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化设计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caption id=”attachment_3319” align=”alignnone” width=”659”]人性化设计 构思和作者:Daniel Eckler;合著:Shaun Roncken。《人性化设计》是一篇交互式散文,探索拟人化设计的前世、今生和未来。[/caption]

1950 年,美国心理学家哈利·哈洛【注1】开展了一项实验,把刚出生几个小时的小猴子和母亲隔离开。每个月被单独放在一个笼子里,并放置两个伪装的猴妈妈。一个用铁丝做成的妈妈,拿着奶瓶;另一个妈妈则罩着一层人造毛,设计成真猴子的模样,但不提供食物。

哈利·哈洛猜测,小猴子出于本能,将被吸引到铁丝做的猴妈妈那儿,因为它提供了基本需求:食物。

让他倍感惊奇的是,小猴子首选有生命气息的妈妈,不管她是否提供奶。事实上,当这两个妈妈被并排放在一起时,小猴子会从铁丝做的猴妈妈那儿喝奶,再过去搂着比较接近真实的假猴子。

哈利·哈洛的猴子试验

无论小猴子接受了多少身体必需的食物,随着慢慢长大,它们表现出了更高级的焦虑和侵略性。结论比较明显,大部分生物有紧急的身体需求——食物或庇护所——但是存在一个同样需要滋养的、较大的情感部分。

哈利·哈洛实验中的小猴子首选有生命气息的猴妈妈,因为它们除了寻找奶喝,还非常需要情感上的联系。

形式、功能、情感

形式、功能、情感

对于每个人工制品,核心都是功能,比如门把手、椅子。我们设计东西是为了解决问题、满足需求;让你轻松走进另一家屋子的走廊、或可以休息的舒适场所,我们都认为应该如此。

自从路易斯·沙利文【注2】在 20 世纪初期提出「形式追随功能」【注3】之后,在设计原则的核心里,就一直存在着有争议的地方。功能或许是很多设计师主要关注的地方,但遵守这句格言要到什么程度呢?包括奥地利建筑师阿道夫·路斯【注4】在内的一些人,将其称之为《装饰与罪恶》。

为了说清楚,让我们考虑首先具备功能的东西:La-Z-Boy 品牌的躺椅,专为舒适、放松而打造。它的所有特色都和功能有关,比如,臃肿的垫子,侧面用来调整的把手,可以躺下打个小盹。有人认为,它的设计如此明确地注重功能,以致于略显丑陋——不知道该用哪个词了。

分别代表了功能、形式和情感的三把椅子

与之截然相对的是毕加索的《椅子》,如果你不刻意让自己适应毫无规则的形式,你是不可能坐在上面的。毕加索在画出来之前,先在纸上勾勒出原型,非常像折纸天鹅。其功能是纯审美的;它的形式貌似在用某种幽默的方式摆弄着二维和三维的关系。总之,《椅子》的实验性设计和实用性没有什么关系。

形式和功能属于通用概念,每个初级设计师在开发新作品时,都要考虑。但是,在设计界,还有第三个、更加微妙的因素;很多设计师或许潜意识涉及到了、但很少在他们设计思维中优先表达出来:情感。

功能或许是很多设计师重要关注的地方,但遵守这句格言要到什么程度呢?

当毕加索的椅子在情感上打动我们时,它主要追求思考,促使我们考虑审美、透视和形式本身的意义。

与之相对的,还有 Bert Loeschner 设计的防水花园椅子(译者注:上图左三)。

这把椅子和他系列里的其它椅子,鼓励观察者通过赋予其人格的做法,对这把普通椅子做移情考虑。躲在后院的一把花园椅子,摇身一变,成为某个老朋友,他看起来被忽视了、十分孤独,你充满了歉意,因为你在过去的十年里,任其孤独地饱受风吹雨打的折磨。

Youtube 视频地址:https://youtu.be/dBqhIVyfsRg (译者注:好感人哪)

并不是每个物品都能考虑到,情感要明确。只有极少的顶级物品,能够以真正总体感受把功能、形式和情感糅合在一起。Hans Wegner 的贝壳椅【注5】立即映入脑海:某种设计,除了优美和高度的功能性之外,赏心悦目的线条和微笑般的坐垫,像是在鼓励我们感受点儿什么,平静、舒适——甚至包括开心。

[caption id=”attachment_3317” align=”alignnone” width=”1100”]Hans Wegner 的贝壳椅 Hans Wegner 的三脚贝壳椅[/caption]

人&机器

当你首次见到某人时,你的第一印象不是「他们有什么功能?」,而是「他们给我什么感受?」。当你后来谈及这个人时,你会描述他的性格:「她很惬意、聪明、诙谐。」

把同样的属性应用到无生命的物品上,貌似怪怪的,但是,如果我们花点儿时间琢磨我们已有的物品,我们所有人都会产生那么一点点小想法:它们不是特别有用、或不是特别赏心悦目。我们为什么要保留它们呢?因为我们形成了某种联系,它们从某种方式看,存在着意义:来自好友的生日礼物、和重要的人首次约会时的电影票。这些联系潜意识地影响到了我们,给没有生命的物品注入了多彩的生活。

当你首次见到某人时,你的第一印象不是「他们有什么功能?」,而是「他们给我什么感受?」。

这些情感纽带(或缺乏)在当代生活中还不太明显——广告商却精通于此。Trident【注6】 品牌的某个 30 秒口香糖广告并不关心形式(口香糖本身)、或功能(消除口腔异味),他们卖给你的是一种情感体验(首次约会的一个吻)。如果广告有收效,那是因为他们已经把一种无害的灰色方糖包装成了你和某个魅力女人的某种情感联系。

Youtube 地址:https://youtu.be/mwwQyHVOaQA

大众甲壳虫【注7】 1938 年参展,一直生产到 2003 年,曾是汽车历史上销量最佳的设计,这毫不奇怪。它被称为「国民的汽车」,友善的圆形轮廓,配备的一对车灯,像卡通风格的眼睛,还有一个欢快的保险杠。这款汽车的设计如此友善,以致于迪斯尼以它为基础,拍摄了一部真人动作电影:一个会思考、无人驾驶的甲壳虫,名叫万能金龟车【注8】。

Youtube 地址:https://youtu.be/jiZYodbww5A

根据汽车设计研究人员 Sam Livingtone 的说法,甲壳虫具有真人特征,它对我们的吸引是根深蒂固的:「在某种意义上,消费者把汽车的前脸看成人们的脸,并因此推断出一种态度,富有侵略性、和蔼或友好。即使人们不会自觉地看汽车的前脸,他们肯定也会在潜意识里去那样看。」

《人性化设计》简介

这是一篇交互式散文,探索拟人化设计的前世今生和未来。目录:

1: You’re here!(译者注:这一篇就是本文) 2: Apple, The Original Human 3: Conversational User Interfaces 4: A Smarter Future 5: Emotional Machines 6: Computers Cry Too 7: The Day You Become a Cyborg

致谢

本文鼓励互动和参与,如果你对于新内容有新想法、对于当前内容或其它地方有修改,请和我联系

作者简介

嗨,我叫 Daniel。我创办过一些公司,比如 Piccsy、EveryGuyed。我目前在寻找新的职业和咨询机会。请用 email 联系。

Shaun Roncken 是本文的合著者。

注释

译文:人性化设计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