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知道的、关于技术变化方面的五种思想

译者注:本文发表于1998年3月28日,16年过去了,仍然值得我们深思。

……我怀疑,21世纪将给我们带来的问题,相较于本世纪,或者19世纪,18世纪,17世纪,或者进一步讲,比之前的很多世纪所面对的问题更加令人震惊、眼花缭乱或复杂。不过那些对于新千禧年感到过度焦虑的人们,我在一开始就可以提供一些如何面对它的好建议……下面是Henry David Thoreau告诉我们的:“所有的发明只是对毫无改进的目标提供一些改进过的方法。”歌德告诉我们:“一个人,每天,应该尽量听点儿音乐,读一首诗,看一副画,还有,如果可能,说一些有道理的话。”苏格拉底告诉我们:“混混噩噩的生活不值得过。”Rabbi Hillel告诉我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还有预言家弥伽说的:“主对你的要求只是公平地做事,热爱仁慈,谦卑地与上帝同行。”如果我们有时间(尽管你足够了解啦),我会说耶稣、艾赛亚、默罕默德、斯宾诺萨和莎士比亚告诉我们的话。道理都一样:我们无法逃避自己。人类的窘境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就是这样,信奉 我们时代的技术变化催生了时代和圣人的、不相关的智慧 是一种欺骗。

然而,正如刚才提到的,我十分清楚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技术的时代,我们有一些具体的问题,它们是耶稣、Hillel、苏格拉底和弥伽没有、也不能提到的。我没有智慧去说我们应当如何处理这些问题,因此我的贡献必须是界定我们需要了解的事情本身,从而提出问题。我把我的演讲称为《我们需要知道的、关于技术变化方面的五种思想》。以我30年来对技术变化历史的研究为基础,但我不认为这些是学术的、或难懂的思想。它们是每个关心文化稳定与和谐的人都应当知道的,我把它们告诉你,希望你在思考关于宗教信仰的技术影响时,找到它们的有用之处。

第一种思想

第一种思想就是所有的技术变化都是折衷。我喜欢称之为浮士德交易【注1】,技术给予和夺取。这意味着,对于新技术提供的每一个优点,总是有一个相应的缺点。这个缺点可能超过了优点的重要性,或者优点也是物有所值的。现在,这貌似是一个相当明显的思想了,但是很多人相信新技术是纯粹的恩典,你将对此感到惊奇。你只需考虑一下大部分人对于电脑理解上的激情,你就会发现,他们愿意、毫不掩饰地和持续不断地,颂扬电脑的奇迹。你还能发现,他们完全没有提及电脑的任何负面影响。这是一种危险的不平衡,因为技术的成就越大,它的负面影响也就越大。

考虑一下汽车,对于所有明显的优点而言,它污染了空气,堵塞了城市,降低了自然景观的美丽。或许你会反思药物技术的悖论,它带来了令人惊奇的治疗,但同时,也是某些疾病和残疾的、可论证的根源,在减少身体诊断技巧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同样反思一下印刷机所带来的所有智力上和社会上的益处,它的成本也是相应地巨大。印刷机给西方世界带来了诗歌,但是它把诗歌变成了一种吸引人的、优秀的交流形式。它给我们带来了演绎科学,但是它把宗教敏感性简化成了一种稀有的迷信。印刷给我们带来了国家意识的现代概念,但是把爱国主义转化成了一种肮脏的、即使不是致命的情感。甚至我们可以说,用本国语印刷的圣经产生了上帝是英国人、或德国人、或法国人的印象——也就是说,印刷把上帝简化成了一个当地君主的规模。

或许我能够表达这个思想的、最好的方式就是说 “一种新技术能够做什么” 没有 “一种新技术不能做什么” 重要。的确如此,后者更重要,恰恰因为它是如此频繁地被问到。那么,一个人可能会说,关于技术变化的、一个老练的角度包括了一个人对于由那些没有历史意识的人提出的乌托邦和救世主的愿景的质疑,或者文化所依赖的不稳定平衡。事实上,如果我说了算,要是有人不能说出他或她所了解的字母表的社会和物理影响、机械钟表、印刷机和电信技术的知识,我将禁止这个人讨论新的信息技术。换句话说,要明白伟大技术的成本方面的东西。

第一种思想就是文化总是为技术付出代价。

第二种思想

...

