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Press 初期开发者 Alex King 的职业生涯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长话短说

我涉足数字版面设计【注1】是在高中报纸行业,这个兴趣让我在 1990 年代中期恶补了 web 设计方面的知识。我在 1990 年代末期就成了一把老手,并在旧金山湾区做企业 web 软件相关的 UI 设计和开发,一做就是五年。在那段时间,我还启动了这个网站,并帮助 b2 变成了如今的 WordPress。然后我搬到了科罗拉多州丹佛市,开始自己创业。我创立并卖掉了我自己的 web 软件、与人合伙创办了一家 feed reading 的创业公司、最终开办了一家名叫 Crowd Favorite 的 web 开发机构。在运作 Crowd Favorite 七年之后,员工增长到 17 名,我在 2014 年卖掉了这项业务。我一直在这家公司逗留到 2015 年,此后,我再次成为一名独立开发者

好吧,是有点儿简练——听我慢慢道来

我记得第一次接触电脑的经历,在 1984 年,我的父亲给家里带了一台最初的 Macintosh。当时我还是一名孩子,来来回回地摆弄它。我用 MacPaint 画数字图片、玩游戏、为学校写文件、打印卡片……诸如此类的事情。我从来没做过编程,但是我对使用电脑感到惬意。

高中时,我刚好参与了学校报纸的工作,做体育编辑和版面设计编辑。我尤其喜欢设计和版面工作,也擅长这方面工作。我们使用 Mac 上的 Aldus PageMaker 做版面设计。我们能够在实验室里的 4-5 台电脑中的任何一台上工作,但是它们只有一台电脑具有中意的、巨大的 19″ 黑白外接 CRT 显示器。我们内部在做着真正的报纸印刷工作(我们有一台丝网印刷机等)。

将时间快速推进几年,我在硅谷核心区域的圣克拉拉上大学。我漫不经心地读着心理学专业,过了两年,我手头紧,就开始在附近一家做直接邮递渠道(Direct Mail, DM)的公司做全职。我能够进入这家公司,得感谢运作产品部门(Production)的那个人,我和他有联系,而业务的另一面,运行着巨大的高速 Kodak 打印机,该部门要塞满信封,并确保邮件被正确地分类了。

在那里工作了一年之后,我主要掌管打印机,因打篮球扭伤了我的踝关节,拄了一段时间拐仗。公司的老板知道我有一些电脑经验,就把我调到了数据处理(Data Processing)部门。这个部门的负责人有 40 多岁;两个全职的程序员,20 多岁,非常机灵;还有 3-4 名兼职的计算机科学系的学生。

数据处理部根据一些指标,负责从海量的地址里筛选出要发送的邮件。我们也预先根据邮政编码分拣,以换取邮政局的折扣。原始的地址数据存储在磁带里,有一些内部的 C 程序可供利用,还有一些程序是我们购买的,以从海量数据集里筛选。总体工作就是一个简单的 UNIX shell 脚本,它接收原始数据集、在程序之间通过各种标志和参数进行分析,并生成一份输出的数据集,这份数据集需要给到产品部的打印机。

整个过程极具逻辑性、简单直接,我完全胜任,做了两周。那个时候,产生一些个人转变,我有机会可以永远地呆在数据处理部。

在这家组织里,数据处理部没有受到良好的重视,主要是因为它的经理。他没有管理经验,无法有效地管理人。工作时不时地延期完成,而且常常不能按照产品部的要求交付。产品部和销售部对数据处理部感到不满,因为数据处理部的延期,使客户和产品部产生了摩擦,数据处理部未能按期交付给产品部,导致产品部无论如何要赶上当初定好的截止日期。

在我正式加入数据部之后的大概两个月时,公司招聘了一名刚毕业的康奈尔大学 MBA 的人来拓展业务。她非常聪明,我们很快就相处得很好。她要求我根据我的视角(产品部和数据处理部),开诚布公地谈谈业务的优缺点,我毫无保留地分享了我的看法。当时谈到了,我向她吐槽数据处理部经理所做的/没有做的一些工作,引起了一些本可以避免的问题。这时,她问我,「你能做得更好吗?」就像所有懵懵懂懂的 20 岁的年轻人那样,我马上且自信地答道,「肯定能」。几星期后,我成了数据处理部的临时经理。

