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 Facebook,转投 Medium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大约两周前,我决定注销我的 Facebook 账户,真不想再回去了。我在上面花 6 个月时间了,已经从手机上删除了这款 app,对我而言,算是缓慢地戒掉了毒瘾。

从所有消费平台中成长起来

熟悉我的那些人,对于我把「毒瘾」用在 Facebook 上,或许会感到好奇,因为我在过去两年,还没有在个人主页上发布一条状态更新、或内容(选择好友发出或隐藏个人的事件邀请)。然而,即使我本心貌似不属于 Facebook 积极分子,但是我发现自己每天都在社交媒体上。当我一睁开眼,上社交媒体就成了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当我睡觉时,它成了我要做的最后一件事。

不仅如此,我意识到,只要我有五秒种的闲暇时间,就有一种冲动反应,想到网站看看。当我忙于某个项目、撰写邮件、阅读某篇文章、或某个任务有些琐碎时,我就亟不可待地想「放松一下精神」,立即新建一个浏览器标签页,输入字母「f」,然后敲回车(因为我设备上的所有浏览器都记住了,Facebook 是我访问的、以「f」打头的第一号网站)。

一旦我意识到我这样做了------一直都是------我就开始憎恨自己。

我猜测,我烦恼的原因在于,我甚至没有为这个平台贡献过什么;我只是那些浮动的、不可见的 1 和 0 组成的字符,消费着别人的生活。如果 Facebook 是电影,我就是躲在我叔叔地下室里、吃着变质爆米花的那个家伙,正在盗版低质量的 aXXo 种子【注1】。

还有更糟的,Facebook 多数时间变成的「电影」并没有改变生活、发展、甚或乐趣;它也不像《大空头》【注2】那样出色,更不要说其它改变电影事业的东东了。

你在 Facebook 找到的内容常常更像是评级为 D 的惊悚片,没有任何故事情节。

窥视 & 爆米花

我觉得,真正把我推向边缘的原因在于,我并不是唯一用这种方式应付 Facebook 的人!我不是唯一披着不可见外衣、吃着爆米花的人;Facebook 的基础貌似建立在这种用户群上——他们消极参与互动,缺热衷于在平台上花费时间。

在圣诞期间,我拜访了家乡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的家人和朋友。在此一个月前,大概是感恩节,我碰到一个朋友,我们已经认识多年了(她碰巧是个女孩),她在 Facebook 上发了一张照片,以纪念我们的友情。她还在图片里给我打了标签。

在圣诞前夕那周、然后是平安夜、然后是圣诞节当天——共 3 次!——一些亲戚和朋友(超过一年没有见过了)问我,「你主页里的那个女孩是谁?你和她在拍拖吗?她貌似对你有意思!」

这是怎么回事!?首先,我非常吃惊,这些亲戚和朋友甚至能看到那张图片,因为我一直遵循 Facebook 的每一项安全措施,以避免这种情形,但是,唉,当更新的默认设置出现时,我还没来得及去修改。更重要的是,这些人(真的很少出现在我生活中)在窥探我做什么,记下来,然后当面提出来,就好像我应该向他们谈及此事一样,这太让我震惊了。

我更希望他们只是在照片上留下评论!

(所有这一切,最糟糕的原因在于我也有责任!这些真正尴尬的地方引发了现实交谈的话题,刨去这些不说,我重复地做着让我感到愤怒的事情)。

在隐私方面,我坚决主张,互联网上没有什么数据是有隐私的,但是我不想再假装喜欢 Facebook 上伴随的各种问候了。现实是,大部分人目光呆滞,大声咀嚼着爆米花。

很明显的是,所有这些话语都来自于一个沮丧的心灵,它完全无视了 Facebook 救赎的能力,它确实真正存在着:和逝去的童年或远方朋友保持联系,方便给大型聚会发送邀请,把你的主页装饰为虚拟的记忆盒子,盛放着满满的回忆。我热爱这些东东,我甚至热爱 Facebook 和社交网络的概念,但是它完全迷失在往昔弥足珍贵的本源中。

说明:Medium

Medium 不是没有缺陷,但是它本质上占去了我用在 Facebook 上的时间。

我爱 Medium,总体上是因为它由写作构成,且目的性很强。在我阅读的文章中,是非常强烈的。这个网站的文化已经形成,它提倡诚实、好奇和真实表达。因为每篇文章都在自己的网页上(和夸张的时间线形成对比),它们由 Medium 团队精心设计,貌似对于用户写作给予了更多与生俱来的尊敬——写就的每个文字,充满了庄严和厚重,这是大部分其它网站所缺乏的。

那种冲动曾深深地困扰着我,离开 Facebook,让我甩掉了它——一部分自我想阅读,但是不会阅读太多。另一部分自我想关心某人的生活,但是不会关心太多。还有一部分自我,常常需要一些不必要的道听途说。

Medium 本质上已经扭转了太多。当你访问 Medium 时,很难找到少于 1 分钟阅读时长的文章。因此,当你敲入 Medium.com 时,你至少是在拿出完整的 1 分钟时间、注意力和思想(因为充满智慧的文章就是在讲故事——有着开始、中间和结尾)。

在这种平台,我不能只是来回穿梭,我不得不现出自我。

现出自我是一件好事。

注释

译文:逃离 Facebook,转投 Medium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