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朝九晚五」的收获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_ljTgukZecipranUibfpNZQ

我的爷爷奶奶在苏联出生、长大,对于成功有着朴素的认识。他们想找到一份工作,干一辈子。对于他们,这就是理想,因为他们可以稳定地呆在温柔乡里。

他们想要不太复杂、可预期的生活:在早上 9 点上班,确保你一整天忙忙碌碌,处于监控之下,然后在下午 5 点下班。

两代人和数十年之后,世界改变了很多。我憎恨简单、可预期;我不喜欢办公室;我不想处于监控之中;我热爱呆在温柔乡的外面。

与此同时的 50 年前,公司需要员工聚集在同一个房顶下,才能规模化地进行行业生产。但是到了今天,他们开始明白,只要员工交付了结果,他们的物理位置和工作时间就无关紧要了。

结果,出现了新种类的员工:位置和时间完全独立的人们。数字流浪者们一边工作、一边旅行——在巴厘岛上接受自由职业者的任务,在巴塞罗那运营自己的业务、或在新加坡为旧金山的雇主打工。

这样的「我们」在世界各地有成千上万,我无法想象还有什么更好的生活方式。

越来越明显的是,在办公室里花费的时间和生产效率不一定有关系。一名员工在 4 小时所完成的工作,让另一名员工做,或许要花费 8 个小时。有的人在早上效率高,有的人在晚上效率更高;有些人喜欢在办公室工作,而另一些人却不然。

在我合伙创建的公司 ChameleonJohn.com,我们真正地鼓励员工把时间花在办公室之外。当有人问道,他们是否能去朋友的毕业派对或母亲生日时,我们会感到困惑。只要他们交付了任务,他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做他们喜欢做的任何事情。

1_PSf6bAdv2LAzIeRKknKyow  1_UeMGFI_PQ9kehDYOI-RdsA

表面看,数字流浪者好像是可怕的员工。他们不断地飞来飞去,很少能够在需要的时候联系到。(因为潜水和冲浪的人们是不会带手机的)

不过,就是这么疯狂,我将论证其对立面也是正确的。

当人们位于他们想生活的地方、花时间做一些有激情的事情时,他们会更加开心。做为一名数字流浪者,你可以规划你想要的生活。如果你喜欢冲浪,就搬到一个冲浪的小镇;如果你喜欢骑摩托跑长途,就来一次长达六周的旅行,穿过越南。

MySQL 是一家公司,成功地雇佣了数百个远程办公的员工,这是极好的例子。Marten Mickos 是任期较长的 CEO,他在 2008 年以 10 亿美元的价格卖掉了公司,我和他展开了一些讨论。在公司鼎盛时期,雇佣了来自 36 个国家的 500 名全职员工,却没有一间办公室。他对我说:

「在办公室装作忙碌是很容易的,比如参加会议、回复电子邮件、喝咖啡。当你远程办公时,你反复被问到的问题就变成了:‘结果怎样了?’除此之外,如果我们只雇佣圣弗朗西斯科湾地区的人,那么我们将无法找到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然而如今我们能够雇佣任何地方的人才。我们在办公室租用上节约了大量金钱。」

你的员工越开心,他们就越热爱工作,就越有创新能力,对待你的用户/客户就越好。这是无懈可击的理由和连锁反应——最终导致更多的销售和更大的获益。

没有固定地址

现在我过这种流浪者的生活,差不多有两年了。在这段时间里,我旅行了 25 个国家。我骑摩托车穿过了泰国和菲律宾的岛屿,徒步旅行了印尼的一个活火山,学会了冲浪,在吉利群岛拿到了深海潜水执照,探索了新的文化,并遇见了很多优秀的人。

在这段时间,我仅有的财产都打包到了一个小背包里(顺便提一句,和我当年上学时的背包是同一个)。

1_eol4q4HsaHA5cdRy17EKbQ

我们的社会痴迷于「所有权」。Dave Ramsay 贴切地描述了这种现象:

「人们不喜欢某个东西,怕给人留下这种印象,就用钱购买这个不需要的东西,他们本不必这样做的。」

不过我发现,拥有东西只是不切实际的:你需要照顾它;它把你绑到了特定的位置;它通常比租用更贵。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没有固定地址,因为我很少在某个国家呆上一个多月。这意味着,只要我想,我就可以去我想去的任何地方。我可以从泰国到日本、再到印尼,而不用花几个月来卖掉我的物品、以及出租我的公寓。

我只是买了一张机票就离开了。

流浪主义的日渐流行,尽管如此,对所有权概念长期持有的态度,也在发生着变化。像 AirBnb(房屋短期出租)、Vinted(售卖和交换旧衣服)、RelayRides(点对点汽车出租)越来越受欢迎。它们的好处是多样化的,对用户有好处,也降低了地球上共同的碳足印【注1】。

全景视角

每次冒险结束,我对看到的、学到的以及带走的东西,都产生了大量思考。在日本,我学到了无私的价值,以及深入关注我周围人的健康的价值。在缅甸,我学会了,幸福不能用你拥有的金钱来衡量。在越南,我理解了家庭的重要性。

这些经历只有在走了很长一段路,才能形成我对待生活的方式,但是它们也成了我专业思考的基础。它们帮我看到了西方世界之外的机遇,以及为落后社会创造产品。

比如,我现在明白了,印尼人口 2.5 亿,世界排名第四。但是这些人被分散在 17,000 个岛屿上,对于新产品登陆这个国家,提出了很大的后勤挑战。在缅甸,人口 6500 万,是一个相当大的市场,潜力巨大。互联网非常慢,公共交通实际上是不存在的。这个国家在经历了数十年军方派别镇压之后,做好了迎接较大改革的准备。

数字流浪主义让世界变得再小一些、让数字变革再包容一些,它是有这个潜力的。

从未有过的好时光

Steve Jobs 曾经说过:

「记住自己终会死去,是我所知最好的方式,避免陷入认为自己会失去什么的陷阱。你已是一无所有,没理由不追随内心。」【注2】

这就是我在做重要的人生决定时所采用的指导原则,也是我成为一名流浪者的原因。

如果你曾梦想着探索这个世界,那么,是时候去探索了。不需要牺牲你的职业。有成千上万个准备帮助你的人,还有很多很多的谋生手段、要经历的事情、要去看的地方,数不胜数。


译文:放弃「朝九晚五」的收获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