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职业倦怠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在成为设计师之前,我在银行供职了四年。我有一份非常不错的工作,周围都是优秀的人,到现在我和他们还是朋友,很幸运。我最初做出纳,仅仅两年后,我就有个机会在职业阶梯上迈进了一步,从乡下搬迁到了大都市。我比以往更加激动、更有奔头。

我热爱我的工作,无法想象我还能做什么其它事情,因为我擅长目前的工作。每天早上 6 点起床,因为我从早上 7:30 开始上班,大约在下午 6-7 点忙完。我急急忙忙地吃午饭,让自己在 20 分钟内返回桌子前继续工作。每个月我要面对一些让人疯狂的 KPI,比如管理人员、处理客户问题、投诉、和内部银行系统一起工作(用现在设计师的话讲,它是设计糟糕的软件)、以及常常投入我 100% 的注意力,因为没有出错的空间。我不认为我曾经抱怨过它,因为它对我而言是绝对正常的。这么多年,我忙死了,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三年半之后,发生了一些事情……

我的脾气改变很大,越来越不好。我不再有笑容、失眠、常常疲惫不堪、不再想跑步、失去了动力,我开始讨厌日复一日去上班,我觉得脱离了我的工作。我尽力对每件事、每个人掩饰这种感觉,我很厌烦。那个时候,我迎来了第三次提升,来到了新的团队,有着更可怕的 KPI,因此这些改变对我根本没有帮助。当你在新团队担任新角色时,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即使你在公司内部有着让人尊敬的位置,但是你的团队还不了解你、或团队在保持着变化,你仍然需要向他们证明你自己,包括首先证明给自己看。我觉得我不再是过去的我了。我一直倍感压力、无助、困顿,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在这样的精神和心态下,我坚持工作了半年。

这样过了半年之后,我突然得病了,我不得不停止了工作,在家里休息了六周,每天打点滴。这是真正的叫醒服务【注1】,最终我有了思考的时间。好吧,实际上我根本没有思考,我感到如此空洞。我记得花了数个小时却什么也没有想,如梦如幻。我非常感激我的男朋友和那两位护士,他们对我每天的照顾让我真正地振作起来。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药物,但它的确是某种真正好的东东 :)

我大量阅读,并找到了很多有意思的文章。随着阅读量的增加,有一点变得清晰了,那就是我过去经历着一种工作倦怠。我几乎符合所有症状,甚至我还没到 30 岁。下面是危险的信号:

在离开工作几个星期、看了几部电影后,我觉得好多了。一旦我找回了我的思想,就决定离开了。那时候我根本不喜欢我的工作,无法想象返回工作岗位的日子,哪怕一天。如果我知道当时是职业倦怠,如果我及时得到了帮助,或许我仍然在银行当支行经理:)

我有幸能够如此容易地加入 IT 设计行业,多亏了我上面提到的男朋友。我乐于成为一名产品设计师,我深爱着设计的方方面面,但是不管多么热爱,还是有很多次,我觉得我只是满足交付日期的一条产品线,因此我开始再一次感到不开心。这是一份创新性的工作,因此和其它行业相比,设计师们有这种感受或许是非常普通的。当我感到工作负荷大、报酬太少、长期不清楚我在团队的角色定位、把我的个人性格比如完美和过度负责混淆在一起时……好吧,这不意味着有什么好处。当我涌现这些想法和感受时,我知道我需要做出一些改变,这通常意味着我需要休息,以完全从工作和同事中切换出去,因为正如我说的,我乐于成为一名设计师,我还愿意继续做一名设计师。

我给你的建议是,不要等到出问题、或你的健康状况开始恶化时才去注意。严肃看待这个问题,如果条件允许,就休息一下;如果条件不允许,就在你的生活中做出调整,以避免倦怠。


注1:这里原文是“weak-up-call”,有读者在原文问到,这里是有意写成这样,还是误写?作者对其回复是有意为之。我这里理解成“wake up call”的意思。

译文:我的第一次职业倦怠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