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移民故事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更新]关注 Hacker News 上的讨论。

我搬到美国已经 7 年了。

我热爱这个国家。在我搬来这里以后,我生命中很多大事也是在这里发生的,我真的感激这个国家给我的机会。

当我讲述关于我是怎样移民到美国的故事时,很多人觉得这非常有趣,因此我决定在这里分享一下。

美国梦

虽然我总是想成为一名企业家,那时候我开始学习美国移民法——结果显示没有这种情况,比如企业家签证(除了 EB-5,不过你需要约一百万)。我非常吃惊。当我还是小孩子时,我就读过所有这方面的故事、观看过所有关于人们来到美国创办他们自己公司的电影。我猜测,那时候的法律与现在不同……

不管如何,我不得不找到另一种移民的方法。

华盛顿的夏天

首先,我决定在 2005 年暑期来美国。有一个名叫 Work and Travel 的项目,允许外国学生在暑期来美国工作。我用了 8 个月搜索并最终找到了一份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游泳池管理公司的 offer。差不多所有的俄罗斯孩子在早期的孩提时代都知道怎样游泳,因此这对我而言就不是问题,我得到了一份救生员的工作,每小时 7.25 美元,在六月份,我来到了华盛顿。虽然我说着英语,但是没有人听懂我、我也听不懂别人说的话。我不得不把头一个晚上花在机场,因为我的航班太晚了,实习公司的办公室已经关门了。我口袋里只有 600 美元,我不想把这些钱花在旅馆里。我能在机场找到一个足以舒服的长椅,甚至在第二天上班之前还能睡上一觉。在美国土地上度过的第一天,就不太容易。

第二天,我开始了为期三天的救生员训练,之后我就开始工作了。现在回头看看,我觉得对于要学习英语的国外学生来说,当一名救生员可能是最好的工作了。我在华盛顿西南的一家受资助的公寓游泳池上班,一周七天。每天租户来找我,谈论所有最近的新闻或分享他们的故事。到了暑期结束,我的英语就流利了。我还学会了很多俚语——在华盛顿附近,有很多年轻人,他们能够真正地教我。我多次受到威胁,扬言要杀掉我,因为我不允许他们的朋友进入游泳池,只有租户才能进入。事实上,这不仅仅是一份理想工作,而且还让我买到了食物、学会了英语。

大部分时光里,游泳池没有太多事情发生,我开始大量阅读。首先,我阅读了主题关于移民美国的所有论坛和博客。结果显示对我而言,唯一的合法移民方法就是通过雇佣。我还意识到,为了让我得到一份「真正的」工作,我多多少少需要从其他国外学生中脱颖而出,我开始备战 Zend 资格认证。在九月份我回到家里,我很快通过了考试,成为了俄罗斯第一名 PHP 认证工程师。我更新了简历,我开始寻找「真正的美国工作」。

找工作

找工作是残酷的。我用全部时间工作、学习以及找工作。和明显,我能够依靠的唯一条件就是实习生。我收到了很多反馈,但是当人们弄明白我当时在莫斯科时,就礼貌地拒绝了我的申请。几个月后,我收到了波士顿一家小公司的 offer,但是我婉拒了,因为:1)每小时只有 8 美元;2)我不想搬入波士顿。我收到了迈阿密另一份工作的 offer,这是我真正想去的地方,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发现这是个骗局,因此我改变了对波士顿那份 offer 的主意,在 2006 年 5 月,我来到了波士顿,我的「职业的」美国职业生涯开始了。

第一个实习生

工作不错。在科普利广场的一间狭小办公室里,只有我和公司的创始人。我很快就证明了自己,成为公司有价值的资产。我记得第一天下班时,我完成了第一项任务时,老板有多么惊奇,他觉得这会花费我数周时间。整个夏天我都拼命工作,以致于在暑期结束时,我能够要求再次回来,这是为了下一年的一份「真正的」工作。我的计划进展得很好。我的老板对我印象不错,我收到了一份远程工作,这对我非常好。到了莫斯科,我开始白天学习、晚上工作。波士顿和莫斯科之间的 8 小时的时差让这变得简单。我还收到了涨薪,每小时 10 美元,比我的大部分大学同学要多。

H-1b 的企图

在 2007 年 3 月,我第一次请求老板申请一份工作签证。对于不熟悉 H-1b 的人来说:只有雇主能够申请、且一年只有一次机会(在 4 月份)。每年会有一些针对 H-1b 签证发放的限制,不幸的是,那年经济真的不错,有太多人申请这种类型的签证。政府决定抛硬币筛选申请人(简直像买彩票),我落选了。好吧,我在下一个暑期又回到了波士顿,工作了 3 个月。薪水增加到了每小时 12 美元——还不错!

