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意图去设计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为什么设计不总是取悦于人

这几年我一直在和设计、像素快乐地打交道,堪称美好时光!一些新潮流如昙花一现,时间总是弃「恶」扬「善」。

在这段时间,经过了 UI/UX 方面的实践,我逐渐对过程、决策更有信心了。然而,最近碰到了一些设计,刚好与我已知的东西相反。实际上,它开始让我提出质疑:好的设计到底是什么。

请允许我分享一则关于爱与恨的小故事吧。


每天早上,我从公寓出来时,都要捧着一杯咖啡——新做的一杯美味拿铁咖啡,帮助我迎接一天的工作。

上班路上,我要经过附近的一家小超市 Migros 【注1】,外面配有休息区。Micros 有一些地方让我耿耿于怀:椅子太丑了!

它们的设计让我感到困惑——每一次都如此。

[caption id=”attachment_3348” align=”alignnone” width=”600”]Migros 的红色椅子 Migros 的红色椅子[/caption]

就算有人把这椅子说得天花乱坠,我也不会将它摆在我的公寓里。

这让我感到好奇……

那位设计师怎么设计出这么一把既不中看、又不中用的椅子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忽然之间,我的内在批评家开始表示出了那么一点点好感。我想,「我从未见过如此难看的东西」。

之后,我逐渐不再关注那些椅子……直到某个星期六的凌晨,这些椅子再次映入眼帘。

我惊奇地发现,这些椅子晚上没有用铁链串起来或锁住。对于没去过瑞士的读者,这或许有些不寻常。瑞士人什么东西都用锁。

这正是触动我的时刻:

如果你不想给朋友留下家居设计品位不佳的印象,就真地没有必要「拿走」这些椅子。

这让我更加深入地思考周六早晨闪过的念头:

这些椅子之所以设计得如此丑陋,是不是刻意为之呢?

还有,丑陋首先意味着什么呢?丑陋属于个人喜好、还是大众喜好?或许二者兼而有之。我思考得越多,就越意识到,关于椅子的设计,或许还有很多我当初想不到的地方。

我们先讨论一下红色。我本人不喜欢红色调。可能有个原因,我是色盲,看到的世界不同于大多数人。红色给人的感觉是强烈、富于挑衅。

尽管如此,色彩理论和研究表明,事情不是那样简单。红色显得距离更近,容易吸引人们注意力。众所周知,它能促进身体新陈代谢,增加食欲(惊奇、惊奇)。事实上,餐馆懂得使用红色设计的重要性,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大部分快餐连锁店充分使用红色调,就不足为奇了。

形状呢?

有人认为,舒服才是家具良好设计的重要原则之一。但不一定正确。简言之,好的设计是有意图的。对于餐馆,除了舒服和外观,或许还有不同的需求吧。

实际上,餐馆和咖啡店(我所钟爱的)发现,不太舒服的椅子能增加营业额。的确如此,有这么一些设计师,他的工作就是创造只有一定舒适程度的家具……

我大为震惊……这怎么可能呢?更重要的是:好的设计是什么

德国家电制造商百灵(博朗)前首席设计师迪特·拉姆斯【注2】创立了设计十诫。其中一条提到:

好的设计是诚实的。

那种不考虑舒适度的设计是诚实的吗?考虑椅子,究竟什么才是好的椅子呢?或许正如很多东西一样,诚实取决于场景。

迪特·拉姆斯继续说道……

好的设计是美观的。

我们所有人可能都觉得,那些椅子从美观角度看,的确不那么讨人喜欢。但是,它们有着清晰的目标。因此,我当初可能过早地做出了判断。我根据外观和感受来评价椅子,并落入肤浅看待事物的陷阱。

当评价别人作品时,我们总是过于匆忙,不是吗?我们评价结果、而非过程。我们没有搞清楚设计要完成的真正目标,就做出了评价。

毕竟,椅子吸引你的注意力,让你更有饥饿感,让你快点儿吃,这样你才能去寻找其它更舒服的地方。

评价设计时,再多花一点儿时间

这些不起眼的经历让我明白了,我需要给自己一点儿额外时间。在考虑设计时,多花一点儿时间,往往产生意想不到的见解。我开始突然明白某些设计背后可能的原因了。这些原因才是无数次讨论和长期过程的反应,这个过程权衡了用户需求和公司需求。

那么,今天,我对这把椅子还有什么看法呢?

我用更多时间,让自己去质疑和理解设计需要完成的目标,因此,我能够得到新的见解。我非常感谢那把椅子,它用其独特方式开导了我,因为我发现,它的设计或许比我最初猜测的更加经过了深思熟虑。

当我下次评价某个设计时,我打算深吸一口气,走到 Migros,要一杯拿铁咖啡,然后坐在那把红椅子上。

有类似的观察吗?我们可以继续探讨,你可以关注我的 twitter

注释

译文:带着意图去设计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