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Teflon 和失败的任人唯才构想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你可能会编写软件、也可能不会。我没有说,会编写软件的人不是普通人。天哪,那些顶着干枯头骨的、绝对愚蠢至极的傻子都会写代码。谁都可以学习写代码,但是如果你还没有学过,那么,你真的无法将自己伪装成会写代码。我只要让你坐下来,当面写一些代码,就可以发现真相。伪装的人不知道怎样使用文本编辑器、运行代码、敲什么键以及其它简单的基础常识。对于另外不同的方面,你做得好不好,评估起来的复杂程度比较高,但是在「会写代码」和「不会写代码」之间,是很容易区分的。

画画是另一项技能,你可能会、也可能不会。而且,这不代表会画画的人就是有魔法的特殊人群,而后者是抵制那些带有灵光的希坦(灵魂)【注1】。我发现,和程序员一样,世界上有些愚蠢至极的人们竟然是画家。天哪,我会画画,意味着太多的、关于我必须能够「画」得有多好的成分。这也是难以伪装的技能,如果我让某人坐下来,要求他们画画,我马上就能鉴别出伪装者。伪装者不知道该如何调色、哪种颜色该做什么、用多少、用什么刷子以及其它简单的过程。

还有很多技能是你可能会做、也可能不会做的,这就是任人唯才概念的由来【注2】。在任人唯才的环境里,唯一关键的地方是,你能够做某件事,竞争是基于人们在那件事上做得怎么样来决定的。在这样的环境里,你经常听到有人因为在某些地方的杰出成绩而在大学获得了终身制的位置,甚至他都没有其它正式的教育背景。在艺术领域,我知道两个教授做到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执着于素描或画画。他们没有艺术方面的学位就不重要了。最关键的是,他们能够做这件事,且做得很好。

对于像我和我的很多朋友之类的怪人而言,任人唯才的吸引力在于我们经常被评判的地方,和我们是什么样的人,绝对没有关系。人们有各种各样的不足、社会经济背景、外貌、奇怪的爱好和个人化的怪癖,使得他们成为谈资,他们成了有着天使面孔的人们华而不实地、所讨论着的笨蛋。这些可恶的混蛋们扮演成了十足的杀人犯,而像我这样的怪人面临着死亡威胁,因为我不喜欢 Haskell。在我认为的理想环境里,你喜欢什么,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你能够胜任这份工作、以及做得有多好。这才是任人唯才。

很明显,「胜任这份工作」是指能够和其他人协作,但是有两个选择。我不得不洗澡,不侵犯人们的私人领地,而你不得不对我的糟糕衣服不予置评、或者不要取笑我说话的方式。我不得不温文尔雅,向你说谢谢,不要伤害别人,而你不得不远离我的电脑,不要带着 8 英寸的猎刀在办公室晃悠。我不得不和团队成员合作,帮助他们走出困境,而你必须不要因为我喜欢画画就认为我是同性恋。

总之,如果你遵循「Zed’s #1 Rule Of Business」,公司里的事情就可以更好办:

兔子不吃窝边草【注3】。

你喜欢猎刀和手枪吗?那是你的个人事务。只有家里或射击场才拿出来。你喜欢和身穿独角兽衣服的家伙一起 BDSM(皮绳愉虐)【注4】共度周末?那就在你自己家。你喜欢抽大麻,认为那个女孩对于你的多性恋有着极大诱惑?太挫了。一定要在家里搞。你是一名超级虔诚的基督徒,按照上帝的旨意来教化民众?嗯,够了,那就去联合广场。你完全可以投入这些爱好,向人们谈起,做回你自己,但是如果你想让工作环境和任人唯才起作用,那么你必须在一定程度上有些收敛,减少这些怪癖。这样,每个人将有舒适的每一天,就能够致力于那些该死的工作,而无需因为你是怪人而忧心忡忡(即使你是怪人,他们也会让你一个人独处)。

顺便提一句,所有这些事情都曾经在我工作的地方出现过,这就是你对于 任人唯才为什么是胡扯 的第一个认识。每个人都声称他们任人唯才,但是做起来就成了彻头彻尾的混蛋,因为如果你稍微延伸一下任人唯才的概念,你就能为任何令人厌恶的行为找到借口。任人唯才的真正结果是构想一个角色,我称之为 Mr. Teflon。当你看到这里时,你的脑海中可能已经出现了一个具体的个人形象,但请允许我解释一下 Mr. Teflon。

Mr. Teflon 是一个十足的混蛋,但是由于某些原因,他从来没有被解雇。或许他在过去做过某些英雄主义的事情,又或者他有 CEO 和山羊性交的照片。谁知道呢,就是这种人,由于他自己的不称职,浪费公司 50 万美元的成本、 随意捏女人的屁股、从来没有工作成绩、对管理人员大喊大叫、带着一把刀四处游逛、hack 其他人的电脑、对每个人都出言不逊,却仍然还在上班。没有什么能够刺中他,因为他身上涂有特富龙(Teflon【注5】)。

