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中不可承受之同质化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

  1. 我去参加某次设计大会,我是唯一的女性(直到后来又出现了几位),特别要提的是,我是唯一一名女性,既不是年轻白人、也不是亚洲男性,他们通常穿着黑、灰、蓝色的衣服,再戴一顶五分割帽【注1】。

  2. 我在 Twitter 上关注的一些人开始大谈特谈在我们的设计评判中,「西方化设计(Western design)」怎样等同于「优秀的设计」、固有的特权以及偏见。

  3. 我的一个朋友定期给我发送热门的 Dribbble 文章,它们除了过分奉迎就毫无意义了。

  4. Jon Gold 问我们所有人,在他给出的两种风格网站中(译者注:见下图),我们目前最有可能要设计成哪一种,我对其中一个真的很无语。

  5. 一些人曾向我敞开心扉,提及无法「融入」设计社区,即使按照大家所说的,他们表现得愿意那样做。

twitter dribbble

所有这些事情,迫使我想说:

我们 tm 在做什么呢?

紧接着一句,

我们 tm 以为我们是谁?

让我们逐一分析。


第 1 部分:我们 tm 在做什么呢?

姑且称之为设计 Dribbble 化,但是我们或多或少都在做着同样的东西。

Dribbble 的作品截图

上图是我在写本文时,随机截取 Dribbble 的受欢迎作品。我们用完全相同的风格做了大量的插图:同等权重的线、扁平化、最小化、几何图案、对称。精心设计的一些移动设计的例子,看着舒畅,并呈现最好的状态。大量的蓝色:美观、安全的色彩。

从一定角度看,这些作品示例当中,有一些可算作创新。但是,不是每一个示例都能归到创新行列。然而,这就是我们所认为的「优秀的设计」。

当然了,设计应该遵循一些基本范式,以确保我们设计出易于使用的东西。所有剪刀外观基本相同,因为它就应该是那个样子。

但是,桌面、移动、VR、游戏等设计都属于数字方面的设计,仍然相对年轻。我们只是不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我们至多达到了某个局部的最高点。只要我们肯为平庸的设计支付报酬,我们将永远无法通过局部最高点。

[caption id=”attachment_3201” align=”alignnone” width=”600”]高点 从这里盗的图[/caption]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寻找更好的答案呢?

我们本可以将其归咎于 Dribbble,是他们把抄袭来的设计放到页面顶部;我们本可以将其归咎于各种公司、机构或组织,因为他们为平庸买单;我们甚至可以归咎于非设计社区(non-design),因为他们期望我们的作品平淡无奇。但是一天结束之后,我们却成了背黑锅的唯一角色。

第 2 部分:我们他妈的以为我们是谁?

当我们提起设计 Dribbble 化的时候,我们必须要记住,Dribbble 不是单个的人。Dribbble 不是选择陈列又一个几何形状插图的那个人。是我们那样选择的。

当我说「我们」时,我是指大多数设计师,他们:

基本上,这个家伙,被我戏称为 Designer Dave:

[caption id=”attachment_3198” align=”alignnone” width=”471”]官方的、旧金山设计师的制服 官方的、旧金山设计师的制服[/caption]

从客观上讲, Designer Dave 没有什么错。他的经验和审美,和其他人一样有效。问题在于,当整个行业都充斥着 Designer Dave 时,我们都在假装:一种性格的人就能洞察任何其它性格的人。

在我们继续讨论之前,先退一步,把话题转向我为什么憎恨设计行业里的一个词汇:共鸣(empathy)。

共鸣意味着你真正地理解了某个人的全部想法。举个例子:我有个亲密朋友自杀了,我理解以这种方式失去某个人是什么感受。我真地理解。 但是,我从未体验过无家可归,我真不明白那种感受。我可以猜测,可以同情,但是因为我从来没有那种经历,因此我做不到感同身受。 那么,该怎样带着共鸣来设计呢?只有在所有设计师具备了相同背景、相同外形和相同风格时,才能真正地兑现。

