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浏览器们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对我们这些开发者而言,web 浏览器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应用程序,它实现了无数协议和规范,以呈现来自于不同的、海量网站的内容。其特有属性就是和它显示的内容解耦……这就是 web 如此流行的主要原因。

现在,对大多数人而言,浏览器有点儿像是进入 web 的大门。它成了显示 Google 搜索框的图标。不要只听我说,下面是证据:

YouTube 链接:https://www.youtube.com/embed/o4MwTvtyrUQ

我可能应该提醒过你了:这个视频是 2009 拍的。直到今天,看到人们说的话,我真的感到好奇。当时,Chrome 刚刚发布,我的第一反应是,Google 在尽量确保网民的需要。今天,Chrome 成了主流的 web 浏览器,但是我认为,这和 Google 当初的期望没有太多关系。

数天前,Peter Rojas 写道

因为,对于体验 web 的数亿用户而言,Facebook 已经变成了主要界面(primary interface)。

还有,

我们通常不这样看待,但是动态消息(News Feed)把网站分解成了独立组件(例如文章和视频),然后重新聚合为大型的、无差别的流,并从算法上为每个用户提供个性化的内容,从而破坏了网站和读者的直接关系。

对我而言,Facebook 现在就是新浏览器。实际上,稍微引申一下,它是在空间上的浏览器,只不过是基于时间的版本。Facebook 让你以倒叙的时间线,阅读 web 的内容。内容越来越多样化,来源就越来越多。幸亏有了 Instant Articles,链到 Facebook 站外的链接越来越少了,越来越多的内容都可以在 Facebook 内部找到。

Facebook 不再是单纯的新浏览器。Clipboard 这么多年来一直发挥着主导作用,Apple 及其应用程序 News 或许也朝着类似方向发展,Apple 正在向前迈出一步,真正地在 Apple Watch 和 Apple TV 上扼杀了浏览器。Twitter 也在尽量改变着时间线,以保持相关性。我的朋友 Ben 还写过文章,谈到了商业怎样被时间线化。

对于内容提供商而言,拥抱这项运动、而不挑选一个赢家,变得至关重要。毫无疑问,这些新浏览器提供的分发和成就,远远超过了搜索引擎所带来的流量。随着它们穿透力增加,这些影响可能还在保持增长。同时,这些内容发布商也应该记住,feed 他们的这只手,能够突然地向他们收费、或者改变其算法,让他们很快变得不相关,就和他们当初崛起时一样快。

为了内容能够在所有这些新浏览器和在任者之间流动,解耦对于内容提供商而言,仍然是唯一保证。

译文:新的浏览器们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