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成为一名 UX 主管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假设你运作一个 UX (用户体验)团队。这样吧,假设你没有。假设你只是想做出优秀的作品。你是一名顾问,你是一名新手,你是一名实习生。你的位置是不相关的,你的头衔也是不相关的,重要的是你想让优秀的 UX 成为现实。你经常想,你现在就想,你一直在想。

不管你处于什么状况,是主管还是独行侠,你都处于一个领导的位置,需要提高的位置,这个位置一直都比你所认为的要低。

做为一名内部的 UX 专家,我为多家公司组建和运作了 UX 团队。做为顾问,我和数百个项目中的几十名客户一起工作。本文是我学到的经验,是关于怎样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大部分经验都可以拿来使用,无论你处于公司内部、还是给公司担任顾问,也不管你是菜鸟设计师还是经验丰富的主管。

注:首先,本文将忽略关于怎样成为一名优秀用户体验师方面的材料,比如,怎样做好研究、定义策略、追踪和分析数据等等。如果你现在还不了解,就近看下的 《UX eBook Bundle》,是关于这些主题的。

做你要求的

我碰到的主管们(在 web 行业或其它行业),都能够赢得身边每个人的尊敬,他们有一些共同的地方。其中一项是:

他们从来不要求人们做他们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无论是扔垃圾、冲咖啡,还是由于新需求而对着六个显示器加班到很晚,UX 主管们做着所有用户体验师们做的事情:他们在设计。

即使你处于公司组织结构的顶层、因而理应受到尊敬了,没有其它方式比你把自己的专长投入到工作中,更能证明你的地位。

要么做一些设计工作,要么闭嘴。

保持平和

这是相当基本的大众心理学,不过它是相关的:

我们在教其他人如何对待我们。当我们以最轻微的争抢跳出我们的座位时,我们在教人们大喊“嘘!”当我们变得并保持焦虑时,我们在教人们躲着我们。当我们推诿事情时,我们在教人们不能信任我们。

当 CEO 把每个人喜爱的项目延期三周以处理你正撤出的产品遗留问题时,你唉声叹气、翻白眼,你就是在教 CEO 把你当做讨厌的人而非主管来对待。

无论发生什么,记住你做出反应的方式,以及其他人下次将要看待你的方式所带来的影响,他们需要你做出行动或反应。在所有情况下保持平和,你将赢得所有尊敬,当机会到来时,你将需要搞定事情。

绝不在意胡扯

每天、每家公司、每个办公场所都有大量让人分心的事情,它们阻止你最终发布新产品、最终修复那些陈旧的 bug,或者最终让你在合理的时间点下班。它们可能是那些把拍脑袋的主意当做紧急情况的经理;它们可能是 CTO 们突然提出的奖励;因为 CEO 的好朋友而提出的设计调整。它们甚至可以是大厅那边的某个家伙,他利用他的日常休息做为游荡的理由,从而确保让其他人也休息一会儿。

让人分心的事情以各种形式的方式而存在。它们没有一个是重要的。

产品设计和管理是一场马拉松。放松。痛苦和沮丧不会让它早些到来。它肯定也不会产生更多的享受。看开这些事情。着眼于长远。

[caption id=”attachment_1998” align=”alignnone” width=”500”]广告牌 其它东西都在广告牌,等你看完广告,汽车也就撞到你了。(image credit)[/caption]

大声说出来

有人雇佣你。理论上,他们雇用你,因为你了解一些东西。然而,由于某种原因,你被雇佣了,你就不再明白这些道理了。你不再维护你的技能、你的激情,你的在意。你开始恐惧,开始担心你的工作而不是你的作品。

好吧,猜猜怎么回事。当某些地方出现错误时,清楚并且能够说出来是你的职责。假设你能够证明你的论点——假设你能阐述清楚你了解的、正在做的事情——你的职责就是准确地执行。