我没有管理经验,但是我一直深处一线,我明白哪些是合理的期望、哪些是不合理的。我还知道,对于流程下游的产品部门,什么是重要的,因此能够和这两个小组合作甚欢。我在部门内部得到了大力支持,更多的是,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可,大家乐于看到前任经理的去职。

我用了六周,理顺了所有工作。最终,在他们找到全职经理之前,我独立运营这个部门长达六个月之久。我带着他迅速适应工作,我们也相处得很好,我成了他信任的帮手。

一切都在继续,那天晚上我开始鼓捣设计,并创建 web 页面。我搞了一点 web 空间,方便我用 FTP 传文件,我用 35 美元买下域名 kingdesign.net,然后创建了我自己的小商店。我还创建了一份 Mac 技巧和 trick 网站「The Undiscovered Mac」,这是我仅有的作品集。足够了,我产生了一点点兴趣,用更多的晚上和周末做了一些项目,最终作品集达到了 5-6 个网站。

kingdesign.net

我还鼓捣一个名叫 Hotline 的、基于 CS 架构的 Mac 应用。最终这变成了人们用来共享盗版软件的工具,但是它的确很强大,让任何一台 Mac 电脑变成了互联网上的 Hotline 服务器,供其它 Hotline 客户端连接。任何人都能创建、托管他们自己的社区。我回应了他们张贴的一篇文章,变成了 Hotline 的第一位网站管理员(webmaster)。我在 1998 年以 Hotline 参展商的身份参加了 MacWorld Boston 大会。

hotlinesw.com

我对 web 产生了浓厚兴趣,在那些日子里,我想马上就从事相关工作。我开始回应工作招聘信息,最后,运作一家小公司的某个部门的人雇佣了我。他对 web 也充满激情,他的愿景就是创办一个可以创建网站的内部 web 工作室,做为他的房地产经纪人的特殊待遇,用外部的客户工作来支撑运转。我看到网站时光倒流机(Wayback Machine)已经为后人抓取了我们的「新闻报道」

amerinex.com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做为团队里的唯一成员,我为房地产经纪人和外部客户设计、开发了大量网站。一天,老板把我叫到办公室,告诉我他要解雇我了。没有足够的收入来支付我的薪水,我们对房地产经纪人的残留业务还没有足够的意识,这会让我坚持搞清楚这项业务的。他对我说「我打算帮你的忙,你将明白,这个决定(解雇我)是发生在你身上的、最好的一件事情。」,他是对的。

kingdesign.net

一周内,我得到了 3 份 offer。一个是由 7 个人组成的 web 设计工作室,一个是为卫星相关的公司做 web 工作,剩下的一个是位于旧金山的、名叫Octane Software 的创业公司,我可以做 web 应用程序的 UI 设计工作。

我从 Hotline 团队内部学到的一个经验是,我热爱做软件。我可以提出建议,再用几天时间就能让它问世,像具有魔法似的。就是为了这个理由,因为这份工作让我感到诚惶诚恐,我接受了 Octane 的工作。

我面试的地点位于 Octane 在旧金山的临时办公场所,当我入职时,他们已经搬到了圣马特奥的著名办公园区里。这对我而言是个喜讯,因为从我住在森尼韦尔(Sunnyvale)的家里(如果我不开车的话)到公司,只需要 25 分钟。很快我注意到,在一天内的某个时间段出现,是无关紧要的——相反,我们期望一直都出现在那里。老板要求我买个手机(我从来没有买过),便于随时能联系到我。我应该是到了一个奇妙且让人着迷的世界,也就是被称为风险投资的创业公司。

对于 Octane 的应用程序团队,我是第一名被雇佣进来的,但是我们扩张很快。当大约两年后,公司被 E.piphany 收购时,价格破了记录,达到 38 亿美元,应用程序团队大约有 25 人,公司总人数从约 25个 增加到了约 350 个。此次收购是一个让人着迷的过程。很多地方有重叠,我看到很多人因此而离开了公司。我还看到了很多 Octane 的领导们支持 E.piphany 的领导层。我在各轮裁员中幸存下来,2 年后成为合并后的公司。

就是在 E.piphany,我首次接触了博客的概念。我在 E.piphany 的 UI 领导是一位名叫 Eric Cheng 的家伙。他有一个个人站点和博客,由他维护,他还维护着一家外包公司的博客。Eric 是一位优秀的摄影师,非常有趣的是,通读文章的历史,并且从各种事件中查看图片。正是 Eric 的博客激发我去创建属于自己的博客。我一直都在鼓捣着 PHP 和 MySQL,因此我被吸引到了 b2【注2】,它是使用这些技术的博客系统。我创建我的网站,开始为其开发插件,并发布到 b2 社区。不久,b2 变成了 WordPress(这包含了我的一些代码)。

