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果你去应用商店,看下 TripAdvisor 的评论,那么,你看到的评论不是和该款 app 无关,而是旅店和餐馆,有成千上万条这样的评论。

TripAdvisor 在应用商店的截图TripAdvisor 在应用商店的评论

回到 2010 年,ReadWrite 写了一篇关于 Facebook 登录的小短文,用 Google 搜索“Facebook login”,竟发现这篇文章莫名其妙地排在了搜索结果第一页。文章收到了数百人的留言,说「我不明白该如何登录进去?」他们点击搜索结果提供的链接,到达 ReadWrite 网站,却认为他们是在 Facebook 网站。

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故事让我想起了一个很久以前的笑话:如果你认为汽车是由存在于内部某个地方的小马拉着,你就能完美地驾驶汽车。当控制和操作被过度抽象时,你不必手摇启动曲柄、或把穿孔卡片塞入槽里,你也不必确切了解其中细节,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你不得不理解轮胎、而不是内燃机。但是,有时候你碰到的是假象,有时候在理解上存在差距。

尽管如此,我们该如何建立心智模型【注1】以应付这些问题,仍然存在更深层次的东西需要思考。几年前,英国的一个大型零售商告诉我一段趣闻,关于他们针对照相机做的某项市场调研。客户说,他们需要一种方式,来存储购买的所有存储卡。这让调研人员感到迷惑,因此他们继续深挖,原来很多客户有一打一打的内存卡。

你为什么要给照相机准备这么多的内存卡呢?

好吧,你去商店买了一台新照相机,无论你是否需要,你都会买到一台数字照相机。因此,你就向营业员要数字相机的胶卷,他们就卖给你一个内存卡。当空间占满时,有人就把它带到能够冲洗照片的地方——很可能是冲洗小店——但是在占满之前是不会去的,因为如果你冲洗照片,就说明你无法在卡上拍更多照片了。这就像你已经用完了一个胶卷。另一些人,在旅行结束时,只取出相机里的内存卡,当他们想给人们展示拍摄的相片时,才会找到这张卡,然后放入相机。

我对这种行为产生认识,是因为我的岳父——当他想从电脑里打印照片时,他会在屏幕上找到这种照片,然后取出相机内存卡,插入打印机并打印出照片(他还用电话,通过 Imagination Tech 的日间交易赚了很多钱)。

以前,PC 占有量 15 亿台(只有一半是消费者),到了今天,iOS 和 Android 设备占有量达到 30 亿台,未来可能达到 40-50 亿台,重要性不言而喻。我们正在制造更个性化以及更重要的设备,我们也正将它们提供给越来越多的、之前从未用过电脑的人们。很多「下一个十亿」从来不属于某个电子设备,一些人也根本不会拥有一台电子设备,可能要把收音机排除在外。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有多少抽象是正确的,对于现有心智模型(内存卡就像胶卷)的运用,到底有无帮助呢?

当我们看到类似旧东西时,我们都倾向于把旧的心智模型强加在新事物上。数字相机就是胶片相机,内存卡就是胶卷,因此你对待内存卡的方式就和你对待胶卷的方式一样。新事物带来的挑战让你陷入两种境地中的一种——要么你尽量把新事物匹配到旧的心智模型,要么你无法为新事物找到已有的心智模型,就认为新事物没多大用处。于是,把汽车比作四轮马车,把 Uber 比作出租车,把数字相机比作胶片相机,把智能手表比作劳力士手表。但是,有时候找不到模型。因此,我岳父所体验的世界就和我们不同——他站在同样一个地方,看到的却是不同的风景。但是,当我们所有人尝试理解新事物时,都有类似的脱节。

注释

译文: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