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新闻说不!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阅读新闻的正确姿势

注:本文为 Rolf Dobelli《Avoid News》的摘录翻译。

本站还有相关文章《为什么我停止阅读/收听/观看新闻了

序言

本文为你提供了新闻毒瘾的解药。篇幅太长,你可能无法一扫而过。幸亏有了重度新闻消费,很多人丧失了阅读习惯,正奋力地吸收超过 4 页的内容。本文教你如何摆脱困境,前提是你陷得还不够深。

新闻之于思维,相当于糖之于身体

在过去的数十年里,有人已经意识到食物的极大丰富,给人类的生活带来了影响,于是开始改变食谱。但是很多人对过量新闻却没有类似看法。媒体变着法子给我们短小精悍的花边新闻、琐碎事件,它们和我们的生活毫无关系,而且不需要深入思考。

在去年一整年,我没有看过新闻,因此我真正看到了、感受到了这种自由所带来的反应:不连贯少了,时间多了;焦虑少了,思考更深入了,也有了更多的见地。虽来之不易,但值得一试。

第一,新闻在系统化地误导我们

新闻报道不能如实反映真实世界。

新闻媒体为了引起我们的注意,而大肆宣扬扣人心弦的故事、以及使人动容的图片,为此,他们系统化地忽略了那些微妙和潜伏的信息,不管它们是否重要。新闻要吸引读者眼球,这是新闻业务模型运作的原理。

正是显而易见的信息误导了我们。

举个例子:一辆汽车行经一座桥时,桥垮塌了。新闻媒体往往聚焦在汽车上,车里的人,他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如果他还活着,还要再写写幸存者的感受,等等。所有这些都是完全不相关的信息。大桥的结构稳定性才是相关的。因为类似的潜在风险,可能还在其它大桥存在着。这才是我们应该从事件中吸取的教训。

结果,我们的大脑完全被误导了:

这是非常危险的,我们从新闻消费中所得到的、有问题的风险状况,完全不同于我们面对的真实风险。只有一种解决方案:完全切断你和新闻消费的联系。

第二:新闻是不相关的

从你去年读到的 10,000 篇新闻中,有哪一篇对你的生活、职业或业务有影响。如果你不看那些新闻,又会是什么样呢。

新闻消费和我们的生活关系不大,顶多算作娱乐,只是仍然算不上相关。1914 年萨拉热窝事件的受关注程度,高过了 1995 年第一款互联网浏览器的诞生,无论后者产生了多么深远的影响。

人们难以界定相关,却很容易界定新闻的「新」。

新闻给你带来的视角和你的生活不相关。因为,相关意味着:对你个人、重要的东西。相关是一种个人选择。而媒体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看新闻。

人们一旦看不到新闻流,就会感到恐惧,总担心失去什么重要的新闻。要我说,是你想多了,如果它对你真的重要,你无论如何都会知道的。朋友和同事对你说的事件,要比新闻机构提供的新闻,更具相关性。你只有通过阅读专栏、有深度的杂志或优秀的书籍、或和知情人交谈,才能更深入地了解相关的信息。

第三,新闻限制了理解

新闻只停留在表面,新闻机构以客观报道现实而自豪,但是他们报道的事实只不过是深层原因的、不重要的现象。

我们需要了解的是,理解潜在过程以及如何发生的。新闻记者往往也不清楚,因此他们钟情于表面的东西,掌故趣事、丑闻、关于某人的故事和图片。记者容易搞定它们。

大多数人认为,更多的信息,有助于做出更好的决定。新闻组织也信奉这一点,因为这符合他们的利益。累加的事实是无法帮助你理解世界的,结果恰恰相反。你消化的「无关新闻」越多,就越难以理解真实的景象。

信息爱好者不都能更好地做出决策,他们不比普通人取得了更多的成功,想想记者们,如果更多的信息能导致更大的经济上的成功,那么记者一定位于金字塔的顶端了。显然不是这样的。

为了理解世界而看新闻,倒不如不看。多看一些书籍和发人深思的报道吧。

第四,新闻毒害你的身体

不多谈了,新闻消费的风险损害了你的身体健康。

第五,新闻大规模地增加了认知错误

正如 Warren Buffett 所说,「人们最擅长的就是解释所有的新信息,以便于保持他们的成见原封不动」。这就是确认错误【注1】。我们更倾向于盲目自信、冒着愚蠢的风险、以及误判机会。

