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美好世界之路(或我的新投资论文)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caption id=”attachment_2544” align=”alignnone” width=”600”]通往美好世界之路 Someday, all the world in shimmering light. Photo by NASA Earth Observatory used under government license.[/caption]

生活经常被说成是一条路,充满了体验和短暂目标的旅途,我们希望有一天,这条路可以变得更加连贯。

关于这个比喻,由于过度使用,总有一些让人感到安慰的地方。路,不只是诞生于荒野之中,而且需要深思熟虑的技术规划和智慧。我们不断地面对生活中的随机事件,有一种感受让人欣慰,那就是,这条「路」只是某些更高端的搬运工程师宏伟设计的一部分,他小心地呵护着我们的旅途——在我们面前铺好碎石,好让我们永远不会迷失生活的目标。

尽管如此,这种搬运的比喻总是困扰着我。没有工程师愿意有目的地建造一些我们走的路。直路太少了——高速路也少——因此有人开始觉得,路被故意设计成这样,是为了让我们对旅途感到沮丧。我们生活旅途的目标或许只有几英里远,但是为了搞清楚这条蜿蜒道路的方向,却要让我们走上几千英里。如果我们在建设新道路上做些缩减,开始安装一些交通信号牌,那会怎样呢?

关于把道路做为旅途,还有一些潜在让人沮丧的假设,认为我们总是朝前走。可是我们不总这样。有时候,我们会逆行;有时候我们从车上下来休息时,会试着搞清楚那个工程师,他在修建这条地狱般的道路时,究竟在他妈想什么;有时候,我们再也不会回到车上,再也走不完前面的旅途。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的三个朋友就是这样的。他们的旅途被削减得很短了——很可能超出了他们或其他人所认为的。不幸的是,这就是我不得不深入思考的地方——可能性没有了,旅途也从来无法走完。

存在微小生活危机的几种触发情况(这种情况介于四分之一和三分之一中间,因此称之为 7/24 危机)。在过去一年半里,我在道路思考中所学到的东西,就是我已经开始意识到,它是一个相当简单的真理:是的,我们前面有一条路,我们的双手仍然放在方向盘上。

关于信息高速公路

我们开始讨论另一条高速路——信息高速公路——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它已经完全改变了我们的经济和社会。和我们生活中的这些道路一样,互联网是人类最乐观、同时也是最悲观的发明。它让我们能够跨越文化分享知识,同时确保在遭受核打击时,美国具备二次打击的能力。

今天,这条信息高速公路为更多人提供了比以前更多的力量。我们掌握的工具有着惊人的力量,它们的功能只不过是通过敲击键盘和创新就可以使用。

然而,我们再一次打破了平衡,朝着悲观主义而去。感谢上帝,我们被选中了,所接受的人类体验的挑战都是最容易的,完全忽略了基础的问题,这或许会留下一个长期的影响。一个人可以将责任推到市场的繁荣、或资本主义的毫无人情味的设计上,但是,现实变得更加清晰:我们可以选择每天所要忙于的事情——或我们想要做的事情。

我自己的路

对于我的大部分生活,我一直都关注着我自己。这是我们现代教育体系的弊端:甚至我们无私地为别人所做的工作,也不得不被监控和追踪,用来作为证据,未来的某些应用程序会将其处理、并显示为「品质」。

日常生活的游戏化

一年前,我的一个好朋友说,我不需要在背心上贴棕精灵【注1】——徽章和荣誉从来没有给我的生活赋予过意义。很容易就去掉这个规则,但是它真的让人厌烦。当我们身处其间时,会觉得游戏化不错(再来一轮症【注2】),但是它常常留下空虚,再也无法消散。

一年前我在哈佛大学开始攻读博士学位,我觉得,通过研究可以整合服务别人的目标,同时赢得下一个背心上的补丁。哈佛有着惊人的能力,让你更能得到其他人的信赖——绝对比其他人更加容易向你敞开大门。

在我的生活中,这是我曾经上过的、真正的高速路,也是最近的,这也是我不得不将其抛之脑后的原因。仍然有很多年要专注在我身上(毕竟,这是学术),我不是真的想那样做。我既不想参加到学术上令人着迷的游戏化——也不想参与到发表、奖项、研究津贴、人才市场方面。

我想专注于我们社会所面临的大问题——像不公平和工作没有安全感的挑战、还有健康和人身安全的恶劣问题,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每天都面临着这些问题。

我过去认为,解决这些问题的明显方式是通过政策,但是当我们看到数个世纪以来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的力量,主要原因在于技术时,我坚持投向了技术。技术的力量,鲜有其它运动可以企及,而工程师们,不能总是关注于我们或许认为是最重要的问题上,当我们睁大双眼,开始解决问题时,就具备了独一无二的力量。

我想给尽可能多的人提供力量,解决尽可能多的问题,这是我本月返回投资的原因,加入了 CRV。鉴于华盛顿政治的窘境,这貌似是一种方法,可以产生我想在社会上看到的某种变化。这也是我为什么待在波士顿、而不是回到翡翠之城(the Emerald City)【注3】,因为后者逼着企业家做琐碎事情,这种压力貌似在逐年增长。我们有能力通过软件解决某些突出的人类问题——充分使用权利,完全取决于我们。

当然,路不可能在一天内修好。我做不到尽快地把脑子里的软件打好补丁,并把代码放在 GitHub 上,我们的行业也做不到全部聚焦在「让世界变得更好」。但是,一千英里的旅途……嗯,你懂的。

注释

译文:通往美好世界之路(或我的新投资论文)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