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紧张

我不了解做过大量公开演讲的任何人,也不是每次都紧张。

我比较崇拜一个人的演讲,就把紧张给他说了。他在台上和台下有点儿自信和放松,很难相信他对紧张也感到痛苦。我问他该怎么办,他承认在做完演讲之前他不能吃任何东西。如果他有一个下午五点的闭幕演讲,那么当天他吃的第一顿饭将在下午6点。每个人都紧张。

应对紧张

紧张在不同程度地影响着人们。在高中爵士乐队,当我独奏时,有时候我开始打哈欠。看看我是如何应对的:我身体上极度疲惫,很可能是由于藏在漠不关心的外部障碍后面 的防卫(同时在我的脑海中,我正在失去它)。最初,我甚至没有意识到:有次排练时我的校长看见了说“看他,在打哈欠!”如果你是校长都注意到的、有抱负的高中爵士乐队成员,那么说一个已经很紧张的人是多么让人讨厌的事情,现在不得不对整个过程不打哈欠感到担心了,嚓。

尽管如此,紧张是个好事情,如果感到紧张了,那么它们将帮你走出困境。很多次它们把你放在了边缘。当我在台上紧张的时候,我的大脑运转更快、更好(不可否认的是,在紧张成为优点之前,是因为有了一些经验)。紧张是用来帮助你、而不是伤害你的精神,意识到这一点,是伟大的第一步。如果你不紧张,意味着你对即将发生的事情不关心。如果你不关心,那么滚下舞台吧。

当然,练习是第一位的补救措施。排练是减少生活中未知数量的练习。你对不得不要说的话感到习惯,你在规划好的逐字念稿的基础上有了发挥。你对于即兴【注1】有了更多的自信。

指数衰减

你知道我是怎样说每个人紧张的吗?不错……是在一定程度上。我在过去的几年里做了无数次演讲,而紧张从来没有消失过,紧张一直都有。

在我做的最初几次演讲里,我的紧张都是从第一张幻灯片一直持续到最后一张幻灯片。每一步都是有压力的。但是随着我做的演讲多起来,我意识到紧张快速地减半了。在我变得有点儿自信前,演讲已经过了一半。现在到了关键点,在演讲的开始几分钟内,我真正面对着大部分紧张。我不确定未来能否变得更好(我仍然没有找到在准备演讲的时间里减少紧张的办法),但是意识到我正在变得更好,这是相当舒服的。对于任何事情,如果你坚持足够长的时间,你就会变得习惯。

也有一些方法,你能在这个过程中作弊。在我的公司,我们鼓励人们在他们实际上不得不演讲之前,把他们的演讲从头到尾念一遍。要设计得尽可能真实些,配有投影仪、演讲台,座位上有人。如果你搞砸了,你的同事不会计较,在结束时给你一些反馈。仅仅让你站在人们面前的台上——任何人,甚至是你的朋友——帮助你在这个过程中作弊。你对参与的每个步骤感到有点儿习惯了。

遥控器

演讲中使用遥控器的合适理由就是避免你被栓到笔记本上。

努力够得着遥控器

用不用遥控器取决于你。我不是要在舞台上走多远,我通常不需要伸着胳膊去够我的笔记本,但是我仍然喜欢使用遥控器,因为它让我在幻灯片之间自然地走动,而不用每几分钟去碰笔记本。

你不应该使用的遥控器

首先,不要使用Apple遥控器。

苹果的遥控器

它有着高大上的外形,因此十分迷人,但是它需要在笔记本视线内。即使你几乎站在它后面了,你也不会和红外线接收器连在一起(最近的MacBook甚至没有红外线传感器了)。每次我都看到有人在尝试,这是一个灾难。

其次,不要使用Apple的其它遥控器。Apple做了一个名叫“Keynote Remote”的app,允许你从iPhone控制幻灯片。这是好想法,它通过wifi或蓝牙通信,而把它们断开的风险甩给了你(它会发生的)。另外,我看到很多人在演讲中不小心碰了他们的手机,结果翻动了幻灯片。

你应该使用的遥控器

...

他们没有告诉你的地方

回想一年来在会议上的演讲,我设法没有让我的裤衩中途掉落、或者笔记本因缺乏自信和接通了国际电源线而爆炸成一团火球,对此我感到惊奇。

我阅读了所有博文,倾听了所有建议:放慢语速、大点儿声,讲故事。但是该死的,没人对我说,我将不得不把笔记本放在20英尺远的沙发后面的地上,那里才是够得着投影仪VGA线的唯一地方。

结果是,还有要担心的其它事情!

会议室不是你的观众

当你站在数百人的舞台上时,你的脑子不断对你说 不要在所有人面前搞砸了。但是这些人不是你的主要观众。

算下数字:大部分技术演讲要在50-300人面前举行。那是你的最重要的观众;毕竟,他们是来听你讲的。但是,如果你随后把演讲发布到网上了,你的观众将达到数千人。这是不同的观众。你可以选择完全忽视这种观众,或者拥抱他们。

大部分会议什么时候出视频就像投骰子。有一半的时间他们不会录制你的演讲,另一半时间的视频,可能要过几个月才能发布。

我 最近 在做的事情就是使用Mac上的QuickTime录制我的视频。它可以把我的声音和切换时的幻灯片都录下来。比起只是发布没有来龙去脉的幻灯片,这是相当不错的体验了。

最后一分钟的准备

在开始演讲之前还有你想注意的很多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