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四岁孩子讲述平面设计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最近到本地一所小学演讲,主题是我的工作(至少是我的一部分工作)。我也想能给年龄大一点儿的孩子谈,这样就能具体谈谈工作中残酷的一面,或许某些扯淡的情形,以及如何处置它们。然而,我应邀和负责接待的班级对话(四到五岁),结果表明这是一次有趣的锻炼,我必须把做的工作分解为最基本的要素。

首先,我不能依托于我的荣誉,也不能借助我工作过的某些牌子,为我赢取任何赞誉,和年龄稍长的孩子谈话,可能是这样子——「嗨,我参与过 Channel 4、BBC、Diesel 和 BRIT Awards,我甚至设计了网站,因此入选 imdb 条目(我和某些同事甚至分享了同样的条目,他们在《齐娜武士公主》中出演)等等……」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是无法理解的。因此我真的需要用最简单的词语,来解释我做了什么、及其重要性。

我真正做了什么?

我想,就各种设计的涵义做出描述,将是一个不错的思路。我长期持有的一个观点是,各种设计实际上是关乎交流的,比如用户体验设计、工业设计、时尚设计,但是向孩子们描述它们,就成了相当有挑战的工作。我总结为一句话:

设计是让某些东西易于使用、或易于理解。

貌似不错,随后我解释了所有不同种类的设计师——建筑设计师(决定建造多大的房间、在哪里安置门和窗)、书籍设计师(让读者看书时,觉得更加有乐趣、有意思)、游戏设计师(决定怎样让《愤怒的小鸟》更好玩、按钮摆在哪里)和家居设计师(决定做多大的椅子、怎样让人们感到舒适)。

我还提到,厕所设计相当重要。我们每天都在使用厕所,它们需要得体适中、舒服地坐在马桶上、你需要能够够得着手纸。旁白:响起了咯咯地笑声,低低说着「厕所」。想引起四岁孩子的注意?那就谈论厕所吧。

我们然后就进行过设计和尚未进行设计的东西,做了一个 yes/no 的练习。清单如下:

现在,孩子们大体知道了设计,我不得不解释清楚平面设计。同样,我该怎样解释才能让其易于理解呢?经过一番搜索,我找到了:

我使用色彩、字母和图片帮助人们理解事物。

嗯。我必须放弃整个职业生涯诸如「色彩」和「让其更好看」之类的评论,最终我找到了方法,它比仓促之间语无伦次的话语要清晰得多,你知道的,不仅仅是语无伦次,还有愤怒地跺脚。我甚至将其摆在了我的名片上。

我问班上的孩子(他们很有礼貌,让人惊奇),哪个水龙头是热水。

冷热水龙头

一个孩子成功地说出了「红色」,我问他们,为什么我们认为红色代表了「热」。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火」 「太阳」 「熔岩」

这都是孩子们的优秀答案。那么我们用红色代表「热」,是因为红色让我们想到了热的东西。

同样对于蓝色,什么东西是蓝色和冰冷的?

「冰」

是的,冰有时候是蓝色的,冰冷的,这就是电影《冰雪奇缘》中 Elsa 的衣服是蓝色的原因,不是吗?

活动时间

我是个父亲,有两个孩子,因此我知道,时间长了,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是坐不住的,是时候做个活动了。我的搭档(一名小学老师)拿出了一些带有颜色的样品书,让孩子们根据问题选择颜色。

最后一个问题引起了强烈反响——大多数人选择了棕色,但是某些聪明的孩子选择了橙色(根据它的眼睛),黑色(根据它的舌头)和紫红色(根据它的刺)。这说明孩子们对于一个设计问题,经常有多种答案,以及颜色是怎样帮助他们感受事物的。

然后我们做了另一项活动,我给孩子们一组词语,要求他们涂上颜色,他们就有机会把刚才所学应用到实践中去。结果非常棒,红色用于「愤怒」,鲜亮颜色用于「甜食」,绿色用于「草」。

然后我们就孩子们为什么选择了相应颜色展开了讨论,并得到了一些非常有说服力的答案。当然,有时候他们选择一种颜色是「因为我喜欢这种颜色」,这也是有效的。

排版

我们谈过了颜色,接下来想谈谈词语。我谈了符号是怎样向我们传递重要信息的,言语需要易于理解。我向他们展示了一个简单符号,问他们,我该怎么做才能让这个符号更有意义。「让它们大一些」成为了答案,因此我展示了第二个符号,我们都认为这是更好的,因为它使得这个词语更加重要,你从稍远的距离就能看到。

stop 的设计

然后我说,你们要怎样做才能让字母和单词帮助你讲故事。我们讨论了 Lauren Child 和她的《查理与罗拉系列》,这些词语怎样才能让故事更加有趣,以及让这些词语能够表达出它们要说的意思。我给他们展示了一个简单句子,我们一起大声读了出来:

i met a big dog

然后,我向它们展示了同样的句子,我们再次大声读出来:

i met a 「big」 dog

修改了「big」的大小,让这个句子更加生动了,是吧?它让你看到这个单词不同于上一次,让你想知道这条狗到底有多大。

我还展示了,只对一个单词做出一系列调整,就能帮助你更好理解其意义。我一次展示一个:

fast 的三种设计

每一次,孩子们都认为这一次的词语比上一次要快。

时间快结束了,有点儿遗憾,因为我想让他们使用有趣的色彩组合和某些视觉上的技巧来「设计」一个单词(比如,简单的单词「假日」,使用一些能够让他们感到像个假日的东西)。

我对两个地方感到惊奇:大多数孩子能够容易地理解设计的意义,还能通过设计来理解事物;其次,对于专门向特定人群解释事物的我而言,让我和孩子们对话,强迫我面对自己的专业,用清晰的词汇描述其价值。

一周以后,我有幸收到了老师根据这节课布置的作业,都是关于我们分享的主题。很多孩子真的理解了。

孩子们的作品


译文:向四岁孩子讲述平面设计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