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挪走了讲台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思考这个问题有一年了。但是挪走讲台的决定是在本学年最后的专业活动日(PA Day【注1】)上正式做出的,当时我们来到学校打扫教室。当我看到这个陈旧不堪的权威符号时,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如果下一年我不用讲台,会怎么样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让我感到好奇,胜过了其本身的实用性。因此我拆掉了我的讲台。我让一个同事帮我挪到了走廊,当我告诉他,我要挪走它时,他貌似被我的想法逗乐了,只是茫然地盯着我的脸。当我们把讲台弄出去时,他才意识到我是认真的。

不过,我为什么需要自己的讲台呢?讲台是教学上传统的权威标志,它是体现在教室里的权威符号和风景。教室王国的统治者拥有这个空间,不容侵犯。我见过一些老师,当他们看到学生坐在「讲台」旁就抓狂的样子。整个学年,我们来来回回地把孩子赶出这个空间,尝试不同的组合,但是当学生不小心闯入禁飞区、坐在讲台旁时,很多老师还是要崩溃。

我曾是一名教师,无比珍爱这张无价的讲台。我不愿意让孩子坐在旁边。不过,我意识到讲台只是另一个妨碍师生关系和教室真实性的因素。当我对学生坐在讲台旁写作业持中立态度时,我明确地感受了其力量,这样一种力量正施加在孩子身上。学生们在课堂上争着要坐在那里,随后安静地写作业。它成为了学生们受到特殊待遇的一个地方,这是因为它是为老师提供的特殊待遇。讲台可以让老师坐着并远距离发号施令。向班级发送信号,强化了临时的、自负的感受,看起来我们是在推崇民主,但实际上更像是一种独裁。我想让走进教室的学生明白,我实际上只是「带领学习的人」,下一年,我打算通过空间的变化帮助他们理解到这一点。而我现在不得不要做的首要事情,就是挪走讲台。

挪走讲台不代表我比其他老师更优秀。对我而言,我只是在教室的空间里审视(或理解)我做为教师的特殊待遇,为了给学生营造一个更加合理的教室社区,拆掉不合理的东东只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了一步。对于我在教室里做为头号成员的角色,我倍感欣慰,我不再需要讲台来体现。


译文:为什么我挪走了讲台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