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正在加速 web,这是好事吗?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为了改善移动端阅读资讯的体验,Google 今天发布了 AMP。也是为了更好地与 Facebook 推出的 Instant Articles 竞争

[caption id=”attachment_3154” align=”alignnone” width=”450”]Google 新闻产品负责人 Richard Gingras Google 新闻产品负责人 Richard Gingras[/caption]


从今天起,移动设备的某些用户在他们喜爱的博客或新闻网站点击链接时,将会得到惊喜:他们的浏览器将快速呈现文章,快得难以置信。

之所以让人吃惊,是因为移动端浏览器的现状。近年来,由于海量的新闻行业设计和业务选择的累积,用「迟缓(Sluggish)」描述我们当前忍受的状态,已经再稀松平常不过了。

网页载入速度的推动是新的发起方带来的直接结果,即 Google 及其一些合作伙伴公司的 “Accelerated Mobile Pages” (AMP) 项目。它们基于、或接近于传统移动 web,正在创建一种替代品——至少保持对广告的友好性。和传说中封闭式项目不同;该项目协作完成,代码也开源。但是,想参与进来,的确需要和发布商的再加工。做为互联网巨头,Google 正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细谈之前,我们先澄清一些东西。假定把 AMP 摆在首位,如果新闻行业还不想彻底自我颠覆,AMP 就不是必需的。

媒体公司在业务上以金钱为目标,每月都在财务上陷入麻烦,他们的文章充斥着垃圾代码,相当一部分是广告/监视公司所为,在一定程度上招致了读者的强烈反感。我们不喜欢响应慢的网站,就是这样。我们的移动设备正在接管我们「消费」信息的方式,为了阅读一点儿信息、动辄需要下载几兆垃圾软件,我们甚为不齿,因为这些平台方掌控着我们。这也是我们使用广告屏蔽软件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我们对于时刻被监控感到不爽)。新闻行业本应该解决这个问题、而不用和庞大的、集权的技术公司展开军备竞赛。但是,问题没有解决,我们接着往下说。

谈谈互联网上涌现的新面孔编辑们吧:集权的技术公司巨头们已经创建了平台,我们在其平台上处理信息和交流。新闻的「内容」对他们有用,也可能不太有用,因为他们的高官们有一颗爱国心,希望我们都能见多识广,不过更多是因为它会推动平台的进一步使用,尤其是移动端。这些平台——Facebook 和 Apple 较为显著——想成为明天的报摊:我们去这个地方获取新闻和信息,一切都在他们自己的生态系统里。

当世界上的集权达到如此程度时,新闻机构觉得,他们除了成为那些生态系统里的一分子就别无选择了。这是一种短视,原因如下。首先,如果一到两家、或某些集权公司控制了新闻、信息和对话的流动,表面看就非常危险了;Facebook 和 Apple(还有 Google)有什么权利可以在新闻报道和其它信息服务中挑选大赢家?其次,这种控制不可避免地导致商业惯例,从财务角度看,会挤走那些没有控制权的参与方,比如新闻组织。只需问问广告商,当美国大部分社区被当地报纸肆意垄断时,他们当时有多大话语权。

进一步地说,有些基本原则使得开放互联网(这里是指 web)如此不可或缺,而这些生态系统违背了原则:任何人可以在互联网创造,他们可以选择任何方式——这是至关重要的——而不用别人的许可。集权化破坏了开放互联网的承诺。YouTube、Amazon,是的,还有 Facebook,其创始人都依赖于开放。随着事态的发展,有一天,你可能就真的需要许可了——前提是,如果你需要一次真正成功的机会。

AMP 加速的网页

AMP 加速的网页

AMP 加速的网页

目前,Facebook 是这些新平台中最有影响力的,已经邀请了主流发布商加入它的 “Instant Articles” 系统,新闻组织除了在他们自己的网站,还要在 Facebook 内部发布信息。还有数百家媒体正在加入,到 4 月份,Facebook 将邀请每个人加入(尽管保持免费,说不定某一天会改变做法、以及/或者收入交易条款)。同样,Apple 也正在推 Apple News。虽然它们都在使用 web 技术创造新闻产品,但是它们仍然要把开放 web 收进私有平台的囊中——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极度危险的趋势。

现在谈 AMP。背后涉及的概念,包含让文章和其它内容更加便携,都算不上新东西了,但是,它们于 2015-5-16 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定型为 “Newsgeist”——在 Google 和 Knight Foundation 资助下,聚集了新闻从业人员和技术专家。Google 新闻产品负责人 Richard Gingras 回忆当时场景 说,Facebook 最近上线了 Instant Articles,部分会谈集中于:发布商是否「可能用另一种方式」,更多地控制其内容到达受众的方式,同时维持其业务模型。他和 Google Search 的工程部副总裁 David Besbris 已经在公司内部推动着该项目。

赫尔辛基会议之后,他们步伐很快,联合合作伙伴并启动了开源项目。在 2015-10-7,AMP 问世。Jeff Jarvis 是教授、作家、新媒体倡导者,也是在 Newsgeist 会谈中推动该项目的关键参与人,他对于最后的结果感到兴奋(目前还是)。「链接不再是需要等待的邀请」他赞美道,「链接只是下一个网页,立即并完全可见」。(注:Jeff 是位老朋友了。我和 Richard Gingras 认识很多年,和他一起服务于非盈利组织 First Amendment Coalition 董事会。)

Google 依赖于监视的业务模型应该全部停止,但是它从维护开放 web 中获得了好处,至少让 web 开放到足以使它自己的搜索广告业务继续繁荣。竞争能够捕捉流向另一个互联网的广告,当到了这种程度时,开放 web 的死亡就清晰了,也是 Google 目前面临的威胁。