我自己开始利用晚上和周末时间,开发基于 web 的图片数据库。我开始深入数字摄影,我想对我的照片进行归类。我学习越来越多的开发,并和 WordPress 使用的 PHP 和 MySQL 一样的技术,开发这个图片数据库。所有这些东西都可以从我的网站免费获取。当我开发时,我还在良好地执行有趣想法方面,收获了名声。

nextance.com

我的一些朋友离开了 E.piphany,加入了名叫 Nextance 的创业公司。Nextance 是另一家企业软件公司,它处理文档和合同管理方面的问题。我做为 UI 设计师加入这家公司,开始对现有系统进行大改,还有面向未来的设计。当时,CSS 和 web 标准开始兴起,我开始使用 Phoenix(也就是后来的 Firefox)做为我的浏览器。我在进入 Nextance 的几个月里差点被解雇掉,因为我在会上对 CEO 发飙了,说了一些诸如「你雇我来这里是为了设计它,请不要打扰我工作」,但是,我设法留了下来,待了一年多,成功地完成了一次产品大改,UI 经过再设计、并转化为 XHTML + CSS。之后,我递交了辞呈,搬到了科罗拉多州丹佛市。

alexking.org

在我离开旧金山湾区之前,我要求朋友 Adam 为我拍了一张头部特写。我还没有可用在网站上的、看着不错的照片,我想让住在科罗拉多州的摄影师朋友给我拍照片,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Adam 在 2003 年秋季拍下了这张照片,我将其用做各个地方的头像,几乎用了十年。这张照片收获了其生命,有人问我朋友,我是不是总是穿着毛衣等。最后,在 2011 年的 WordCamp Seattle 大会上,当一名摄影师为我拍了一张不错的照片后,我才换掉了它。

alex king

我在丹佛没有工作,不过,我的妻子在安永公司工作,她能够调动。这解放了我,我可用几个月时间,为我的任务管理系统开发一个商业版本。我知道,我有一些市场,因为我手头有一些客户,他们相信我,愿意每人付点儿钱支持我做下去。我疯狂地投入了进去。每天长达 12-14 小时,我都在写软件代码、撰写文档、创建支持营销的网站(使用 WordPress 做为内容管理系统或 CMS,后来证明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学到了,真正地发布和支持商业软件,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taskpro.com

我在接下来的两年里,继续开发 Tasks Pro,并提供支持。我和一家主机托管公司合作,提供了一套可托管的版本,也有单用户版本。我能够靠卖我创造的东西过活,我喜欢这样。

那段时间,我在迅速成长的 WordPress 社区也非常活跃。受「CSS 禅意花园(CSS Zen Garden)」 的启发,我举办了一次设计大赛,样式要求和 WordPress 生成的默认 HTML 相匹配。这次大赛导致 100 多名设计师可以免费获取 WordPress,这为 WordPress 的流行有着深远意义。当 WordPress 在一年后增加主题时,我仍然举办了首次主题大赛;又一次为 WordPress 生成了第一波主题集。

我和当时在 Octane 的朋友 Scott Sanders 一起工作,然后都来到了 Nextance。我们一起为一名客户做了一些咨询工作,这段时间,我们开始讨论,要创建一个真正优秀的、基于 web 的 feed 阅读器。已经有很多糟糕的阅读器了,但是我们想创建一个能匹敌桌面体验的阅读器。FeedLounge 就是我们的礼物。我们肆无忌惮地从强大的 Mac feed 阅读器 NetNewsWire 偷走了最好的功能,还增加了一些我们独有的视图和功能。但是,Scott 和我都有其它事情要做,否则我们很可能,要么接受所收到的各种收购,要么我们慎重考虑拿走 VC 的钱。对于风险投资如何在背后发挥作用,我仍然了解得不多。