新闻除了造成确认错误,还夸大了另一个认识错误:故事错误。我们的大脑渴求「有意义」的故事,即使不符合现实。新闻机构乐于传送这种伪装的故事。

我的高中历史书就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列出了 7 个原因(不是 6 个,也不是 8 个)。事实上,我们不知道法国大革命为什么会爆发。我们也不知道它为什么在 1789 年爆发。我们也不知道股市的走向。太多的因素促成了某种结果。我们不知道一场战争爆发的原因,完成了一次技术突破,抑或油价飙升。只是记者会说,「市场因为 X 才发生了波动」、或「公司因为 Y 才破产了」,简直愚不可及。当然,X 可能有过偶然影响,但远非根本原因,其它的影响因素或许更有意义。我被这种「解释」世界的方式包围着,它是不正确的、不理性的、伪造的。我拒绝它们污染我的思考。

第六,新闻抑制了思考

思考需要集中精力,集中精力需要不被打断的时间。新闻却像随意浮动的自由基,妨碍着思考。它们像病毒一样偷走了我们的注意力。它不只偷走了时间,还不让我们清晰地思考。

新闻让我们成为肤浅的思考者。还有更糟的,新闻严重地损害了记忆。你做不到只用一个小时就参观完巴黎,也无法在两分钟内就看完现代艺术博物馆。因为大脑需要带上时间。要做到集中精力,至少需要 10 分钟的阅读。如果时间不足,你的大脑将肤浅地处理信息,几乎存储不了什么。新闻就像吹在脸颊上的微风。一个月前的头十条新闻,你还能回忆起来吗?既然没印象了,为什么还要那样做呢?

第七,新闻改变了你的大脑结构

新闻就像毒品。我们自然地想知道故事的后续情况。这样,我们的头脑中就有成百上千的、散乱的故事线,时间久了,就成了难以戒掉的瘾。

一旦你养成了刷新闻的习惯,你就会更加频繁地刷新闻。这种过程称之为长期增强作用【注2】。如果你把注意力放在其它事情上,比如文学、科学、艺术、历史、烹饪、喂养宠物,你将更加专注这些事情。大脑就是这样运行的。

大多数消费新闻的人,即使他们过去渴求过书籍,也失去了阅读和吸收长篇幅的文章或书籍的能力。看了 4、5 页之后,他们就累了,无法继续集中精力,而变得焦躁不安。不是因为他们年纪大了、或十分繁忙,而是因为大脑的物理结构发生了变化。深阅读和深思考,难以区分。当你阅读新闻时,你的大脑就发生着结构上的变化。这意味着你思考方式的变化。

第八,新闻价更高

新闻浪费时间。新闻降低了效率。

首先,新闻花费的时间。其次,切换回去的时间。第三种,即使我们看过了今日头条,新闻还是会花费我们数个小时的时间。

信息不再是稀缺商品,注意力才是稀缺的。你为什么要轻易让给新闻呢?你为什么对你的金钱、你的声誉或健康如此不负责任呢?

第九,新闻割裂了声誉和成就的关系

声誉(reputation)影响着人们在社会上的合作方式。在远古时代,某个人的声誉和其成就是直接相关的。你看到部落成员徒手杀掉了一只老虎,你就会传播他的勇敢。

随着大规模新闻时代的到来,「名气(fame)」进入了我们的社会,它是个奇怪的概念。名气具有误导性,因为有名气的人们和我们的生活关联很少。媒体把名气赋给了电影明星和新闻主持人。新闻割裂了声誉和成就的关系。悲剧在于,现代的恶名声挤走了为成就做出实质贡献的那些人。

第十,新闻是记者生产的

优秀的专业化记者需要在故事上投入时间、求证素材并尽量统筹全局,但是各行各业都存在良莠不齐的从业人员。

我估计,原创的新闻故事不超过 10%,真正调查过的不超过 1%。每 50 年才有机会揭露一次水门事件。很多记者都是根据别人的新闻再加工的。故事中的瑕疵可能因此而放大。

第十一,报道的事实有时候是错误的,而预测总是错误的

由于大多数发布商缩减了编辑预算,事实核查员快要消失于新闻过程中了。很多新闻故事包含了预言,但是在复杂世界里,是不可能精确地预测出某些结果的。我们为什么还要消费这些垃圾呢?

