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柄锤式创新,为什么顿悟时刻没有意义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Cree 制造 LED 灯泡的关键部件

一家创办 29 年的公司,6000 多名员工,被广泛誉为创新的灯塔,让我们走进幕后,一窥究竟。


Cree 公司的产品战略副总裁 Mike Watson 说,「对于一家大公司而言,我们能够在需要的时候快速做出改变」。

正是他说的这一句话,扫去了很多创业公司创始人内心的恐惧。这种恐惧完全是自然产生的,在物体和运动规律中较为常见。

巨型轮船通常缺乏小摩托艇的灵活。

NBA 的前锋通常缺乏球队组织后卫的灵活。

一家只有 4-5 人的公司,当其规模扩充到两倍或三倍时,通常无法像过去那样迅速做出改变。

那么,为什么 Cree 能够做到?它是一家半导体 LED 材料的跨国制造商,始建于 1987 年,在 2015 年荣膺世界前 50 名最具创新的公司,被称作「快公司」。

Watson 说,「真相在于创新的惯常意义」。他认为,这个时髦的词语常被提及,以致于它经常被用作「诱导性的营销佐料」。Watson 将该词语视作一种生存之道,他认为,创新比起昙花一现的天才创举,更具持续性、更可复现,即:

「创新起源于办公场所文化的培养,这种文化看重创新的价值,并给优秀想法提供孵化的机会。优秀想法最需要什么,它就提供什么:一个由天才组成的、有驱动力的团队,会专门把时间和空间放在想法上;更大的多元化战略要确保他们专注工作的结果能够迎来曙光。」

问题

视频地址:https://youtu.be/4P0pJNPrjWM

Cree 为了鼓励创新,他们必须面对世界上已有的真正问题——根据他们的视角,传统电灯产生的热量多于他们产生的光线——然后组建小型团队迎接挑战。

Watson 说,「我们的文化主张把所有的时间、能量、资源和真正的预算资金花在重要的事情上」。

「有了这种心态,你会意识到,有时候让 6,000 个人围绕某个特定想法参与进来,才能着手最重要的事情。这不是说,6,000 个人对你的业务成功起不到极其关键的作用,而是你不得不汇总那些关键的第一步,然后让大型组织(或者找到一种方式)推动那些第一步,以达到大规模实现。」

在美国北卡罗莱纳州达勒姆市,Cree 乐于这样做,正是这种意愿推动着像 Watson 这样的员工加入公司。「如果意味着一个更大的目标,我就会看到他们完全革新公司的意愿」,他说,「这个时刻,我明白了,我不得不放手一搏。」

公司组建于 1987 年,由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组成的一个小团队,不管人们说什么,他们深信,碳化硅做为一种商业上可行的材料,具有极大的潜能。经过他们的艰苦卓绝的专注,他们最终取得了发现,促成了 Cree 的创办,这家公司直到最近才为人所知,仅仅因为其它公司 LED 产品内部的某个组件由他们供应。

由此看出,Cree 面临的真正问题,不是如何让大型团队快速转变,甚至也不是如何创造一种家用消费品,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相关经验。而是,不依赖于 100 年前的技术,如何开发更好的灯泡,如何创造一种重新定义的灯泡,优于铺满市场的、有瑕疵的 LED 灯泡。

解决方案:长柄锤式发明

长柄锤

对于 Cree 而言,如果顿悟时刻(aha moment)没有文化的支持,如果战略不是要搞出点儿名堂,那它就毫无意义。他说,「我们信奉,真正的创新需要不止一次的顿悟时刻,这需要长柄锤」。

当伟大想法配上辛勤劳动的毅力时,长柄锤式创新的时刻就来了。想象和动手开干,各占一半。

当 Cree 萌生一种真正创新的想法时,领导团队会立刻找到一种方式,创造出该想法所必需的环境,而不问结果。这常常意味着扫除障碍,或至少推翻仍然存在着的、有影响的任何因素。

长柄锤式发明的核心组件,就是把大型团队打散成更小的团队,Watson 在这里让我们一瞥具体细节,可能你的团队能够实操。

「这就回到了小规模的话题,真正地把大型团队分解为更小的精悍团队,后者能够把所有注意力专注在解决某个具体问题上。但是,我们发现,理想的团队规模是 4-5 人。」

Flow 的产品经理 Cyrus Molavi 研究过团队规模和生产力,其研究成果和 Watson 对于团队规模的评论一致,但是 Cree 融入了另一种见解,即,帮助他们开发美国最畅销的 LED 灯泡。

「慎重挑选 LED 科学家和某些最好的系统设计师,组成核心团队,此外,我们还要确保,为他们提供能够专注的环境。」

这意味着要把这些员工从现有团队、或他们正在投入的项目中抽出来,然后将他们安排在某个隔离的位置。Watson 说,如果这些员工仍然在原来的岗位,那么 Cree 要想达到最终目标,将困难重重,很可能无法完成。他们将不得不处理太多分散精力的事情。

Watson 说,「这就是在新地点启动新项目的意义所在」。因此,核心团队在不同的大楼里工作,他们在……秘密地工作。

没人知道他们在忙的事情。有很多次他们甚至加班到深夜,也没人看到他们在做什么。Cree 决定隔离这些核心员工,符合幕帘效应,这是哈佛研究人员 Ethan Bernstein 的一项研究,论证了隔离是怎样增加生产力的。

隔离的程度有利于最大化专注,Watson 所信奉的这个词语,对于为创新而奋斗的那些人而言,须得更加慎重地对待。

「科学一直在论证多任务的负面影响。如果你打破专注,致力于多个事情,那就意味着你做不好多个事情。就像……如果你雇佣一名天才,还要求它做好两到三件事,那么,你是在把他们从佼佼者变成碌碌之辈。自从 Cree 在 1987 年创建,它就理解创新和专注之间的关联。我们新推出的 LED 灯泡只是最近的一个例子。」

Cree 能够快速转变,正是他们不忘初心的直接体现。和大多数公司一样,他们经过小团队的打拼,建立了非凡的愿景。他们不只是把过去看成珍贵的回忆,而且找到了方法,让根向上生长,并融入团队成长的文化中。

随着你的团队成长,还有诸多益处,但是,如果你做到了(或打破常规),那么好处绝不只是增加了灵活性。

译文:长柄锤式创新,为什么顿悟时刻没有意义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