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打字,不想讲话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们到底是性格内向、还是不善于社交和控制情绪?本文谈谈自我认识的过程,它是如何改变着我对开发软件的思考方式,如果你是制作软件的,那么 Sherry Turkle 的《再造沟通:数字时代的交谈力量》就是必读文章,本文也会谈及其原因。如果你曾经觉得「我想打字,不想讲话」,就更应该阅读本文了。

有很长时间,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如果你是设计师、程序员、自我标榜的极客或计算机爱好者——如果你活在网上——或许你也会这样看待自己。连说的话都千篇一律:小时候,我独自玩乐高积木,一玩就是几个小时,陶醉于想象之中。我创作艺术、阅读书籍,痴迷于计算机。

计算机的神秘语言,哪怕语法晦涩的,如果我能掌握它,我就能让它做出神奇的事情。它引人入胜,激发着我们的思维。它要做的事情可预期、连贯,完全按照指令执行,不差分毫。

它和人类不一样。人类有点儿麻烦、低效,在意最琐碎的细节!我不是没有朋友,但是我的部落关心的地方和我一样。当我们一起共事时,常常分享各自活动中所学到的技巧和经验。与其被友情纠缠,不如并行享受生活的旅程。我们感到激情的东西,会让成年人感到莫名其妙。它们不会改善我们的社交状况,也不会给女孩留下印象,因此我们又退了一步。

直到互联网来了,它才突然变得有意义。我清晰地记得,在大学和我的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中,我沉迷于一直在做的事情,竟然还能拿到薪水。我一整天都能和计算机呆在一起工作,整理工作、阅读、制作、开发和折腾。广阔的互联网貌似专为我们这些极客打造。你甚至不必上什么课程——为了在互联网上创作东西,你所需要掌握的一切材料,都已经在互联网上了。

说给性格内向的人

网络让我通过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得到报酬,除此之外,还帮我和其他一群臭味相投的人取得了联系。我们通过网络进行工作和交流。Email 和即时通讯工具(IM)意味着,人们不必在意穿着打扮、小声交谈,或躲在角落里,甚至性格内向的人都能拥有所有乐趣。异步沟通也有效率,且相互影响着。在我需要从你那儿询问信息之前,不必关心你的发型或宠物。我的「朋友们」就在这里,整齐地排列在我的屏幕里的狭窄窗口里。当我需要他们时,他们在那里等候我;当我不需要时,他们就最小化了。

对于供职的公司,我们极客们成了不可或缺的人,还被溺爱了。为了让我们觉得舒服,他们打破了旧制度,因为我们害羞、易怒。随意的穿着、不限量的可乐和足球桌,才是标配。有篇文章解释了我们如此不同的原因,以及应该怎样和我们相处,我们就是专门飘过那篇文章的雪花。

我想起数年前看 Susan Cain 写的书《Quiet: The Power of Introverts in a World That Can’t Stop Talking》。它写到了我一直在等待的、明确的辩护。尴尬,喜欢发邮件而非打电话,想在家宅着而不想出去,这就是我,我无需为此感到抱歉。书中将内向称作一种优点,而不是需要感到可耻的性格。让外向的日程安排见鬼去吧!

无论你是谁,都请记住,人不可貌相。一些人看起来外向,但是为此付出的努力耗尽了他们的精力、激情,甚至身体健康。另一些人冷漠、沉默寡言,但是他们的内心世界十分丰富,充满了想法。因此,当你下次看到一个人,他面孔沉着、细语轻声,请记住,他内心深处或许正在解决一个方程式、创作一首十四行诗、或设计一顶帽子。或许,她,正装配有安静的力量。

多年前,当我首次加入 37signals 时,我感到欣喜若狂,因为我终于找到了性格内向的人都梦想的工作。我可以在家办公,在 100% 的时间里,几乎可以把自己藏在电脑后面。无需在办公室上班,意味着没人找我聊天、或迫使我在人前讲话。客户支持怎么办?发邮件。会议怎么办?用 Toxic怎么开会?不需要开会。【注1】我们每年聚在一起的机会只有几次。

我记得那些私人会议加强了我的自我诊断。坐在会议桌旁,想法和选择纷至沓来。我几乎插不上嘴。我的同事当时就想定好设计、还要在白板上实时地迭代!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记录所有信息,回到家里,独自在电脑上搞定。我明白,我能够像其他人一样,具有创新性的思考,但是我有我的方式。

既然我可以退回到我的山洞里,独自规划出一份出色的提案、或迭代一份优雅的设计,那么,我为什么要冒着风险、即兴分享一份有可能显得愚蠢的想法呢?


