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和领导力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行业对于领导力的看待,过于依赖意图和计划的制定、在沟通中以此为行动要点,由其他人负责实施。对于变化的起因,需要领导者构思未来与目前场景之间的区别。

对于这种需求,有一个不同的方式,因为互联网、协作平台和新的社交技术的出现,使其成为可能。问题来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方式会引起发展和变化,那么,更多的人该如何参与进来呢?」

战略的逻辑关乎时间性、而非空间性。当遵循空间性的方式时,存在着某个领地,需要领导者去探索和理解,但是按照时间性的逻辑,领地被探索本身视作连续的发展和制定。「如果某个区域随着探索者迈出的每一步而变化着,就不可能为它绘制地图。」

人们处在由呈现、不确定和持续变化组成的复杂世界里。企业生活临时拼凑,一起学习。它是一项不断前进的持续探索,它是没有尽头的一次运动,永不停歇。

在行业中,沟通的主要场景见诸于会议。为了追求开会效率,多少都提前做了精心策划和安排:「你应该有备而来,应该有清晰的会议目标。」如果按照这种思路,就没有一起创造未来的真实意义了。

当人们使用网络联系时,他们会体验到沟通中潜在的固有属性,这取决于他们自我表达的方式、以及其他人的反应方式。「网络创造了一种体验机会,让我们可以深入未知领域,一起创造未来,不同参与者带着不同视角,一起相互影响。」

但是,有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反响常常成为缺失的因素。

我理解,在社交平台的沟通方面,存在着巨大问题。一些人符合预设的解释模型【注1】;有一些只说不听的自我陶醉者;有一些具备某种视角的专家,声称他们的解决方案适用所有问题;还有一些人,坚持要把所有交谈引到具体的问题上。

我知道,还有更多问题:不是所有参与者是可见的。任何已有的谈话,往往只有少数活跃的参与者,以及一些沉默的参与者。这就在社会系统中制造了一种基本障碍,给怪人们提供了控制这块空间的机会,他们的做法在线下更难以实施。观众出现了,却是一种不可见的方式。煽动者的暴政,是因为反响的缺乏。

我们习惯了单向的大众媒体,以致于视而不见,但是如果沟通没有互动,它就成为一个系统性的问题。

对于单个管理人员而言,音量太高而无法过滤掉无用或令人作呕的信息。这就是你不能具有集权思维的原因。然而,存在一些过滤掉不相关和令人不快信息的方法,但是,它需要所有人积极参与、并作出响应。

新规则就是,如果你是一名参与者,那么,默认情况下,你也是其他人的协调人、监管人和校订者。

领导力常常建立在不对称的权力关系之上,但是网络以不同的方式运行着。网络关系通常更加系统化。人们之间有着较少的依赖。在系统化的系统里,领导力需要传递给社区本身,没有哪一个个体能控制、或尽量在控制着。这种解决方案理论简单,却难以实践。它关乎活跃的参与者和响应者。

领导力等同于沟通。领导者是值得跟随的人,从基层提拔上来。常常有一些层级,但是网络架构中的层级是动态的、基于情景的架构。实际上,要成为动态系统里的领导者,只有一种方式。但是,我们需要科学家所声称的、用以开启约束的复杂度,即新规则。算法可以在四个地方大显身手:(1)音量;(2)贡献的价值;(3)贡献者的声誉;(4)思考的多样性。

算法(比如 Klout)能够根据反响来追踪贡献的音量和价值;另一套算法根据反响者保留的历史情况,能够追踪贡献者的声誉。反响等同于链接到网站的文章。正如 Eitan Reich 所说的:「根据反响者在自己网络的属性,反响应具有不同的权重。」

领导力,可以被看做整个网络中,反响交互的自然出现的属性。目标是要创造学习、和整个社会系统的持续运动,根据所有人的意愿、希望和梦想、以及每个人每天在反响交互中所做的事情,让社会系统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正如 Steven Johnson 指出的,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大多数视角被放大了,同时小部分观点沉寂无声。

这就是我们需要新算法的原因。算法遵循观点和交互的多样性。第三方算法应该重视能够激发新事物的文章,而不是有着高评分的文章。很多对话、很多人,都囿于或发生在某些圈子里。激发观点的新思想,无论积极的、还是消极的,都应该引起注意、并加以考虑。

领导力算法应该致力于不同的声音,而不只是受欢迎的声音。

为了应对团体迷思【注2】,一个可行的社会系统,常常需要致力于背离主流的视角。我们需要不那么让人舒服的视角。能够同时得到赞扬和批评的、有思想的声音,在反响式协作的过程中,应该占有一席之地。

web 让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发声。到了这个时候,所发生的一切才会更加彻底。它不再是广播里的观点,而是一种供审议形式的民主、以及协作形式的网络领导力。

专注于交互技术的未来,应该开启反响的约束。扩展的智慧需要扩展的领导力,扩展的领导力则需要参与。我们具有技术,接下来我们需要一种设计,来超越今天的参与和反响程度!

注释

译文:网络和领导力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