拒绝与不好的想法合作。不要不说出你的担忧、你的抱负、你的论据和你的技能。你对 UX 的激情是你存在的理由。如果他们不想要了,即使为此支付了薪水,也要选择离开。如果一个地方拒绝考虑对他们强烈在意的人所提出的、有意义的主张,那就拒绝这个地方。如果有些地方出问题了,你能够用见解支持你的观点,那么你需要能够大声地说出来。如果你无法做到,就找你能做到的地方。

然而,如果你是新手,支撑你的观点将更加困难。你还倾向于看不到全景(它总是比你所认为的要大)。在你开始维护自己主张之前,要坚持足够长的时间,以积累一些有价值的经验。在你准备好之前、试图维护一种领导角色,会破坏你的声誉,甚至在你离开之前。

接受批评

当你批评其他人时,你不希望有太多抵制。你想让人们敞开心扉思考你对他们说的话,并能认为你或许有道理。

就像你需要能够批评一样,其他人也需要能够批评你。不要抵制和你意见相左的任何反馈。你需要人们看到你的作品中的问题。其他人也需要坚信你能处理好异议。

接受批评。因为你希望其他人也这样。

邀请、包容、思考

当你努力去阐述某个项目的愿景和战略时——每个项目,你都应该这样做,无论其规模或影响力——要包容其他人。不要因为你尽量保持酷酷的、包容性才这样做。而是因为不和相关人、用户还有团队成员沟通,你就不能阐述项目。

你或许是个天才,但是这不能否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在运作良好的小组,团队要比单个人产生更好的结果。(大量的研究已经论证过了)

顺便说一句,一个“运作良好的”团队,有着明确的主管,他的职责就是做最终决定,至少有着魔鬼的主张,其职责就是在想法上刺个洞,迫使人们提供论据并通盘考虑。

运作良好的团队还被限制成尽可能少的声音——只有那些对主要决定最关键的人。你的职责是收集、倾听和考虑意见,还要记住,在意见和见解之间,有着极大区别,花时间考虑太多意见将阻碍你把任何见解投入到作品中。

[caption id=”attachment_1997” align=”alignnone” width=”500”]便笺条 尽可能给每个人交谈。当你对愿景和战略有草稿之后,再找到这些人,向他们推销你的思路。(image credit)[/caption]

教育

没有公司是单单由 UX 专家组成的。他们由市场人员、财务、销售人员、产品经理、行政和程序员组成。事实上,一名单个的 UX 专家可能找不到。但是你需要一群人,来做出不错的设计决定,因为你不能都靠你自己,因为在缺乏 UX 技能时,其他人做出的错误决定,你是没有时间撤销的。

因此,武装他们。用见解、技能、技巧、关心、最佳实践、设计标准、以及你能够用到的任何方式,帮助他们做出不错的设计决定。解释你提出的每个建议。张贴出其他人可以操作的设计标准。解释清楚如何看待 UX 决定,便于其他人至少能够让自己去做。坚持这样做,每天都要这样。

如果你从头开始做,在它起作用之前,将是漫长的。但是你将感到享受;人们将在此过程尊重你的技能;直到某一天,它将真的取得了回报。坏想法的人们将变成好想法的人。他们将成为帮你输出优秀作品的人。

教他们去教

做为一名 UX 专家,你的主要工作不是关于设计,而是关于兜售你的想法。让人们坚信,你的建议是值得的、深思熟虑的、以及可能是正确的(根据你的经验和研究,你将能够展示它们做为论点的一部分)。

你的 UX 团队的其他人也是如此。

如果你是团队一分子,要把教团队其他人如何兜售他们的想法做为最高优先级。确保他们明白怎样制作他们的案例,这需要摆在首要位置。

如果你没有信心,你就不能成功。他们也不能成功。

扫清道路

这一条是针对管理者说的:

