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读博士到做产品:两种未知之间的旅程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当我读(数学)博士时,我脑子里还没有职业的概念。我当然也没想到要在 EdTech 这家成长型的公司里,带领一个小型的产品团队。那时候我对产品管理知之甚少。哦,就算到了今天,我仍然不敢十分肯定就了解啦。

但是,我现在做产品差不多有 4 年,意味着我在这个行当里的时间和读研究生的时间一样长。过渡期内,挑战与兴奋共存。本文谈谈我一路走来的感受,以及这两种经历的比较。

[caption id=”attachment_3176” align=”alignnone” width=”500”]目标:产品管理 目标:产品管理[/caption]

毫无疑问,从博士过渡到产品管理,最痛苦的就是从专才到通才的转变。

博士研究以学问的小众区域为基础。它要求在狭窄的领域内、一门心思地专注下去。你所在领域之外的知识,和你的研究目标没有多大促进。这和产品的多面手性质截然相反。对于产品管理的定义,我比较中意的是,产品管理位于业务、技术和用户体验的交集区域。这种说法较为宽泛,即使你拆开分析每个区域,仍然显得宽泛。

产品经理常常具备某种专长,不过,有效的做法是,他们需要接受培训,即不要再深入其它任何一个领域。产品经理必须在其角色的各个层面之间游走。因为深入某个领域恰恰就是在重走我四年博士研究生的老路,因此我不推崇这种训练。

产品管理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科学,它甚至都算不上科学。适应起来需要时间。在博士学位方面的成功,和在产品方面的成功有着极大的不同。前者很大程度上有着逻辑和客观判断。而产品没有单一标准,产品经理的成功,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多个利益相关者的意见和行为。一个是成功的绝对测量,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一个是基于一系列不确定因素所作出的主观性测量。二者形成了鲜明对比。

数学论证的严谨和精确,使我对产品方面的工作做出了更多的总体分析。

产品管理方面的资料充斥着各种框架,后者为思维深度和可担保的成功模型提供了承诺。市面上还有很多万金油。一本书或培训教程通常包含了真知灼见,但是万不能真正做为研究论文来对待(如果没有详细审查,甚至都不应该去阅读)。

产品管理属于非常私人化的事务;每个个体必须找到一种适用于自己的方式,和他们的组织文化保持一致,对他们的行业和终端用户保持灵敏的嗅觉。

仅仅因为产品管理不能形成规范,并不代表人人都可以做好。经常地,这恰恰形成了目前的样子。

产品管理可以被视作完美无瑕的游戏:上手简单,却难以掌握。每个人都有一种观点。

博士的研究课题只能吸引一小撮协作者的参与,然而,当谈到产品设计和策略的问题时,貌似每个人都可以说上两句。这使得产品经理的工作更加有趣——工作应该总是社会化的、协作的,这些人经常发现他们自己正处于组织的核心,管理着来自于每个部门的反馈和意见。

不过,这也意味着需要管理大量的信息(常常是误报)。

为了理解产品终端用户最重要的东西,需要经验、直觉和深刻的同理心。很少有人能把这三点串联起来;这正是产品经理区别于普通人的地方。多个利益相关人都觉得,他们在共同开发新产品的解决方案上,发挥着重要作用,或许最艰难的工作在于如何管理他们的期望。在学术界很少有这方面的担忧,因为只有一小撮人才会带着兴趣和详细审查来查阅你的工作成果。

博士学位使我用多种方式(给自己插播广告喽)准备「真实的」工作成果。每一位(优秀的)产品经理都是一个问题解决者,与建立在开放问题之上的博士学位相比,它有着更好的准备。 但是,博士和产品管理最直接的联系或许在于结果的不确定性。在这两种情况下,你都会提交一种解决方案,却无法确切知道它是否可行。

诚然,精益/敏捷/无论其它什么方式都能减少失败的概率,但是在业务和产品里,存在更多随机的因素,它们超出了大部分从业者愿意承认的数量。

它可能是某种具体的研究方法论,也可能是杀手级的功能,你坚信会增加用户参与,但是在一定程度上,你只不过是在投骰子。研究工作使你为失败的可能性做好了准备。从这一点看,它或许是最具创业精神的事情,而产品经理必定能从中受益。

我发誓,我从来就没打算做一名产品经理。但是当这份工作让我在凌晨 2 点还无法入睡时,我就明白了,这正是我想要的。我渴望解决问题,准备失败,急于让世界有一点点不同。博士学位铺平了道路(不管怎么说,对于前两点是这样),但是从一种未知转向另一种未知的适应,才使得转变更加明显。

译文:从读博士到做产品:两种未知之间的旅程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