尽管 FeedLounge 开始产生了影响,并坚信我们不打算在近期修复一些地方。我在 2006-8 跳槽了。我打算返回我的 Tasks Pro 产品,开始开发我的客户正要求的一些功能。然而,在我能够深入之前,我收到了针对一个大规模 WordPress 站点的征求建议书。

kingdesign.net

然而,在我开始深入之前,如果我不提一下另一个得意的项目,就显得疏忽了,它最终产生了影响力。我在 2006 年秋天启动了这个网站的再设计,做为再设计的一部分,每篇文章的「评论」链接旁边放有「Share This」链接,点击它就可以触发一个弹窗。弹窗内部是一些社会化网站的链接,比如 Digg、Facebook、Twitter,还有一些诸如 del.iciou.us 的社会化书签。这也是为 Tony Conrad 所授予的「iconistan」称号的解决方案。我想让我的网站用户能够轻松地分享内容,但是我不想让我的网站看起来俗不可耐。我通过 WordPress 插件发布了我的小发明,它很快流行起来。

share icon

我觉得这个链接在我的网站有点儿不协调,因为它旁边缺了个图标。评论链接旁边有个小的文本气泡图标。我设想了一下,我们需要一个代表分享的图标。然后我开始创建一个图标,并在一些开放协议下发布了。这个分享图标在 Android、YouTube 播放器和 web 上很多其它醒目的位置被做成了系统级的控件。

对于 WordPress 周围的那些小项目,WordPress 变成了它们能够、并继续增长的极有活力的技术社区。随着 WordPress 的崛起,引起了大型发布商的兴趣,它们正在寻找昂贵的私有系统的替代物。Dow Jones 是第一家大型发布商,扣动了 WordPress 的扳机,围绕已有华尔街日报 Walt Mossberg 专栏的技术内容、D Conference 以及新内容,决定将其用做新财产,而新内容将针对新站点 AllThingsD.com 来创作。

最后我和朋友 Adam Tow 建立了这个网站,使用了旧金山的 Mule Design 提供的设计。这个站点成功登陆了 WordPress.com 的商业托管平台。在这一点上,我再次打算回到我要专注的 Tasks Pro 软件上。

AllThingsD 网站的成功,伴随着「WordPress as a CMS」【注3】兴趣的扩大,导致了更多的人来到我的数字化大门。从 2004 年起,我在我的博客上写了关于「WordPress as a CMS」、以及我成功将其用在 AllThingsD 网站上的文章——我一不小心完美地让自己做了一个姿态,很多人想把「WordPress as a CMS」用在各种有意思的项目上。

我从来没有正式声明我自己是顾问,然而,我在网站上留有联系方式。除了 AllThingsD 网站,我还把一些 WordPress 插件做为付费项目。很快,我在一天之内就能收到多次请求,多数和 WordPress 的某些方式、外观或形式有关。这些潜在客户和项目非常有趣,我突然到了一种境地,时间和精力成了我的限制因素。我决定,我尝试雇佣别人

几个月以后,我再次雇人了(为了更好地体现业务的新团队特性,已经将我的公司 King Design 更名为 Crowd Favorite)。六个月后,我们有了办公场所,人数增加到 5 个,包含一名项目经理。Crowd Favorite 是第一个 WordPress 开发工作室。

我们有幸和很多知名公司(Yahoo!、National Geographic、DirecTV、Reuters、MailChimp、Phish)一起工作,它们想做 WordPress 相关的事情。我们把 WordPress 用作平台,开发了很多 CMS 站点,我们把内容从其它平台合并到 WordPress,我们帮助其它公司拓展业务,融入 WordPress 生态圈。

过去几年里,这个团队慢慢地发展着。我们增加了设计能力、更多的结构化项目管理、并优化了我们的技术工具和最佳实践。我们仍然是一家重度的、面向技术的公司。我的角色也在慢慢变化,很不情愿地从代码迁移到了管理。我们的营销主要是运作客户项目,然后发布与之相关的案例研究,还有我们自己对 WordPress 产品的想法。我们没有销售团队,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和传统公司竞争着,我们不是按照传统方式运作的。

我们吸取教训的第一个产品,是开发和维护大规模的 WordPress 站点,Carrington Core。它是一个开发者框架,用于建立更好的组织、以及更加可维护的 WordPress 主题。Carrington Core 引擎寻找可用的模板,要呈现的数据,然后为数据选择最适合的模板。这个过程从总体的页面类型开始(文章页,还是归档页?什么种类?等等),然后如此往复,越来越多的颗粒状的级别,只要有更多类型的主题被检测到。这使得 Carrington Core 成为一个可附加的框架。它无需相关成本就提高了能力。