为了增加你的预测精度,就需要抛开新闻,还要掷骰子,如果你打算深入,就要阅读相关书籍和有价值的报道,以理解影响我们世界的、隐藏着的「发电机」。

第十二,新闻是受控制的

从我们进化的过程看,我们通过当面交流就能甄别出是不是在胡扯。我们自动地使用很多蛛丝马迹来检测操纵,线索除了口头信息,还包括手势、面部表情和焦躁程度等信号。而对于今天的新闻,哪怕是认真的读者,也难以从带有私人目的的新闻故事中甄别出公平的故事。

故事被选择或故意取悦于广告主和媒体方,每个媒体出口都趋向于报道其他人在报道的新闻,并尽量避免可能冒犯别人的故事。

公关行业和新闻报道行业一样庞大,这可以算作最好的证据,即记者和新闻机构能够被操纵、或至少被影响。不要忘了 Nayirah 护士【注3】的例子。

新闻行业描绘了世界的普通景象,还有一套叙述手法供讨论。它们设定了大众的日程。我相信,被媒体设置的日程只不过是糟糕的民主。

第十三,新闻让我们消极

新闻故事几乎都是你无法影响的事情,这让读者渐渐对世界产生了宿命论的视角。如果人类大脑遭遇了大量模棱两可的信息而无法采取相应行动,就会产生被动和受害者的感觉。其对应的科学术语叫习得性失助【注4】。或许这一切都是巧合,或许火灾、饥荒、洪水和失败的持续轰炸加剧了沮丧,即使这些悲哀的报道距离我们很远。

第十四,新闻给我们营造了关爱的假象

新闻用全球性的温暖感觉包裹着我们,我们都是世界公民,我们相互连接着,这个星球就是一个地球村。我们几千人挥舞着打火机的小火苗,唱着「四海一家」【注5】的歌曲,气氛温馨、和谐。这给了我们一种热烈赞扬的、模糊的情感,关爱的假象,实际上不会有什么作用。事实上,消费新闻不会让彼此之间产生更多连接,我们产生连接是因为我们有交互和贸易。

第十五,新闻扼杀了创新

我们已知的事物限制了我们的创新。数学家、小说家、作曲家和企业家常常在年轻时就能产生最具创新的成果,他们注意不到以前尝试了太多次。他们大脑享受于广袤无边、渺无人烟的所在,激发他们萌生并致力于新奇的想法。

我还没听说过哪个新闻有瘾的人,能具有真正创新的思维。另一方面,我也认识很多人,他们像吸毒那样消费新闻,却有着枯燥无味的思维。

新闻扼杀创新的影响,或许是由于我们之前讨论过的、更简单的东东:分散注意力。如果你想产生陈旧的解决方案,就去看新闻;如果你在寻找新颖的解决方案,就和新闻说再见。

我们应该做什么

完全和新闻绝交吧

尽可能不要接触到新闻,删除 iPhone 上的新闻 app,卖掉电视机,取消订阅的保证。不要碰躺在机场和火车站的报刊杂志。不要把浏览器默认设置到某个新闻站点。挑选从来没有变化的站点,越陈旧越好。把浏览器收藏的所有新闻站点统统删掉。把桌面上安装的新闻小部件删掉。

如果你想保持「不错过重要的东西」,我建议每周浏览一次《经济学家》的摘要页。不要超过 5 分钟。

阅读可以解释世界的报刊杂志——《科学》、《自然》、《纽约人》、《大西洋月刊》。阅读能够把点串起来的杂志,不要羞于面对生活的复杂,也不要羞于纯粹地娱乐自己。世界是复杂的,我们无能为力。因此,你必须阅读篇幅长、有深度的文章和书籍,它们才能解释世界的复杂。试着每周读一本书,两到三本更好。历史书、生物、心理学皆可。这样,你就能学会理解世界的潜在机制。要追求深度而非广度。享受真正让你感兴趣的东东。享受阅读的乐趣。

戒掉新闻的第一周是最难熬的。当你在思考、写作或阅读时,不要刷新闻。30 天以后,你对新闻就有了更加宽松的态度。你会发现,时间多了,专注多了,对世界的理解也更好了。

一段时间以后,你就意识到,尽管你封锁了新闻,但是你没有失去任何重要的事实。如果有那么一丁点儿信息对于你的专业、公司、家庭或社区真地重要,你一定会及时听说的,从你的朋友、丈母娘或你身边的不管什么人那里听说。当你和朋友在一起时,问问他们世界上发生着什么重要的事情。因为问题往往就是最好的话匣子。答案差不多都是:「也没什么大事」。

优秀的新闻

社会需要记者,只是需要换种方式。

调查性的记者在任何社会都是相关的。我们需要更多精英记者深挖有意义的故事。我们需要报道监管我们社会的事情,并揭示真相。最好的例子莫过于水门事件。但是重要的发现不一定都以新闻的形式出现。报道往往不具时效性。对于调查性的记者而言,长篇报道和有深度的书籍,也是不错的形式——你现在应该就有时间看它们了。

声明

上面的论点仅代表我写作本文时所具备的、最诚实的视角。我保留在任何时间修改上述观点的权力。我或许沉迷于自我矛盾的自由之中。我过去是这样做的,将来可能还会这样做。如若观点有变化,就只会有一个理由:新版本更接近于真相,而非得到了什么个人好处。

注释

译文:向新闻说不!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