在 2008 年 3 月,我们再次申请 H-1b 签证。同样的一幕发生了:太多的人,买彩票,幸运没有降临到我头上,真的让人沮丧。我认为,H1-b 签证最让人沮丧的地方在于,如果你缺乏运气,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到下一年。又一次在波士顿度过了夏天,然后返回到莫斯科。

搬到波士顿

同时,在 2008 年,我完成了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拿到了为期一年的 J-1 「实习生」签证。由于我未能拿到 2008 年的 H-1b 签证,我不得不为 2009 年做个规划。问题是,即使运气在 2009 年青睐我了,H-1b 签证生效时间却在 10 月份,而我的 J-1 签证在 5 月份就过期了,因此我不得不在此期间拿到另一个签证。

巴布森学院

对我来说,最可行的选择就是拿到 F-1 「全日制学生」签证,不过我不得不去学点儿什么。我不想再学习计算机科学了,因此我问自己:我想学习什么?答案对我相当清晰了。我想成为一名企业家,因此我想学习企业管理。最让我惊奇的是,美国最好的企业管理大学就位于波士顿地区。它不是哈佛或麻省理工。巴布森学院完全引领企业管理排名好多年了,因此我决定必须上那个学校。我用几个月时间准备企业管理研究生入学考试(GMAT)。基本上我投入了工作之外的所有时间。虽然数学课程对我来说相对容易,但英语是硬伤,某些地方只是无法理解。然而,我考试得了 660 分,足以进入巴布森学院。我决定申请他们的夜校工商管理硕士课程,既然我负担不起这么多学费,我就计划用我的薪水支付学费。我找老板加工资,但是他说「他负担不起」。另一方面,对我而言,每年 $25K 的薪水真的难以支付每个学分 1,100 美元的费用(我需要 60 个学分才能毕业)。我还没有资格申请学生贷款,因此我使用了我毕生的积蓄,在很多地方省钱以支付学费。回头看看,我真的很开心做出了这个选择——我从巴布森学院毕业了,零贷款,不过,这是艰难的两年,它完全值得。就这样,在 2009 年 1 月,我在巴布森学院上了第一节课,我的美国梦翻开了新的篇章。

H-1b

在 2009 年 4 月,我最终得到了好消息——我的 H-1b 签证最终通过了!即使我不能轻易地改变雇主,我也有了一些条件,因此我开始找工作。我只用了几周就得到了一份 offer,我接受了。新工作距离巴布森学院只有 5 分钟的路程,年薪达到了 $35K——比目前的薪水高出了40%。我仍然记得那天,我不得不对我的老板说,我要换工作了。他对我非常和蔼,我知道公司需要我,因此我的离职算是重大打击。我向老板解释了我离开的原因,还有我对公司和薪水的所有不满,他说,“Ilya,如果你有问题,你应该说出来。你只是沉默,从来不向我提起。我希望你能早点儿告诉我”。多年以后我对这场谈话仍然记忆犹新,我学到了教训:如果你对某些事情不开心——就大声说出来。

在 H-1b 阶段盯着一家公司?孩子,步子不要迈太大

让我吃惊的是,甚至拿到了 H-1b 签证,我也不能创办自己的公司。我咨询了一些律师,他们都对我说,如果我在美国组成一家公司,将带来麻烦。这真让人沮丧。我不理解美国政府为什么不允许这样。毕竟,小企业在所有美国岗位里的占比高达 60%-80%。为什么政府禁止有人创办自己的公司呢?我没有答案,开始考虑我的选择。我需要拿到绿卡,但是对我而言,唯一的方法就是要求我的雇主申请。问题在于,大多数雇主根本不会得到什么好处。当你有 H-1b 签证时,他们能够支付你很低的薪水(我就是极好的例子),并且你找到另一份工作的机会也很低。当我得到机会时,工作真的非常努力——我要求我当时的老板去申请我的绿卡。他们说“没问题,以后再说”。我试着得到一个明确的时间,但是没有。因此,当诺基亚的一名招聘人员联系我时,我立即接了电话。在当时,诺基亚之于俄罗斯,就像 Google 之于美国。我们是用着诺基亚成长的(我想我妈妈还有一台诺基亚)。况且,他们给我提供的年薪是 $75K,外加 $5K 的学费补助。梦想成真了。