管理和领导之间的区别,存在着很多观点。辩论不全是有用的。然而,有用的是理解什么应该被管理以及什么得到了管理之间的区别。它们通常是不同的事物。

通常得到管理的是人。管理者认为他们被支付薪水来是为了组织、代理和追踪。这是一个秘密。信奉它将伤害到生产力。

人们想做优秀的作品。这是人类天性。他们想为自己的努力感到自豪。如果他们不这样想,通常是因为他们认为目前的处境妨碍他们这样做,而放弃了那种想法,因为你的“优秀”的版本和他们的版本有着不同的定义;或者因为根据你评估“优秀”涵义的能力,你处于某个范围的不同点。(无论哪种原因,解决潜在问题是对付它的唯一有效方法)

除此之外,你有着其它行业可能没有的独特优势:你工作在 web 行业。加入 web 行业的人投入整个自我在工作。他们因为工作而变成了绝对的怪人。他们热爱它。他们把它当做早餐。

在 web 行业,你不必管理人。你需要让事情远离人们。换句话说,你的职责不是告诉他们做什么,而是把无关的事情扫清,便于他们能够做他们想做的事情。

[caption id=”attachment_1995” align=”alignnone” width=”500”]笑脸-便笺 扫清障碍。给他们做好工作的空间。大部分情况下,有空间的人们会利用起来的(image credit)[/caption]

如果你正在做每项工作,而这些工作是你能够安排给某人、且他需要做好,他却没有在做,那么这就是你的问题。

希望这不会发生。

让他们提高

又一条针对管理者的:

我的团队过去有个初级设计师,他拼命地想做更多的战略工作。他至少给我说过三次,那时候我们正处于消除技术债务的攻坚阶段中。他受到的挑战较少,他想给自己压力。

很快,我正在推进的一个项目结束了。第一步是制定一项战略(它常常是这样的)。我想自己做。这不好。我安排给他了。我告诉他,我做为指导,如果需要我可以回答问题,但是这个项目都由他负责。(背地里,我坚持在此过程中问了很多问题,它们涉及到了他应该思考的各种地方)

他全情投入,他用很多方式向很多人证明了他自己。他在此过程学到了一些东西,使得我后来把他看做是战略思想家。

强调一下,web 行业里的人们,一直想做出优秀的作品。他们想学习更多、参与更多、开发更多、设计更多、发布更多。他们是饥饿的。因此,要满足他们。

当有人想要提高某个地方的机会时,找到方式来满足他们。下一次,对那个人有吸引力的项目出现时,就交给他,即使你真的想自己来做。十有八九,那个人将获得成长。你和他也会因此而更好。

每个环节的影响

每个 UX 专家的职责分为内部和外部。为了领导好 UX 前沿,你必须处理好外部和内部。

你和公司的非 UX 人员的每次互动都是一次机会,用以展示你是怎样做决定、讨论用户怎样看待问题以及将要怎样看待问题,做为一家公司,你应该让他们怎样看待问题。

记住,我们教人们怎样对待我们。这个星球上的每一名用户体验师,应该以一种合情合理的、深思熟虑的、理解力强的、专注的方式做出反应,团队其他人才会同样对待他们。

雇佣到合适的人

这是最后一条,特别针对管理者的:

几个月前,我坐在德州奥斯汀的 Capitol Factory 的屋子前排的凳子上。紧挨着我的是 Rackspace 的设计高管 Harry Max,这个家伙因为设计了 web 上第一个购物车而名垂千古。我们发表了各自演讲,现在是问答时间。几十双眼睛盯着我们,我们不知道下一个问题是什么。第三个或第四个问题非常不错。

“你怎样知道该雇佣谁?”

例如,你带来一群 UX 应聘人员来会面、握手和回答问题,你是怎样知道哪个人是优秀的、哪个人是让人讨厌的,因为你不明白关于 UX 方面最重要的地方,或者怎样评估其成功。

这是我曾经被观众问到的、最好的问题之一。

它不是容易解答的问题。关于“UX”的真正意义可以(已经)被写很多,为什么以及离接近业务还有多远,对于你的业务或项目,你真正需要什么样的技能。那些声称在他们的头衔里有用户体验师,有着相当宽泛的背景。一些人具有认知心理学的学位,也是可用性方面的专家。一些人只是刚从平面设计学校走出来。甚至做了多年的人,可能只是来自于一个组织,后者认为用户体验师至多算是被吹捧的画线框图【注1】的人。你需要能够甄别出来。