Cain 的书,论证了所有这些观点。我无需为此烦恼,这就是我的本色,我需要调整自己、并按照我的方式工作。书中甚至强调了,「不要把内向视作需要治疗的疾病」。因此我没有寻求改变,至少坚持调整。和调整我的缺陷和不足相比,还有什么更好的方式吗?互联网使得一切变得简单,以致于无需只追随认可我们的人,只参考代表我们世界观的人。我可能是个怪人,但是,世界上还有成千上万个和我一样的怪人。

现在,我的看法是,不要嘲弄 Cain 的书(它非常棒),也不要拒绝内向。毋庸置疑,内向是真实存在的,在这一点上,很多很多人都是怪人。如果你认为你可能内向,那么《Quiet: The Power of Introverts in a World That Can’t Stop Talking》就是一本优秀读物。正如这本优秀读物一样,我存在的问题让我觉得,我的行为也是优秀的。我认为,实际上,我不是一名性格内向者。

性格内向很容易通过大量的社交聚会或约会来克服,内向甚至已经被定义成了爱好安静、尽可能减少外界环境刺激的代名词。 性格外向的人精力充沛,常常出现在其他人身边。他们乐于参加大型的社交聚会,比如派对、社区活动、公共演讲,商业或政治团体。他们在团体里更能有出色表现。性格外向的人可能喜欢和其他人共享时光,而在独处时反而不开心。当他们出现在人群中时,状态才能更好;当他们独处时,更倾向于无聊乏味。 ------[外向和内向](https://en.wikipedia.org/wiki/Extraversion_and_introversion)

我不喜欢社交聚会,不需要为了恢复精力而平衡社交和独处的时间,而恢复精力常被说成是内向。我生命中的一些美好时光也是在社交场合。我和计算机相处的时间里,想不出哪一段时间能跃升到美好时光的前 10 名。我不确定要做什么。内向调整了我的行为,但是,很多临床上的定义给我留下不少疑问。

探索

多年以后,直到最近,我才在离婚和另一本书里找到了答案。离婚,充满敌意地揭开了我自欺欺人的面纱。把我的社交和情感的缺乏埋藏在互联网的回音壁里,以及性格内向的辩护让我感觉良好,但是它使得问题恶化了。在失去一切之后,我被迫求助于真实的人来治疗我的疾病。首先,在我剩下的一些关系中,寻求并培养了新的关系。我本可以宅在家里继续把我埋在被误解的、性格内向的舒适区【注2】里,但是我寻求改变。培养新的人际关系和寻求帮助,要求一种谦卑和脆弱,这是我从来都觉得不可能的性格,但是它们所提供的回报超出了我的想象。

看淡脆弱,对于我们的幸福、创新、甚至生产力至关重要。

Sherry Turkle 的《再造沟通:数字时代的交谈力量》是最后的难题。在智能手机时代,我们沟通的方式正在扼杀发生在朋友、家人、学校和工作场所之间的、面对面的真实交流,这本书对于我们现有的沟通方式以及我们正在失去的东西,抱以强烈谴责的视角。

我们习惯了一直保持联系,但是我们已经找到了与沟通相关的方式------至少沟通是无限制的、自发的,我们可以探讨想法,并允许我们活在当下、易受伤害。但是在这种沟通中,我们学会了眼神交流,以留意对方的肢体语言、让对方舒服、以及尊重地质疑对方------同理心和亲密开始盛行。在这些沟通中,我们明白了,我们是谁。 ------《[Reclaiming Conversation: The Power of Talk in a Digital Age](http://www.amazon.com/Reclaiming-Conversation-Power-Talk-Digital-ebook/dp/B00SI0B6PC)》

