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所熟知的工作或许是不道德的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重新分配工作的思考

当你想到工作时,哪些词语会涌入你的脑海?你或许想到了「辛勤工作的男人或女人」,或者具有「良好的职业道德」。

如果你今天心情不好,你或许想到了「单调的工作」或「朝九晚五的生活」。有时候,你甚至想过「逃离格子间」。

但是,你有时候会联想到不太让人羡慕的词语,比如「虚度」和「闲暇」。当然,适度就好——但是,太多的自由时间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是吗?

在美国的这些日子里,很难找到一种人,他会觉得工作实际上可能算不上一种美德。

然而,我坚信,我们做为社会整体,不但工作过于辛苦,而且我们过于看重工作的意义。工作固有的美德,虽然得到了我们的坚持,但是它经不起推敲。

Stephen Bondor 最近写了一篇洛杉矶汽车文化方面的文章,他引用了令人着迷的统计数据:「无论在世界文明史的哪个阶段,在洛杉矶生活和工作的艺术家、作家、电影制片人、演员、舞蹈家和音乐家的人数,都要多于其它任何城市」。

这种现象非常显著。那么,这些人们用他们的时间在做什么呢?富有创新的文艺复兴在哪里,如此庞大的群体真地能够振兴起来吗?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年收入 $8,000 左右(他们工作时间的重要部分),就是为了拥有一辆汽车,这样他们就能上下班了。

他们的创新项目填满了晚上和周末时间,在还清助学贷款和汽车保险之后, 他们还把剩下的所有钱都投到这些项目里。

根据一份可信度较高的统计分析,Bondor 阐述了一个有抱负的剧本作者(暂且不考虑他的车),能够把正常工作量减少一半,然后把剩余的时间投入到「追寻激情」中去。在这一半时间里,他摇身一变,成为专业的剧本作者。

可是……「追寻激情」有点儿让人不快的感觉,不是吗?听起来有点儿……自私。为了「给社会做贡献」,他难道不应该「做他的本职工作」吗?

真是扯淡。激情是指能够改变世界的东东

Buckminster Fuller 是伟大的科学家、非传统思想家,他曾经指出,「我们应该摒弃一种绝对是似而非的看法,即:每个人都要谋生。今天,有个事实,只有万分之一的人能够取得技术突破,而这种突破却能养活其它所有人。」

这句话的潜台词较为明显了:让更多人力被机器取代才是最佳选择,很可能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它们解放了最宝贵的资本——人类的创造性和智能——规划出更好、更有效的方式,以解决全球性的问题。

然而,在 Fuller 做出上述言论之后的时间里——打那以后的、所有的技术进步——我们一直顽强地在每周 40 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里坚持着。

我想说,这不但愚蠢,而且不道德。

当没有需要完成的工作、却要求人们去工作,是不道德的;为了让大家「有事情做」而创造一些不必要的工作,是不道德的。

作家 David Graeber 说过,「这是一种深层次的心理暴力。当某个人私底下觉得他的工作不值得做时,劳动的尊严又该从何说起呢?这该不会激起内心深处的愤怒和不满吧?」

毫无疑问,我们面对着一场流行病:办公场所暴力、处方药滥用和膨胀的学生贷款债务。

Graeber 的愿望(和我的一样)是,有那么一天,我们能够重视工作的构成,即真正为我们的福祉做出贡献的:教育;身体和心理治疗;创新和智慧艺术;科学探索。

「现在到了我们拒绝这种看法的时候了……工作本身是有道德的,我们可以试着问一下,就工作而言,什么才是有道德的」,他写到,「答案不言而喻。如果工作能够帮助他人,就是有道德的」。

「帮助他人」当然容易阐释,至于哪种努力才真正算得上最有价值,优秀的人可能有不同看法。

但是,我们不要把所有形式的工作(甚至包括可能对别人或环境有害的工作)和无懈可击的道德关联起来,也不要贬低拒绝这种视角的人们。

「要求某个人遵守劳动纪律」,Graeber 说,「不会使其成为更好的员工。真正重要的是,有可能让员工表现更差」。

译文:我们所熟知的工作或许是不道德的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