我钟爱的 Mr. Teflon 名叫 Rajiv,他偷看人们的账户,以搜寻裸体照片,还把网站搞崩溃,因为他以 root 身份手动修改服务器,对网络架构讳莫如深,这样每个人不得不依靠他,不好好工作,还要求把他不喜欢的员工开掉,对于试图管理他的那些人,他都挑起争端,不惜使用暴力。在一次事故当中,他和团队用数周时间,在即时通讯工具上挖产品经理的墙角,最终 CEO 不得不开掉那名产品经理,因为 Mr. Teflon 设法让每个人都憎恨那名产品经理。这个家伙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但是在过去的某一天,他设法搞清楚了 OS X 上的一个 hack,其他人搞不定,因此,他获取了有权力的职位,没人能够开掉他。他后来花了公司大量的资金,但是任人唯才管用吗?这个混蛋只有一次把工作做好了,就可以四处游荡,这只是因为他曾做了那份工作!

另一个伟大的 Mr. Teflon 名叫 Chris。我和 Chris 第一次相遇是在走进办公室时,距离他对着开发副总裁大呼小叫已经过了 3 天,「操!操!不要管我,你这个笨蛋!你最好闭上你的臭嘴!」起因是什么?这个副总裁试图让他编写单元测试。Chris 是一个短暂的失败者,曾经拯救一次公司,因此没有人能够开掉他。最终,他向我走来,问道,「你认识 Thomas 吗?」Thomas 在线上讨厌我,我觉得 Chris 向我问起他,是有些奇怪的。我说我认识,然后 Chris 开始快速地敲起键盘,脸上还挂在古怪的笑容。我偶尔闲逛,肩膀从他身旁掠过,看到他在 IRC 上和 Thomas 聊天,向他谈论着我的情况。实际上,他捕获了我的其中一个敌人,还侵犯了我的隐私、举报了我!太他妈疯狂了。但是,他是 Mr. Teflon,我不能拿他怎么着。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Chris 这个混蛋时不时地问我是如何看待 Thomas 的。既然我知道他认识 Thomas,我就给他提供了很多乱说一通的文字,但是有一天,Chris 走过来问,「你的密码是怎样保存的?」他真的有点儿惊慌失措地在问我,好像他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件错误的事情。他语无伦次,不敢直视我的眼睛,卧槽,我意识到这个家伙正在我的电脑上,要给 Thomas 提供我的密码数据库,如果他还没有这样做的话。我马上把我的电脑带回家,修改了所有密码,然后其它怪事开始出现了。有一天,Gchat 和 Gmail 的 SSL 认证停止运行,当我开始叫出来时,Chris 痛苦地快速跑到他的电脑旁。我开始用我自己的 WiFi 热点工作。他那天上班的时候,带着一把大大的猎刀,因为,你懂的,这在办公室是完全说得过去的。

Chris 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让人厌恶的、愚蠢的失败者,他可能侵犯了我的隐私并将信息在线上提供了我的其中一个敌人,他带着刀走来走去、冲着领导层大呼小叫、什么也不做,但是他被开掉了吗?没有,因为,任人唯才,Chris 已经做到了,比如两年前的那件事,意味着他绝对是最差劲、最被妄用的员工,永远不可能被开掉的。

在每一个应该是任人唯才的地方遭遇了 Mr. Teflon 这个混蛋,看到了这个词语除了留住勉强合格的失败者,什么作用也发挥不了,不管这些失败者有多么疯狂的操蛋举动,只是因为他们在工作中曾经有过一次幸运。任人唯才的失败在于它变成了用人泛滥的一种方式。它本来是这种情形,对于普通失败者而言,他们觉得每个人只是像他们一样拥有一份工作,以致于和他们不同的人们能够在他们面前保住其工作。现在,它被普通失败者当成一种机制,以让其他普通失败者保住工作,因为他们都是一样的。

完全拒绝任人唯才的问题,在于编程是和工作相关的一项技能,就像我刚才说的,你可能会、也可能不会。没有人想要颠倒过来的情形,比如 HR 里的某些中等混蛋拒绝晋升一些人,原因只是那些人没有受过合适的教育。任人唯才的反方向是,这个组织痴迷于证书而非结果,HR 控制着谁应该被晋升和奖励。这些环境滋生着能够在工作中伪装的呆子,直到他们处于有权力的位置,因为他们拥有哈弗的学位,以及漂亮的笑容。任人唯才的相反方向就是滥用人,奖励人是根据他们的社会经济背景,而不是无论他们来自哪里、都给他们一个闪光的机会。

用官僚主义运作公司的 HR 们的优点在于,他们不会忍受 Mr. Teflon。这些地方有你必须要遵守的流程和制度。他们安排有性骚扰培训和着装规范。他们或许是普通的,但是如果我对 HR 说,Chris 正带着一把刀四处闲逛、使用我的电脑、没有在工作,他将被很快开除掉。我不是主张用 HR 的官僚主义来运作公司,而是因为貌似这是除掉 Mr. Teflon 的唯一方法,那么就让我们这样干吧!我过去在陆军服役,我曾为政府工作,为了除掉这个十足的失败者,我可以填写一些一式三份的表格,我可以穿上西服。没错。

事实上,我将只为自己工作,因为这是终极的任人唯才。


译文:Mr. Teflon 和失败的任人唯才构想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