我们发现,采用 Carrington Core,使我们的前端 web 开发更有生产力,使我们创建的网站更容易被新的开发者理解,而新的开发者被安排给一个项目、或被要求对现有网站做出修改,从长期维护角度看,我们的网站也得到了较好的维护。我创建了 Carrington Core 引擎,我们将其用在一些客户网站和内部网站上,之后,在 2008 年将其对外发布。

一旦 Carrington Core 为我们的 WordPress 站点提供了开发者友好(developer-friendly)的模板,我们就开始专注于客户一直要求的下一个挑战:对于他们网站上特定页面的深度控制。这些页面通常是主页、特定的着陆页、产品页,等等。他们不需要他们的市场人员能够个性化每个页面,但是,当他们每次想在 Y 页面添加新的 X 时,并不想被迫求助于开发人员。

我有个想法,创建一个模块化的拖拽框架,用户可以堆叠各种类型的东东,然后将这些模块插入行里。我们发布时,这将作为一套默认的模块,但是我们也支持自定义模块的创建,也允许使用 WordPress 的「小工具(widgets)」。我们和一个关系很熟的客户一起工作时,他们真的很需要这样的系统。他们愿意提供一点点开发费用,而我们可以在上面放上所有东西,且具有系统的所有权。最终,和很多大型项目的情况一样,这比我们规划的工作多了一些,但是最终的产品,Carrington Build,却成了我相当引以为豪的东西。

Carrington Build

Carrington Build

我们在 2010 年发布了 Carrington Build,这是我们的第一个 WordPress 商业化产品。尽管今天已经有很多针对 WordPress 的拖拽布局工具了,Carrington Build 仍然是当时个性独特的产品。和 Carrington Core 一样,Carrington Build 也是一个附加产品,可以针对具体页面调用,不过完全是可选的。它专为开发者打造,为了适应 WordPress 最佳实践做了大量工作,随着 WordPress 的增长和发展,它仍然能够和 WordPress 优雅地共存。

说下我在 Crowd Favorite 作为技术领导的角色,管理我们所有的项目,确保我们用聪明、可重复的方式解决问题。我们的 Carrington 产品就是一个例子,它能够识别重叠、以及可用系统方式解决的问题(或问题的一些方面),然后生成优雅的解决方案。

在 2011 年,我们推出了又一个商业化的 WordPress 产品,RAMP。和我们的 Carrington 产品不同,RAMP 的想法来自一名客户、而不是我们发现的需求。这名客户使用了 Drupal 平台上面的一个工具,它支持数据迁移,因此想要 WordPress 下的同等工具,然后将数据从一个实例迁移到另一个实例(为了方便在准生产环境下【注4】创建内容,我们有选择地将这些修改推到产品里)。因为种种原因,为 WordPress 开发类似的东西,总是一个重大的技术挑战。我们几乎没有能够覆盖开发成本的预算,但是我们认为这个想法有意思,我们能够使之成功出现在商业化产品上。正如我在 2015 年所写到的,RAMP 仍然是 WordPress 同类产品的唯一工具。

我们也持续开发着内部工具集,创建了一套 Capistrano 工具,让开发者更容易地配置本地项目环境,并部署到生产环境。经过短暂优化,我们最终以开源协议,免费发布到了开发者社区。

我们还开发了一些只用于内部的工具,比如用在现有网站的爬虫和铲土机(根据站点做具体配置),用以生产 WXR 文件,便于直接导入 WordPress。我利用我开发的 Oxygen PHP 框架,开发了简单的 web 应用,用于对现有网站进行抓取和处理。对于每个站点、或一个站点下的页面集合,需要定义一套配置。配置文件使用 CSS 选择器,和 jQuery 一样,给我们的开发者提供一套熟悉、强大的工具集。

Capsule 是我尤为自豪的产品,部分原因在于,它定义了一种新的产品类型:开发者札记(the developer’s journal)。 Capsule 背后的想法是捕捉开发过程的点点滴滴,这或许对将来有帮助。我们是这样描述它的,当你写代码时,它可以代替你打开的、胡乱涂写的文本文件。既然它是一份札记,那么将其用于 WordPress 顶端才是合理的。然而,摒弃使用传统的管理界面,Capsule 提供了一个代码编辑器,可从网站前端编辑代码。我们创造了一些语法,支持对内容打上简单的元数据标签,还能从代码块里抽取代码语言之类的细节。

