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停止阅读/收听/观看新闻了

还有,为什么你也应当这样做。

我坚信,阅读新闻比根本不看新闻更糟糕。没有证据显示,阅读新闻让我们更聪明、成为更好的决策者、更加见多识广、更好的市民;什么都没有——如果有,也完全是相反的。

不再阅读新闻

如果你和我一样,你就已经停止消遣新闻了,甚至没有就此做出有意识的决定。或许每个新闻吸干了你,你对此感到乐观,而只是保持距离,或许甚至没有注意到,你找到了更好的打发时间的东东,然后就取代了看新闻。或者你从来不会成为一名新闻人。

不管什么原因——我敢打赌,你没有错过什么,你很可能注意到你真的不需要它。

“我们当中的聪明人已经意识到有过多食物的生活所带来的危险,已经开始改变我们的菜单。但是我们大多数人还没有意识到,新闻之于我们的思想 就像糖之于我们的身体。” ---Rolf Dobelli

我早就想就这个话题写点儿东西了。主要是因为我对那个家伙感到悲催,他认为他非常有教养只是因为他看报纸而知道世界上发生了什么。还对那个女孩感到悲催,她知道关于每个名人的所有事情,当她听说我不了解Jenniffer Lawrence的不雅照时,感到非常吃惊。但是更重要的是,因为我从中受益了。

自从我不看新闻之后,我可以对注意力有更多的控制(我可以决定让什么样的思想在我的脑子里存在),我有着更好的阅读习惯(我寻求、享受长期的、缓慢的、引发思考的阅读),我有更多时间在其它地方收获有意义的见解,可以肯定的是,我比以前更加乐观了。

因此我决定对此做些研究,以找到更多足够的原因来证明我的简单本能。我期待找到关于其不相关的、误导的、受操纵的和耗费时间的讨论—但是毒害我们的身体?改变我们的大脑结构?创新能力杀手?增加认知错误和抑制思考?现在这些都是重要的证据。

Rolf Dobelli说,我们不得不把有限精力放在长期的、深入的、需要理解的、缓慢和平静内容上(它实际上是重要的,需要思考),大脑却比较奇怪,容易关注暴躁的、可见的、大型的、令人愤慨的、大声的、有图像的、戏剧性的以及故事形式的东东。这就是我们能够吞下无限数量新闻片段的原因,就像给理智送的色彩艳丽的糖果。

...

只需做点儿东西

五年前我在偷听人们关于如何闯入创新行业的建议。现在,我成了被同样问题轰炸的人。

我过去在寻找一些傻瓜方法,一些可以成功的、绝对可靠的技巧。今天,我知道这是不存在的,在某些地方我找到了我需要从头学习的知识。让我执着的建议是什么呢?

往前深挖五年不是容易的事情,就像是一个不同的人生——Derek Fisher was hitting big 3s for the Lakers and Kurt Warner was still throwing TDs【注1】。我花了好几个小时才把旧笔记和最近的思绪汇总成帮助我启动职业生涯的唯一一条建议。我是在旧的Moleskin笔记本【注2】找到了它,全部用大写字母书写。

“只需做点儿东西”

...

为什么我还在用差劲的iPhone 4?

我爱iPhone,我爱iPhone 6 Plus、iPhone 6s、iPhone 5s和iPhone 5c,我也爱iPhone 4s。我相信如果我对拥有其中一款有足够的认识,我将爱上原始的iPhone。

我34岁了,是个十足的落伍者,我坚持使用过时的iPhone 4.为什么?因为我不希望我的新手机出现弯曲?因为我想拥有一部所有手指都能够得着的手机?因为乔布斯说过手机就应该是手机大小?因为我是患有长期记忆病症的、反对新技术的人?

不。

那是因为这款手机太他妈棒了。

苹果iPhone 4手机

我知道……它没有光学图像稳定(Optical Image Stabilization)系统,或者……前置摄像头(因为我在2013年放弃了)。但是,它允许我查看Twitter、阅读邮件、滚动Tumblr、和妈妈聊天,且待机一整天(令人奇怪的是,低于60华氏度【译者注:15.6摄氏度】会立即引起关机,但是如果放到我的皮肤上,像温暖一个寒冷的、玻璃娃娃似的,它就正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