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不再关注新闻了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很少关注新闻,几乎从不直接通过新闻源获取。我关注的新闻多是借助过滤器找到的——我所阅读的博客、朋友发来的 email、Facebook 帖子以及道听途说。

这不是因为懒、或疏于见闻广博。我的确热爱信息、琐事、知识和真理。然而,我发现,追踪新闻、尤其是阅读报纸和收看新闻节目,会严重降低我的生活质量。它常常让我感到愤怒和不安。

这不是因为冷冰冰的、艰苦的地球人的生活都是坏消息。事实上,在每一天,数十亿人都在自发地、平和地通过贸易、商业、社区和友谊运作,并让生活变得更美好。数百万计的东东被发明,生活质量得到改善,市场(包括产品和想法)的创新性破坏催生了无限的美好和机遇。诚然,靠新闻的一点点反映,也不能看到生活是多么地广泛、神秘和让人敬畏,甚至于某一天里最小的一项任务亦如此。

可能是理性的缘故,新闻选择关注那些相对偶然的事件,制造新闻的人相对较少,往往是充满暴力、强制和引起麻烦的人。只有极不相称的数量版面才用以报道我们个人和社会生活、政治的极小方面,差不多剩余版面全部都给了世界上的危险和麻烦。

这不是世界的真实画面,尤其不是有用的画面。我想这也是 C·S·路易斯 对频繁阅读报纸所发出警告的理由(或许也因为写作质量总体不高)。马克吐温(我记得是)说过:

「不看新闻的人是无知的,而看新闻的人常常被误导。」

这意味着我们对现实视若不见,那么我们能快乐吗?这难道不是逃避现实的一种形式吗?坦白地说,我认为这是错误的问题。

在 C·S·路易斯 创作的纳尼亚传奇系列的《银椅》【注1】中有一个突出的场景,孩子们和了一名沼泽人泥杆儿被困在邪恶女王的黑暗城堡里。女王给他们施了魔法,她试图使他们相信只有深邃的黑暗世界、而不存在外面的世界。当他们反对,并说出外面世界是真实存在时,她就问外面世界的样子。他们对她说,有太阳,像山洞里的灯,只是更大、更明亮;还有狮子,非常像黑暗世界里的猫,只是更庞大、更凶猛,等等。

女王坚持认为,根本不存在外面的世界,而孩子们只是说出真实世界里的东西,并假装它们更大更好。这不过是个游戏,现实一直都是这个山洞。

这群人快要被说服的时候,卑微的沼泽人泥杆儿说道,即使这是真的,真实世界又能怎样呢?如果孩子们能够轻松地创造如此美好的、虚构的世界,它又该是哪种世界呢?即使外面的世界是虚构的,他说道,那也好于地下的「真实世界」,他宁愿假装有。当魔法被解除时,希望得到了恢复,假的女王力量失去了威力。

感知即现实,更像是陈词滥调。期望也是现实。如果不是因为积极的、乐观的人们更愿意发挥作用,相信一个更好的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可能会让世界变得更好。

证据也支持乐观主义。谁能在 50 年、或 100 年之前就预料到我们今天所拥有的这种技术和机会呢?甚至在十年前,iPhone 也只是科幻小说里充斥着各种功能的小东西。

那么,为什么我们今天听到的新闻,总是不断地报道当前和未来可怕的一面呢?这只不过是现实的一种视角。这是很小的一部分,且非常不具代表性的一小部分。如果一个人能够一次性吸收如此多的现实,我为什么要关注积极海洋中的消极呢?

我宁愿创造我自己的现实——一个强大、自由、美丽的现实——而不是为新闻所追踪的负面现实而愤怒。如果这算是逃避现实,那就这样吧。逃避负面,趋向正面,没有什么好羞耻的。用一种更加务实、建设性的方式来理解和拥抱世界,也是一种选择。

这不代表不公平就消失了,也不代表我就没有什么可希望并为之奋斗的东西了——至少我不是这样。这只是意味着,对现实的实践和思考,有着更好的方式。

与其为我选择新闻,不如我自己选择,我每天选择吸收一点新闻,了解宇宙的广阔和奇妙。它正跃然纸上。


作者简介

Isaac MorehousePraxis 的创始人和 CEO。他的公司和他本人致力于帮助人们警醒并自由地生活。

注释

译文:为什么我不再关注新闻了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