本书尤其关注一种人群,他们从未掌握真正地「实时」沟通、以及怎样破坏同理心(听起来不陌生吧?)的技巧。社交媒体不需要我们提供什么,就能给我们提供关于联系的不切实际的许诺。我们本能够安全地独处、放松精神、并打开心扉,从混乱思考中寻求意外发现和创新,但是一个激励只不过是一次点击,它已经伤害了我们的能力,我们正急于不惜一切代价避免这种无聊,这该如何是好?出现在桌子上的手机是如何改变沟通的深度和本性的?

正如 Turkle 在书中指出的,在寻求生产力和效率时,我们正在把沟通转化成纯粹「事务性的」信息交换。我们把人当成 app 来处理,当我们需要激励时就点击;当我们厌烦时就关闭;当更有意思的东西出现时、我们就切换出去;当他们在交易中不能再提供什么时、我们就删除他们。

和软件有关系吗?

Basecamp,我们制作软件是为了帮助人们交流、做完事情和保持联系。数百万人用它提高他们的生产力,使得他们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以及他们愿意的任何方式下展开工作。它支持 Mac、PC、iOSAndroid,手机和平板。当一项任务到期时,当一次会议开始时,当有人需要你的关注时——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它都会通知你。这款软件帮助如此多的人完成他们的工作,我因为能参与其中而倍感自豪,但是我常常担心另一方面。当一位母亲正在使用 Basecamp、而不是观看孩子的足球赛时,我应该感到自豪吗?当一位父亲准时下班回家却没有真正出现,原因在于 Basecamp 整个晚上都在 ping 他的手机,会是谁的错?每当 Basecamp 发送一条通知时,它是在帮助某人成为更好的员工、还是在阻碍他成为好的家人,我应该作何感想?

智能手机的时代已经到了。走过了 web2.0 时代,我们的行业正在制作最好的软件。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美丽的、快速的、智能的 app,它们支持我们并行地、日积月累地做更多的事情。让人们更有生产力,我们已然取得了巨大成功,但是我们还收获了什么呢?我们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吗?更多的闲暇吗?没有!正如 Turkle 所指出的,「我们活跃的时刻多了,生活却变少了(We are living moments of more and lives of less)」。

再造沟通》的结尾呼吁道,制作软件要超越生产力,从另外一个角度思考人类。我们制作的软件,能否少些黏性、少些让人上瘾的东东,让用户完成一件关注的任务然后就退出,而不要再用其它信息吸引他们?app 能够鼓励单一任务吗?它们能够帮助用户找回他们的时间吗?

一家公司正在开始提出这个艰难的问题,并寻求真正的答案,我以在这家公司供职而骄傲。Basecamp 的「Work Can Wait」功能支持用户在他们工作的时间段和他们不想被工作打扰的时间段之间设置一条明确的分割线——甚至支持移动设备。这是向前迈出的伟大一步。确实,很多 app 和操作系统最近已经增加了类似功能,帮助我们管理噪音,但是未来的计算机应该帮助我们具有更多人的本性,而不是更少。

再造沟通》完全改变了我对人类、计算机、社交媒体和设计软件的思考方式。如果你是父母、同事、或朋友;如果你即将约会或结婚;如果你是老板;如果你开发 app;如果你曾经觉得「我想打字不想讲话」,那么这本书就是必读的。它将启发你思考使用软件的方式、软件能够消耗你的方式、以及每次扫一眼手机时你即将失去的东西。我们的行业或许真的充满了性格内向者,但是我猜测,至少你们有些人和我一样,还没有意识到工具是怎样改变你的。我希望,我已经使你充满好奇,并急于弄清一切。如果你制作软件,我希望你受到了启发,并帮助用户找到平衡。


访问 Basecamp.com 了解 Basecamp 3 的所有信息,欢迎试用,开启「Work Can Wait」的生活方式。

注释

译文:我想打字,不想讲话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