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工作场所的多样化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在 Stack Overflow 上有篇题为《我们怎样看待 Stack Overflow 的多样化》的有趣文章。简言之,多样化问题在虚拟团队里是不存在的。你只需要暴露种族、性别或年龄,只要你愿意就好。既然财务交易趋向于使用比特币,甚至没有必要暴露你的真实姓名。那么,还会有歧视问题吗?

我只在虚拟团队里工作。理由有一大堆,最重要的理由甚至也不是它。当然,我和大多数人一样,也喜欢社交。这就是我经常在咖啡馆工作的原因。我可以和其他数字化旅行一族(Digital Nomads)【注1】聊天。在虚拟团队里,我忙于我的项目,他们忙他们的,然而我们在一起喝咖啡,聊些我们关心的话题。

在过去十年,我一直在虚拟团队里工作。同时,我还解散了两个相处时间长的虚拟团队。有一个虚拟服务团队,已经运作八年了,赚了很多钱,但是到了后期,赚不了那么多钱了。因此,我将其终止。而另一个虚拟产品团队,持续了四年,支持产品所投入的时间,和赚取的收入不再合理。当时,我还在其它两个虚拟平台团队里,其中一个团队比另一个老团队赚的钱要高出不少。

基于物理办公室的团队,和虚拟团队比起来,应该提供相当可观的收入,因为你失去了部分自由。虚拟团队则没有失去,他们提供的钱要少很多。这常常是因为他们致力于没有多少意思的问题。你从不可能因为忙于不重要的事情而赚到很多钱。

对于第三世界的开发者而言,区别更为现实。当地的、有办公场所的公司,支付较低的薪水,类似于他们支付给部分非开发人员的薪水。在虚拟团队,他们常常拿到国际化的薪水,差异轻松就到了十倍。然而,他们的工作也不得不达到同等水平。尽管如此,他们还不得不加入当地市场剩下的部分,为微薄收入而工作。

免费和开源软件常常出自虚拟团队。在战斗中,它很明显击败了专门的替代方案。据我看,专门的替代方案难以长期存在。理由充分。

你们无法在物理上见面的事实,可以转化为大量优势。首先,它为招募成员创建了工作证明的壁垒。不擅长使用英语的人,将不能加入。这是好事,它提高了招募质量。其次,沟通借助机制得以改善,提高了软件质量,但是,必然不太容易操作。这就把另一部分开发者拒之门外。工作的结果就显而易见了。很容易就能审核某人提交的东西,并看到他的进度。躲藏在虚拟团队,要比躲在办公司里难得多。所谓管理,就变成了只看你的作品而非态度。因此,它们将更有效率地看待你的作品。

实际上,Yahoo 做不到这样。这和虚拟团队无关,而是因为一个事实,只有程序员负责招募其他程序员,非程序员就不能负责。他不得不只靠运气,通常他没有运气可言。Yahoo 无法管理由程序员组成的虚拟团队,但是,他们也无法管理办公室里的程序员。最高层已经和技术脱节了,下面的每一层都是这样。【注2】

在虚拟团队工作,有点儿像和正则表达式打交道。如果你掌握了,它们就非常强大。否则,它们就成了不太容易理解的东西。它是一种复杂的工具,但是它也解决了复杂问题。如果有人不能掌握它们,这就成了一种极好的工作证明的壁垒。就虚拟团队而言,对某些地方残忍比较重要。你需要成为一名程序员,而且要明白哪种程序员会被解雇。

这也是 Visual Studio 之类的东东不是好思路的原因。你可以最终招募到搞不定 makefile 的人,尽管 makefile 算不上难。而且,Visual Studio 很明显不同于你对 makefile 所做的修改。换句话讲,在紧急关头它们解决不了问题。它们反而会催生出次等的工作环境。

我们再看另外一个例子,在比特币脚本语言级别,针对比特币的多重签名交易处理,和使用 makefile 相比,学习难度可能更高。因此,你必须注意,不要把错误放入软件里。不过,需要强调的是,这也是快速增长的业务,「钱」景不错。所谓的「区块链」【注3】就是一种更有潜力的方式,「金融科技」群体貌似非常推崇。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再强调一次,这很可能是其「钱」景巨大的理由。

为你自己解决多样化问题的一种现实方法就是,挑选一个主题,人们不需要提供种族、年龄或性别、或确切的住址,因为如果你真正有能力搞定这个主题,你就是一件稀缺的商品。

除此之外,没有什么能决定你的支出要和你参与的业务订单一样多。编号为4 的员工或许变得十分富有了,而编号为 358 的员工从来看不到任何生活上的改变。在虚拟团队同样如此。如果这个团队已经太大了,就挑另一个。只要你熟悉某个主题,就绝不会找不到要加入的团队,与此同时多样化也就不是问题了。

注释

译文:虚拟工作场所的多样化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