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新手机几乎要毁掉你的人际关系时

本文是翻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你该如何拯救跨操作系统的浪漫?

我和男友交往有两年了,如果他从 iPhone 改用 Android 是在我们同居之前,我极有可能把他称作我的前男友了。我打算用这个故事展开本文。

在几星期以前,我的生活和人际关系,一切正常,甚至可以用按部就班形容!早上起床、上班、工作一整天、在晚餐时间回到家里。看电视、做家务、洗澡、看书、发一些无聊的 tweet、然后睡觉。天天如此。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在工作中的每个小时,都充斥着各种社交化的新奇方法——Gchat、Twitter、Slack 之类的个人聊天室——在办公室以及外出的朋友们。iPhone 独有的 iMessage,是我和男友 Dan 交流的超便利方式,他在家办公,是一名自由职业者,作家。把 iMessage 和我的 MacBook 集成起来,更加便利,我不需要在手机上收发短信——暴露了我的玩忽职守。说到 iPhone,在我们同居以前,我们通过 FaceTime 煲电话粥(我都懂的!)。你可以称我们为……iPhone 家族。你基本上可以说,我们是果粉。

但是突然之间,Dan 决定转投 Android 手机,理由无非是「iPhone 5S 太慢了」、「在新 iPhone 面世之前,我不想使用改良产品」、以及「此处省略若干字,我讨厌大屏」。嗯,我只好安慰自己,他一天到晚盯着的那个小东西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孩子,我错了。

在 Dan 加入 #TeamAndroid 的第一周里,我们就遇到了交流障碍。iPhone 独有的 iMessage 不再好使。文本是生硬的——而蓝色的 iMessage 气泡就非常可靠。当气泡是绿色时,说明你正从一台非苹果产品发送短信,这种转换貌似有些不安。当某人对蓝色的 iMessage 没有回复时,立即就会想到:由于某种原因,这个人正在忽视你。当某人对绿色的气泡文本没有回复时,你或许更倾向于归咎于劣等技术。这不只是短信本身。当我给 Dan 打电话时,他的手机响铃不再出现在电脑上,这意味着他再也听不到电话响了。何况他的新手机耗电非常快。

跨操作系统的交流

为了找到短信替代应用,最好能和 iMessage 一样顺滑,我俩下载了一堆 app,它们都宣称有助于架起沟通的桥梁。我们尝试的 app 有:WhatsApp(不行)、Slack(过于专业)、GroupMe(可是只有俩人),装上后,很快就卸载了。我们勉强选中了 Gchat,一直保持至今。

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的确是个问题——相当于我们数字化交流中的一次轻微地震。还有,如果我能够支付更长的疗程费用,我一定要和治疗师探讨。我们的父母说,这不是问题(「在我还是你这个年龄时」,60 岁的母亲说,「我们甚至没有电话应答机,因此,如果有人打电话、刚好我们没在家,那才算糟糕呢」)。或许,对我们今天的父母而言,的确不是问题了。但是,既然人们称呼我们为 Y 世代【注1】,那么,无论如何都会嘲笑我们,我们或许还明白,是什么让我们如此与众不同、如此不可忍受:我们的技术,无论它是否出现,都将是对我们自己的扩展,当技术发生改变时,我们也不得不做出改变。

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在 Snapchat 上相遇,主要通过 Snapchat 交流,然后,突然之间 Snapchat 不能使用了,因此就认为我们的关系也要遭受一些负面影响,这是非常不合理的。如果每种平台本身是一门语言,那么,切换到另一种平台,还要尽量确保关系和以前完全一样,将充满挑战,这不只是因为时而出现的误解。你不得不把你以前用某种技术、某种方式说的事情,用新的方式表达出来,而且要快些搞定。

跨操作系统交流的障碍

我们是跨操作系统的唯一一对儿吗?我和其他人交流过被 iPhone 和 Android 分隔的问题。和 iPhone 用户建立关系的 Android 用户说,他们没有觉得有什么不一样,因为他们也从来不清楚还有其它交流的方式。和我交谈过的 Android 用户,对于他们的「精英」伴侣不愿意为了更好的产品而放弃之前 iPhone 的举动感到恼火。在这两种情况下,双方都忠诚于他们的操作系统。然而,对于自己切换操作系统、或其伴侣切换的那些人而言,发现他们被拽出已有的舒适区和稳定的数字世界、转而被迫重新学习所有东西后,他们很快就明白、并立即理解了,这种改变所带来的不适感。

Dan 脱离苹果阵营将近两个月了,我们仍然努力应付着沟通的转变,刚开始的感受过于猛烈、且不可逾越。有最好的解决方案吗?放弃。那一天,我们交谈不多,因为总是觉得我们会丢失部分沟通内容,这样的交流让人不爽。看到技术能够破坏、而非帮助我们的方式有这么多,太让人惊叹了——沟通不畅的文本,会导致主要的误会,我们不得不等到面对面才能说清楚。对于此,少即是多,少即是更好,我不喜欢说,少即是更健康。

作者简介

Caroline Moss,作家、《商业内幕》前文化副编辑。作品还见诸于《时尚》、《The Hairpin》、纽约杂志和纽约时报。

注释

译文:当新手机几乎要毁掉你的人际关系时 》| 腊八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