Capsule

Capsule

对于独立开发者而言,Capsule 是一个有价值的工具,但是在 Crowd Favorite,我们是团队整体在工作。我们想让 Capsule 成为每个开发者的私人工具,但是我们也想支持内容分享,这或许有助于团队其他成员。为此,我们创建了 Capsule Server。每个 Capsule 实例可以连接到一个或多个 Capsule Server,既可以从你本地的 Capsule、也可以从 Capsule Server 上映射项目名字,被打了标签的内容将被复制到 Capsule Server,团队其他成员就能看到了。这特别适用于一些情况,比如某个开发者被要求修改一个客户网站,但是他们缺乏现有网站的历次修改情况。他们就可以到 Capsule Server,可望看到我们所作出的一些决定、所考虑和处理的想法、以及执行的选择(还有对他们的影响)。我们在 2013 年,把 Capsule 和 Capsule Server 做为开源产品,一起免费发布

Crowd Favorite 和很多客户有着预付金的关系。我们能够按月为他们提供某项服务。有个客户的网站恢复起来,难度较高,在经历了这个问题之后,我们意识到,很多客户的网站还没有有效的备份方案。我们创建了 BackupMoxie 来填补这个空白。对我们而言,每个月只有一点点收入,不过,重要的是,它让我们和客户都放心;我们总是能够让客户网站退回到一个已知的良好阶段。

我们还面临一种处境,客户不仅要求我们开发、而且还要托管他们的网站。我们的开发人员有安装、配置服务器所需要的技术经验,能处理大规模的 WordPress 安装以及相关的流量,我们最终创建了一家托管公司 CloudMoxie,我们是其主要的合作伙伴。最后,我们在 2013 年将 CloudMoxie 卖给了 WP Engine。这不代表我们没有能力提供托管,而是因为我们的开发人员之所以加入 Crowd Favorite,不是来提供 24x7 托管方面支持的。

在 2013 年,我遇到了一个大麻烦,被诊断为癌症(详细情况请看这篇文章)。当我不在公司的这几个月里,幸亏有这么优秀的团队,能够继续做下去,并支持我今后做兼职。在我运作 Crowd Favorite 的每一年,我们的收入和盈利都大大好于往年。即使我长时间脱离业务的 2013 年,我们还是设法做到了。我以那次业绩感到自豪,也非常感激奋战的那些人们。

在 2014 年早期,我把 Crowd Favorite 卖给了 VeloMedia Group,保留了 VeloMedia Group 公司 CTO 的职位,以承担 Crowd Favorite 的品牌。新的 Crowd Favorite 是一家全球化的组织,办公场所遍布全美各个城市,还拓展到了欧洲。来自丹佛市的 Crowd Favorite 的原始技术资产和最佳实践被划到了该组织,并优化配置,便于整合。相应地,我们重新梳理了一些东西,比如代码标准、代码审核,以确保每个人都有机会发声,并参与到标准和流程里。在整合过程中,对于人类互动和协作的方式,受益良多。

在 2015 年,我回到了我的独立开发者乐园,开了一家新公司:Monarchy。Crowd Favorite 中的「crowd」强调团队而非个人,而 Monarchy 不加掩饰地只有我。我重回咨询行业,忙于一些有意思的项目,一个人的世界,多少选择一些愿意投入时间的事情。

monarchyllc

我在网上的其它地方

在这些地方之外,我可能更加活跃,但是你还是能够找到我。

演讲

你可以在这里找到我的演讲内容,有 PPT、视频等。

关于本站

alexking.org 于 2002-11-1 正式上线。它使用的是 b2 博客自带的模板系统。这个博客被升级到了 WordPress,内容就这么增长着。

我开始对我的模板系统感到痛苦,大概是在 2004 年早期。当我在 2005 年创建了新的 King Design 网站时,我使用 WordPress 做为 CMS 平台。此后,我一直用 WordPress 做网站,做了很多。

我在 2006-11 上线了 alexking.org 第二版。它完全由 WordPress 搭建(除了仍然是 PunBB 的论坛)。整合两个博客、以及把我的老模板系统内容整合进另一个网站,相当麻烦。我把我的很多自定义东东做为插件发布了。

alexking.org 第三版与 2011-8 发布。主题是 FavePersonal,它被我的网站需求极大地影响着。在这次迭代中,我能够移除掉很多 hack,并使用了大量 WordPress API,让网站更利于长期维护。

alexking.org

alexking.org

alexking.org

注释

译文:WordPress 初期开发者 Alex King 的职业生涯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