设计中的「共鸣」不只意味着为边缘化群体设计。简单地说,它意味着,带着超出你之外的其它审美和世界观的理解,进行设计。

让我们看一下波兰。刚刚成立的波兰航天局【注2】最近公布了他们的新 logo。看下图:

波兰航天局的 logo

很多人讨厌它,他们认为,新 logo 过于俗气,他们也不喜欢倾斜。他们建议做调整,以更好地适应硅谷创业公司的风格。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新 logo 比较适合波兰,尤其当你考虑到,东欧人民长期钟情于粗野主义【注3】和复古的科幻结构。更重要的是,我们美国设计师是否喜欢,无足轻重。它是为波兰人设计的,在波兰人眼中,这种设计有意义就可以了。

同样,让我们美国人感到不解的是日本的 web 设计。有篇文章做了深入探讨,不过,文章主旨就是,日本的 web 设计在我们看来丑陋不堪,但是对于日本人却非常有意义。

[caption id=”attachment_3197” align=”alignnone” width=”600”]日本人:有效的 web 设计 有效的 web 设计[/caption]

上面谈到的可以看做是极端例子。毕竟,这些设计来自于完全不同的国家,他们有着完全不同的审美和需求。但是,在我们美国设计师的小圈子里,仍然蕴藏着更加多样化的潜力。

我们看看这些网站(这里这里这里这里)。它们均符合我们对于「优秀」(实际上是西方化)设计的基本思路,但是它们有着较大差异。你或许不喜欢有的网站,但是它们都在探索网站外观的极限、以及你应该怎样与网站交互,我们对此必须心怀感激。它们提供的美感脱离于通常的 Dribbble 审美。我不清楚每个设计师的背景,但是貌似可以说:他们不全是 Designer Dave。

现在设想一下,如果整个行业都和上面四个网站的设计师一样多样化,我们又能达到什么成就呢。

第 3 部分:同质化中的孤立

或许所有这些同质化中,最大的问题在于,当你想做一些不同的设计时,你会感到多么地孤单。

[caption id=”attachment_3200” align=”alignnone” width=”585”]Pepe 表情 我很认真地加了一个 Pepe 表情,想打我吗?[/caption]

有两个天各一方的朋友对我说,他们是怎样与设计社区格格不入的。这两个朋友还算有些符合 Designer Dave 的风格。如果他们感到了孤立,其他人又作何感想呢?

但是,我们只为普通的作品支付报酬,就是在明确地表示,其它作品都是糟糕的。事实上,即使你有点儿像 Designer Dave,你对于「优秀的设计」的标准也有独特看法。这并不重要,因为那些看法不是人们所希望看到的。因此,我们再也看不到原创作品了。

[caption id=”attachment_3202” align=”alignnone” width=”293”]设计就是地狱 设计就是地狱[/caption]

那么,我们能做点儿什么呢?我不知道。或许我们可以雇佣更多不属于 Designer Dave 那样的人;或许我们可以多研究一下设计的不同风格,并尝试用在我们自己的作品中;或许我们不要再追捧 Dribbble 的受欢迎作品了……或者开始在 Dribbble 上发布更多天马行空的作品;或许我们可以给所有设计师创造成长的空间,而不是押宝于某些设计师;或许我们可以不再举办费用昂贵的设计大会,因为它是富人和特权人士的选择;或许我们可以拥有更多乐趣,并意识到:探索、失败和尝试,才是引领我们走向真正创新设计的唯一方法;或许我们应该将我们心中的设计偶像赶下神坛(仅仅是比喻)。

[caption id=”attachment_3195” align=”alignnone” width=”500”]发人深省的最后一张图片 发人深省的最后一张图片[/caption]

感谢阅读,我的 Dribbble 主页


注:本文的标题套用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注4】的书名,实际上我觉得这本书有些无聊,本无意推荐给大家。不过,它的标题很酷,值得借鉴。我只是想在有人谴责我是昆德拉拥趸之前,先自我澄清一下。拜托,我不是。

注释

译文:设计中不可承受之同质化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