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愿意上网阅读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没有人愿意上网阅读。」

我给一个老朋友发送一篇我写的文章,之后她给了反馈,信息就是上面那句话。她认为是这样,当然她也是这样做的。但是,整整 10 分钟盯着电脑显示屏或手机之类的东西,会让她感到厌烦

下面是她说的话,我重复一次:

「没有人愿意上网阅读。」

表面上,有些人为了网民而从事着一些工作,即把文字和经验组织在一起,放到网上,这类似于用一把 Cutco 牌子【注1】的尖刀刺入心脏。实际上,没有刺入,更像开膛破肚挖出某些威廉·华莱士的「勇敢的心」【注2】。太痛苦了。

此后,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或许她是对的,或许无论我们从哪里进入了互联网的生命周期——大概 25 年,不是吗?——这个地方阅读困难,至少对于非媒体人群,仍然不是在网上。书、或报刊杂志,偶尔你可以在手机上看些短文章,但是长文章,在网上就没有地方了。

可以确定的是,数据——大数据!——将给人启发。人们想要内容,他们渴求内容。给我饼干,给我内容。内容、内容、还是内容,多些、多些、再多些。

可是,我不知道,或许这不是真的。或许我们至少对自己说,让我们拥有目的,才能保持清醒,让灯开着,继续做我们在做的事。这很难说得清。

一天就这么多时间,人们很忙,常人不可能为了等你写的文章而悠闲地坐在那儿,不管你写得好不好。

有时候在工作日——正常工作时间——我开车去商店、或去杂货店、或我只是信步而行、体味生活。哇,人们很容易被他们正在做的事情吸引住。我想说的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互联网上在发生着什么。我意思是,他们或许知道一点点,但不多,肯定不足以跟上当前发展的脚步。

当然,知识工人【注3】,和那些客观上不得不在电脑前投入太多时间的人们,或许比其他人有更多的时间在网上泡着。但是我觉得,大部分人仍然把互联网当做一种实用工具。

这也是那些「how to」之类的文章仍然如此受欢迎的主要原因之一。人们上网是因为需要帮助。你需要一个事实,才查找答案。你需要做一些东西,才查找方法。你需要去某个地方,才查找方向。你需要买东西,才查找某个商品。

你通过一篇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文章就到达了某人面前,突然就有了很多感兴趣的受众,我认为这种想法可能是错误的。这部分受众比我们所认为的,真的要少很多,至少比很多有影响力的人所希望的要少。

我在周日会收到一份_纽约时报_,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猜我仍然喜欢报纸什么的。不过,实际情况是,我周末经常在忙着,当报纸送来时,它就放在那里。我把它拿到屋里,坐在椅子上。我就抽出时间去看,如果我看完了,那么我也阅读了一些我想在网上看的文章。至于其它东西,还需要努力才能找到。打发时间而已。

尽管我可能是个局外人,但是在这一点上,我是重度阅读人员。我主动寻找想阅读的文章,因为我是内容重度消费者。我不会怀疑大部分人真的喜欢这样。实际上,我觉得大部分仍然相当消极,想被「喂」某些东西,并且是用容易理解和可预期的方式。

即使他们打算坐下来阅读,他们也可能仍然用老式的方法去阅读,捧一本书,或稍微好些的拿着 Kindle。或许他们在去上班路上仍然在看一些杂志模样的东东,就算这样,我也觉得,有这种兴趣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在他们通勤期间,他们或许更倾向于听点儿东西,而不是主动去阅读,因为生活太他妈残酷,乘坐拥挤的列车和公交已经成为当代的一种折磨形式,我操!。

人们愿意上网阅读吗?我不知道,但我思考了很多。

你有什么见解?


译文:没有人愿意上网阅读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