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才 23 岁,不要太着急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今天我问 CEO 一个问题,「我怎样做才能变得更好」,他答道,这已经是我一个月内、第四次提出这个问题了。他对我的努力表示赞赏,因为我一直在提高,期望自己变得更好,但是,他让我别着急,慢慢来。每当我问他,对我过去有什么评价,他总说,我已经做得不错了,只要我继续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仔细考虑过我所能得到的评价、这是最差的答案,我不想只是「好起来」。我想成为伟大的人、优秀的人、让人赞叹的人、等等。我认为「好起来」,几乎有些冒犯我,因为它代表着平庸。


我一直有个目标,想成为身边当中最愚蠢的人。这样,我周围都是非常聪明的人,而我就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东西。这是我最快速成长的方式。在此过程中,我难免要把自己和他们做比较。

我的 CEO 在他 28 岁时,就以数百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家公司。我的产品经理已经创立并出售了多项业务,而他,才 25 岁,他只比我大两岁。当我日复一日地和这两个极其聪明的天才一起工作的时候,我扪心自问,我有什么成就?如果我只是落后他们 2-5 年,那么,到时候我能够取得同样的成就吗?

扎克伯格、比尔盖茨、乔布斯,以及其他优秀的、20 多岁的创始人,在世界上创造的神话,在我们内心产生了一种紧迫感(我们代表太有雄心的、Y 时代【注1】的跃跃欲试者)。有数不胜数的故事告诉我,当下才是更好的时间——因为我们当下还年轻、刚走出校门、孑然一身。不要等到你有了家庭、抵押贷款和责任的时候才去创业。对于当下做如此解读,让我急于成长、急于为社会创造价值。

就算完成我的目标还是不够,因为我想再快点儿。我想明天就有进步。我想掌握所能学到的任何东西,并尽快创造价值。我们每个人,每天都有 24 小时,我强迫自己用最有效率的方式,使用每一分钟。我吃早餐时,还在看 Udemy 上的教程;我赶路时,还在听播客;我等公交时,还在阅读文章。如果我不这么做,就觉得自己落后了。


我记得,几个月前,当我从硅谷回来时,有很多人对我说,如果我想在高科技行业学到更多的东西,就要搬到那儿。更多的机会、更多的资源、更多的人才以及更快的成长,是的。想做演员,就应该去洛杉矶;想做技术或创业,就要去旧金山。有个朋友这样对我说:因为硅谷有更多的机会,那里的人们学习和成长会更快,如果我不去那儿,我就会落后。这个思念我有点儿害怕。我不想落后于同龄人,所以我差一点就收拾行李了。

当我回到家时,我反复思考。我想搬到旧金山的真实原因是什么?这是我真正想要的吗?我意识到,我的职业雄心固然重要,但是家庭、个人发展和平衡,也一样重要。不过,从旧金山回来之后,我一想到我要的平衡生活就觉得近乎愧疚。因为,我处于黄金年龄,我应该拼尽全力,为自己争取机会,好为「成功」奠定基础。

写到这里,我又一次想到平衡生活时,就感到了愧疚。这是不应该的。

虽然没有人对我说,在我这个年龄段,不应该考虑平衡,但是我们追求效率的文化,连带着一种紧迫感,塑造了这种判断。可能在我所处的高科技行业里,敏捷开发、响应市场的速度和规模,都是必要关注的。在这个行业,如果你不快跑,就不会有竞争力。

因此我把自己当成一家创业公司,并对自己说,我需要再快一些,耳边响起时钟的滴答声,提醒我时间是有限的。


下班之后,我刚刚在 Indigo 书店【注2】待了 3 个小时,挑本书,一页挨一页地翻着。我记不清上一次泡书店是什么时候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在推着我去书店。但是,这个感觉很好。我说不清楚,就觉得有什么东西被一本好书深深地吸引住了,把我的意念带到了某个地方。尽管我的意念告诉我,我还有另外的 1000 件工作需要完成和费心,我还是要强迫自己看完这本书。

猜猜怎样样?感觉不错。

效率有提高吗?不能确定。这是在浪费时间吗?不是。我出售一家公司了吗?没有。那么,在未来 2 年我会出售一家公司(或为社会创造足够多的价值并有金钱回报)吗?我也不知道。但是,即使我不知道,也没有关系。只要我学到了东西,并为某个人的生活创造了某些价值,今天就是有意义的一天。

我只有 23 岁。是的,再过一年半,我就生活 1/4 个世纪了。但是还有 3/4 个世纪,我可以坚持学习、坚持创造价值。在我生命中,还有 657,000 多个小时,可以让我做我想要做的事。

Susie,你才 23 岁,不用着急

[caption id=”attachment_2904” align=”alignnone” width=”600”]摄于阿根廷-巴塔哥尼亚 摄于阿根廷-巴塔哥尼亚[/caption]

注释

译文:你才 23 岁,不要太着急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