诺基亚

我开始在诺基亚上班之后,我对拿到绿卡抱有全部希望。我们启动了流程,并经过了一些阶段,但是诺基亚真的衰落了。经历了几轮裁员,我的绿卡进程也被取消了。拿到职业移民绿卡的整个思路是,雇主说他们找不到美国人来填补这个职位。很明显,当一家公司有了这些裁员之后,这就真的难以通过了。

我开始认真地思考搬到加拿大或澳大利亚,人们可以根据某些资格就可得到永久居住身份,比如教育、英语技能、经验等。我很容易就得到了足够的积分,并立即搬到那里。

offer,offer!

既然在诺基亚拿到绿卡的可能性接近于零了,我不得不考虑转入另一家公司。所有的技术企业家想去哪里?当然是硅谷。那时候我从巴布森学院毕业,获得了 MBA,因此没有什么把我羁绊在波士顿了。

有个朋友给我介绍了硅谷的一些公司,我在 2011 年 9 月来到了旧金山,3 天里进行了 6 次面试。我回到波士顿时,邮箱里有 4 份 offer。哇!在当时我没有意识到在旧金山海湾地区找到一名开发者有多难,因此我收到这些 offer 时,真的很激动。我做了一番考量,既然我的最终目标是变成一名企业家,于是我决定加入给我 offer 的、最小的公司。公司叫做 Torbit,我是继两位创始人之后的第一名员工。经过一些邮件的往来,我接受了这份 offer。我常常假想,如果我接受了其它公司的一份 offer,今天会是什么情景——实际上我在很多真正优秀的公司面试过,包括:

加州宝贝

在 2011 年 10 月,妻子和我收拾行装,全程驱车穿越美国。旅途棒极了,我们经过美国总统山和黄石国家公园的北线,这的确是我们曾经有过的、最好的旅行之一。在 11 月 1 号,我开始在 Torbit 上班,打一开始我就非常清楚,我需要一张绿卡。再一次地,努力工作,尽量证明自己。再一次地,没有什么事情真的发生。公司优先考虑的事情很明显是不同的。我开始和创始人做多次沟通,我觉得我比 CTO 知道得更多,我们几乎每天都有冲突。有部分肯定是我的错,但是回头看,我只是不适合呆在那里。我想退出,但是我不能——根据 H-1b 的条款,你不能退出——你不得不找到下一份工作,而我厌倦了找工作。

抽签移民签证【注1】

那时候,我得到了我的绿卡……抽中了签。确实有一个「抽签移民签证」项目,给你一次机会,仅仅通过抽签就能赢得一个绿卡。你的机会是根据你出生的国家,我的机会总是有大约 1.2%。即使我每年申请,我真的从来不敢想会抽中。但是,它就是抽中了!

我们的面试定在了 4 月 26 号(周四),我们期望能够通过。面试是在早上,我准备面试之后去工作,然后给创始人发通知。结果没有那么容易。我妻子的申请通过了,而我卡在了「背景调查」,因此我不得不至少等待数周。倒霉!我真的厌恶我的工作,我想离职,但是我不能这样做。因此,外部给了我帮助。周五,两位创始人邀请我和他们出去散步,我生命中第一次,被开除了!现在觉得没什么,当时我就傻了。我没有绿卡,我被开除了。这意味着我只有 30 天去找下一份工作、或者拿到我的绿卡,否则,我就违反了 H-1b 签证的条款。然而,我没有开始找新工作。在 2012 年 4 月 28 号,Datanyze【注2】的前几行代码被写好了,我不想在意其它事情。两周后,我们得到了绿卡,一切趋向于刚刚好。

反思

几年之后,Datanyze 交了更多的税,我能够挣我的薪水,雇佣了 30 多个人,继续稳步增长。如果你问,我愿意修改美国移民制度的哪个地方,那就是推出某种企业家签证。我知道成百上千、或许成千上万像我这样的人正打算在美国创办他们的公司、雇人、交税、驱动经济,但是他们不像我这么幸运,因此他们都是在国外做的。我真希望这种状况有一天能得以改变,正如我在开头提到的,美国对我而言,一直都是全世界的企业家来实现他们梦想的一个国家,但是我觉得目前的移民制度肯定不适合这种情况。


译文:我的移民故事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