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面试者再设计你的产品

这是不公平的、甚至没有效果的。Google风投设计合伙人Daniel Burka说,肯定有更好的、雇佣到最好设计人才的方法。

今天早上,我听说有个年轻设计师正在旧金山寻找她的第一份设计工作。她有真才实学,综合能力强,因此她正在一堆硅谷公司里面试。昨天,两家独立的公司要求她在家做一个快速的演示项目,以展示她的设计思想和能力。不错!这是展示她能力的、最直接的好机会。

不幸的是,两家公司要求她做关于他们自己产品的演示项目(真的!),这让她感到一点儿不安。亲爱的老总和招聘经理们,让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这种再平常不过的练习是多么地不公平,甚至没有效果。

不公平?

简单地说,要求某人免费做实际工作是不公平的。当你在他们面前晃动一个萝卜、再要求他们免费做实际工作时,尤其不公平:“做好这个小项目,你才可能从我们公司得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这些设计师当时是没有工作,的确需要工作,也不会从交换(比如学习)中得到任何价值。

但是,你会说,“它不是真正的工作,只是一个演示!”我知道你是这样想的。你100%相信是这样子。不过,如果设计师提出了一个更聪明的解决方案,你真的认为你的一部分潜意识能够禁得住采用这个方案的诱惑?

即使你相信你所有的心思和智力能够抵挡住这个想法,难道设计师除了盲目地相信你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你要求的这种单向信任是不公平的。

不管你怎样认为你行动上是公平的,很多设计师仍然不会认同你。当你要求一名优秀的应聘者做一个关于你自己产品的演示项目时,他们可能就放弃了。或者,你甚至可能听不到设计师反驳你的任何话语。她或许静静地、勉强地搞定这个项目,然后选择决定为另一家有着更高公平准则的公司工作了。无论怎样,你都倒在了细细的道德底线上。

没效果?

我可能不是说服你这种练习是不公平的,坦白地说,这让我夜不能寐,因为需要知道的、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它只是没有效果。

你对自己的产品非常了解。你知道经过验证的地方,尝试过的、不起作用的地方,实施起来难易的地方,产品难缠的地方,你的团队目前认为貌似有希望的地方。你也严重偏向做出这样的决定。

当一个外边的设计师进来提出建议时,你马上就看到了不足。“但是,这不很好吗?这将帮助我筛选出最好的应聘者!”不是这样的。设计师是给出了她能够看到的、最好的方案。你有一个不同寻常的位置优势,因此你不能想象出设计师的外围视角——她的解决方案可能是她根据可获得的数据提出来的。最终,你选择的应聘者仅仅碰巧符合你的视角所尝试的方案。这是运气的成分,而不是能力。

正确的做法是,面对面在一起工作,迎接挑战

测试练习不错!基于设计师的综合能力,我马上想到面对面的设计练习是甄别一名设计师技能的、第二种最好的方式。

你不是要雇用一名躲在墙角、像变魔法似的创造出极好的解决方案的设计师,就像她能读懂你的想法。你要雇用的是能够和团队一起定位到合适的问题,产生最好的解决方案,测试那些选择所带来的、真实世界的效果。因此,和设计师一起做设计练习,你就能够更多地了解她的能力。

原文地址:

我的web写作宣言

Om Malik说得最好:“关于Ello的持续报道和Ello关系不大。而是对于社交网络日益增长的不满。”

这是一个伟大的总结,我手动张贴在了很多不同的地方,往下读,原因将变得清晰。我希望如此。

我尽量让我的作品使用我的工具、在我的空间出现,这样,我就可以反复打磨,让它们更加完美。让作品发布,并自动更新到人们想去阅读的所有不同地方。今天,对我而言,这意味着发布到我的blog,发布到Facebook,发布到Twitter上的一个链接,把它放在我的linkblog源上。

但是,当一个没有API的新系统出现时,一些系统是有的,那意味着如果我不使用它们的编辑器来写,或求助于复制/粘贴,我就不能把作品push给它们。在2014年,这不能自动操作,是十分荒唐的。当我在70年代后期还是一名研究生时,我就在编写完成这种工作的脚本了。

2014年的web处在一场大战的中间阶段,强迫人们在同样的地方写东东。不管你讨厌广告与否,它都是相同系统的一部分。你让我选择,做为一名作家,要么把所有东西给你,要么什么也不给你。附带上没有这些限制的潜在网络。

其他人想要什么?或许他们能够写写这方面的东西。我知道我想要什么。我想成为一名强大的交流者。或许如果这些家伙中有人给我付费,我将贡献一些力量。不过截至目前,钱跑到了创始人和一些其他人那儿,专业作家和研究人员拿到了很少一部分。因此我们的工作属于爱心工程。但是问题来了——这些环境没有让我感到爱心。完全相反。我知道什么是可能的,我对他们故意阻碍它的事实感到愤怒。我的确深爱着网络,还有它所带来的一切。但是如果我通过网络去交流,我会放弃访问所有把自己锁在地窖里的人们。

我的选择,很可能和你一样,可能要接受这个最糟糕的交易:真正功能欠佳的写作工具,难以理解的界面、没有标准,你的想法难以被其他人看到,被那些盯着他们地窖的那些人限制住了。这是一个令人恐怖的交易。

我真的想,现在这种愿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建立一个写作和想法的开放网络。我乐于使用伟大的写作工具,能够把我的想法专门发布给尊重自由的其他人。对我而言,这是一次公平的权衡。


下面的一段话来自于评论:http://scripting.com/2014/09/28/#a1411931259

为什么上线的服务没有API?

...

如何分辨机器人给你写的信

下一代图灵测试?手写体

一周前我被机器人欺骗了,在邮件里。

我正在过滤我的邮箱,从回收箱里翻着垃圾。几乎到达我邮箱里的每封信都是垃圾邮件,因此我翻呀、翻呀、翻呀……突然,哎哟:一封手写体的信。看起来不像是垃圾邮件,我拆开了——却发现它是一份含油的、让我二次抵押房子的邀请函。我被愚弄了。

通常,我能够在10步开外分清伪造的、“手写”打印字体的营销公函。这种材料比Comic Sans字体【注1】勉强多些人类特征,由镭射碳粉打印而非钢笔的墨水。

(译者注:这里是youtube视频的地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uyXlChb7-HI

但是,这表明了营销人员正致力于努力开发各种形式的批量生成的邮件,它们看起来有着真人手写体的耐心和可爱。他们使用着在纸上挥舞着钢笔的手写机器人。这些机器成本有五位数,但是生成出了非常像“人”的信件。(你可以看到上面视频里其中一个机器人的动作)这种机器人更像是愚弄我的、在垃圾邮件信封上用钢笔写地址的那种机器人。我看到纸上的墨水,潜意识地凭直觉认为它来自于真人(因为,不是激光打印!)然后才打开的。

手写体,貌似,正成为下一代图灵测试。

这不应该让人觉得惊奇。在过去的十年,让人们打开垃圾邮件和在线恶意软件的需求催生了某些最具创新和十分滑稽的、让机器人看起来像真人的企图。(我喜爱的是21世纪00年代中期那一波垃圾邮件机器人,引用经典文学,企图绕过被设计为识别阴茎增大调用的、贝叶斯过滤。)

如今机器人正在尽量像我们一样书写。但是它们还不够完美!有一些令人感兴趣的、人类心理和字母队形是机器无法模拟的。掌握这些技巧,你就可以区分机器人了。

Brian Curliss and Daniel...
    </article>
</section>

<section>
    <aside>
        <nav 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