上面所说都是 AMP 的必要情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给该项目点个赞,如果有不完美的,那就是它保留了太多已有东西,以确保开放 web 可运行,同时尽量加速移动网页——但是,我们可以将其看成对抗 Facebook(和 Apple)的一种战略行动。问题是,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AMP 网页展示


那么,AMP 到底是什么呢?先看看这个 demo(慎入:新网页载入迅速)。现在,不用考虑太多技术,就想想下面几种方式:

[caption id=”attachment_3149” align=”alignnone” width=”450”]AMP 产品经理 Rudy Galfi AMP 产品经理 Rudy Galfi[/caption]

上面提到的最后一点不是无关紧要的。AMP 的关键指标之一,一直都要「确保发布商在变现方面,要比今天做得更好」。Gingras 说,如果一切正常,AMP 将「纠正大量不合适的广告行为」,不合适的广告行为已经导致越来越多用户安装广告屏蔽软件。

当然,还有很多细节。该项目致力于提供宽泛的交互功能,像可视化、测验等,均通过 Gingras 在 AMP 架构里所说的「逃生舱(escape hatches)」——页面的下载和文章的文本、图片等是隔离开的。

在大多数情况下,像广告之类的东西,会延迟载入。不错!臃肿的移动网页明目张胆地妨碍着我们,当它们下载各种图片、广告和其它资源时,却让我们保持等待,下载完成后才让我们开始阅读。但是,实际上 AMP 网页是做为一堆不相关的组件而被创建的。当人们想看网页时,根据综合情况来呈现:1)组件在页面的位置(页面顶部比靠下位置有着更高优先级);2)需要载入哪种资源,需要更少资源(比如文本)就能优先呈现。

信息组件化呈现增长趋势,总体看,算作正向趋势。用户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创建即将出现的内容,Jeff Jarivs 认同这种思路。但是,既然 Facebook 出现在人多的地方,那么,从长期看,喂养这种意欲成为互联网的野兽,是健康的吗?你可以猜到我的回答(正如 Jarvis 和其他人所指出的,Facebook 或许只是采用 AMP 以达到在自己网站内部显示内容之目的)。

YouTube 视频:https://youtu.be/WrpkFROqR0Q

Google 不再畏首畏尾。新闻机构加入 AMP 有着巨大动机,让它们的 AMP 「普通合伙人」(这是我的个人之见,和 Google 无关)满足另一个前线——更好地摆放在 Google 的搜索结果里。Google 的收入来自于广告,广告可以基于搜索售卖,这家公司已经澄清了意图,对于计算搜索结果的方式,它将提高载入速度快的网页的排名。Google 坚持认为,它不会因为网站使用 AMP 网页就给予关照,但是这或许成为有着些许差别的特征。

Gingras 对我说,Google 搜索机器人上周已经看到 1,000 多个域名在使用 AMP——包括很多主流媒体公司,截至目前,共计 33 个国家。网站将不得不创建内容的两个版本,至少要包括:一个版本针对 AMP 移动端网页,另一个面向常规(桌面/笔记本)渲染。纽约时报负责产品和技术的执行副总裁 Kinsey Wilson 把 AMP 称作来自于大型技术公司的、「我们曾经见过的、对发布商最友好的解决方案」,但是使其运行起来,需要付出真正的努力和工作时间。

纽约时报有足够员工使其运行起来;越小的公司将面对越大的障碍。即使在开发常规网页时、一同开发 AMP 网页,显得(相对来说)简单,但是,小公司如果不是为了归档而那样做,照样会面临一定程度的困难。(正如开放标准倡导者 Kevin Marks 所指出的,AMP 网页依赖于 Google JavaScript 代码、而非传统 HTML 来渲染页面,最终会让部分 web 更加脆弱且难以归档。)

不只是传统组织、和仅线上机构会成为一部分,包括 Twitter 和 Pinterest 在内的其它 web 平台公司也是如此。Twitter 跨越了平台和媒体,属于关键合作伙伴。Twitter 的目标之一,就是让人们更容易、更快速地把单条 tweet 包含在其它页面里。另一个目标是确保 Twitter 里内嵌的链接,能够在用户移动端浏览器里快速载入。

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合作伙伴就数得着 WordPress 了:Web 上相当一部分内容来自于该站点,据某些评估数据,份额高达 20%。WordPress 背后的公司 Automattic,和其它参与倡议的公司均担心,开放 web 会陷入麻烦。因此,它正在把 AMP 构建到 WordPress.com 商业站点内部,做成可供人们使用的插件(比如我),人们就可以在他们自己的服务器上运行免费软件。我的私人 WordPress 站点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剥离,因此 AMP 不会使其快多少。但是,WordPress + AMP 的累积效应将十分显著。

需要注意,当前的 AMP 至多算是 1.0 版本:运行功能的最小化设置需要从各种参与方那里得到广泛支持。社区本身也展开了讨论、开发、调整代码和政策,给人留下了较深印象,定期也会增加一些会员。Google 正在协调一些工作小组讨论各种元素和争议,貌似在进展着。这个项目去年才开始策划,就取得了很多进展,至少可以这么说。

我对此还有大量疑问,我着手的某些疑问有:如果 Google 修改其策略,使它更加私有化和集权化,该怎么办?如果新站点只是把做正确的事情摆在首位,会怎样呢?或者,既然他们没有这样做,如果他们只是像现在一样,致力于开发更快速的网页(使用标准的 HTML 标签,以人们可接受的方式下载组件),又会是什么结果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它会一直走下去吗?他们,和我们,真的需要所有这一切吗?

无论如何,从现在看,答案貌似是肯定的。

译文:Google 正在加速 web,这是好事吗?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