有一种准确的方法从一群人里挑出优秀的 UX 专家,或者有潜力成为优秀的人。

寻找问所有问题的那个人

分为两种:全部和最好的。一名用户体验师就用户、业务、利害关系、需求、优先决定、团队和目标进行提问。一名优秀的用户体验师想看到整个图景。

[caption id=”attachment_1996” align=”alignnone” width=”500”]提问题 优秀的用户体验师不会向你扔出解决方案。不是在第一分钟,也不是在第一天,他们通过提问来了解每个问题的每个角度的每个影响,以制定战略,让你的团队能够取得最好的结果。(image credit)[/caption]

他们不挑选颜色;他们提问来理清楚怎样、何时、为什么使用哪种颜色。他们不规划布局;他们提出问题来决定相关性、优先级和意义。他们不会等着被要求去做什么。他们在主导。

如果你在面试一名用户体验师,而你是问所有问题的人,就放弃吧。这不是你要寻找的用户体验师。

一直讨论心理学

设计的根是心理学。其它都是艺术、装饰或另外的东东。我们都知之甚深。一份设计是一项计划,一项计划需要有目的的产出。为了让设计成功,人类心理学不得不处于核心地位。如果你不考虑用户后来如何使用、搞懂和讨论产品,就没有用户会对产品有这种感觉,而你希望他们有。某些元素将被用到,使他们坚信产品的价值。其它元素将鼓励用户采取具体的操作。另一些元素将让用户尖叫、安抚用户、让用户大笑、对用户不屑一顾。不管什么意图,这个方法应该被应用到设计方面要做的所有决定。说得已经够多了。

尽管如此,它容易被忘掉,其他人不会像你那样思考。他们没有意识到设计的根是心理学

我的一个客户最近说,“涉及到了如此多的心理学!”

我对此答道:“你说对了,设计就是这么回事儿。”

讨论心理学。(当你这样做的时候,要引用来源。)告诉人们,用户体验要比复选框和单选按钮有更多的东西。用户体验是应用到设计中的心理学。

把功劳给别人

当你把功劳给人们时,他们是高兴的。人们也喜欢能够坦然给予功劳的人们,因为这份功劳是应得的。那就把功劳给别人。一直这样。人们会因此喜欢你。

除此之外,这有助于你把事情搞定。的确,这是违反直觉的,但是,做为回报,当你把功劳给别人时,人们会在各种事情上信任你。集中精力建立一个由令人尊敬的人组成的团队。集中精力为团队建立一种荣誉,而不是你自己。更关注做好事情,而不是刻上你的名字。

不要担心,你会得到你的功劳。

需要不理智

“理智的人使他自己适应世界,”George Bernard Shaw 说,“不理智的人坚持让世界适应他自己。因此所有过程取决于这个不理智的人。”

听起来有些自负,其实不是。它不代表你应该尽量让每个人像你一样。它意味着你应该让世界符合你完美的标准,它意味着你应该把世界设计得符合标准。毕竟,你是一名设计师。这是你的特殊力量,要用。

如果有地方出错了,就大声喊出来。如果有瑕疵,就指出来(并且提出一种改善方法,因为单纯地抱怨没有意义)。如果应该存在的东西不存在了,就说明为什么,如果这足够重要,要拼尽全力搞定。如果你是唯一在意的人,且你不是太在意使其发生,那么它就不会发生。

当人们付出努力时,才会有进步。他们代表着工作,他们催生了良好的讨论。他们坚信,他们挑战,他们证明。安全带就是这样发明的,美国就是这样赢得独立的,“用户体验”就是这样成为普通名词和普遍要求的。(15 年前,我们很少一部分人在战斗着,当时很艰难,但是这是一场值得打的战争。)

不要太理智,要成功。


译文:怎样成为一名 UX 主管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