium


译文:谁惧怕又大又坏的 Medium?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