斯蒂芬·金的写作建议

斯蒂芬·金【注1】已经写了48本书(34本是畅销书),或许对写作略知一二。为了成为一名更好的作家,斯蒂芬·金常常建议一个人必须“多读多写。我没有看到这两种方法之外的其它方法,没有捷径。”

阅读和写作有个共通的地方:词语是最小的阅读和写作的组成单位,它们组成了最伟大的思想和故事。它们在个人的想法之间架起了桥梁。书的作者通过词语的运用向读者分享其思想。这些词语具有分量;它们饱含深意。

“关于涵义,是一项巨大的事务。如果你持怀疑态度,想想你一直以来听到有人说的‘我无法描述’或‘这不是我的本意’。考虑一下一直以来你自己表达的那些东西,通常是索然无味或严重的挫败感。词语仅仅是涵义的代表;甚至在最乐观的情况下,写作差不多总是词不达意。”------斯蒂芬·金

让你的作品变得更好的两个要素就是,忽略不必要的词语,不要堆砌词汇。太多无味的词语让作品晦涩,辞藻的过多使用会赶走读者。你可以通过大量阅读让自己在写作和词语运用的理解上做得更好。斯蒂芬·金不管去哪儿,总是随身携带一本书。

“阅读是作家生命的有创造力的中心。不管去哪儿,我都带一本书,并找到所有能够投入的各种机会。技巧就是教会自己以随便翻翻或深度的方式阅读。书是独特的、可携带的魔法。”------斯蒂芬·金

斯蒂芬·金对于主动和被动语态做了有趣的总结。他是这样说的:“动词有两种形态:主动的和被动的。对于主动动词,句子的主语在做某事。对于被动动词,某事在被句子的主语做。主语只是让它发生。你应该避免被动语态。”被动或主动动词的使用对读者有影响。当主动语态出现时,虽然读者通常容易被吸引,但是有时候被动语态可以较好地表达一个角色的性格。

语法的运用,比如动词,对涵义有着重要影响。在组词成句时,我们有一些必须遵循的规则,如果我们不遵循这些普通的规则,那么涵义就表达不出来。语法规则是我们清晰地表达的方式,误用语法会引起错误表达和混淆。为了增加清晰的重要性,斯蒂芬·金强烈建议把你的思想分成多个部分。单个复杂的思想在分成两部分时,更容易被理解。读者是你主要关心的对象,你从来不想让你的读者自己去想,“他在说什么??”

刚开始写作的时候,斯蒂芬·金大学里的第一个写作教授John Gould建议他“关上门写作,再打开门重写。”对你作品的反馈是重要的。但是,正如斯蒂芬·金指出的,“你不能一直取悦于所有读者;你甚至不能一直取悦某些读者,但是你真的应当在某些时候至少取悦一部分读者。”

关于文字描写的最终思想是需要提及的。

“优秀的文字描写是一项博学的技能,这就是如果你不大量阅读和写作就不能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文字描写从形象化你想让读者体验的过程开始。文字描写从作者的想象开始,但是应该在读者的想象里停下。好的文字描写关键要以清晰地看见开始,而以清晰地写作结束,某种使用清新的图片和简单的词汇的某种作品。优秀小说的基本规则之一就是,如果你能向我们展示一样东西,那么永远不要告诉我们这样东西。”------斯蒂芬·金

使用最好技术的不可见成本:AngularJS

很多企业家都对 使用最好的技术代表着什么 存在盲区:他们认为这更像是新技术将提供的功能,需要多长时间完成编码,以及是否值得。

他们常常忽略了基于公司能力去选择前沿技术的后果,而是雇佣、做SEO、兼容很多浏览器和集成通用插件。

我们雇佣的前端工程师建议了AngularJS,在做了研究之后,发现Google支持它,我们决定尝试。Ember.js貌似太新而没有太多的最新文档,我们听说,即便Backbone.js已经非常普遍了,AngularJS与Backbone.js相比,是更加优雅的解决方案。

这个决定让我们感到高兴,但是我们对于随之而来的、没有预料到的、很多不同问题感到吃惊,在我们首次决定使用AngularJS时,并没有小心权衡。下面是你采用AngularJS之前应该考虑的一些地方,而实际上适用于任何新的前沿技术。

1)低版本浏览器

AngularJS不支持低于8的IE版本。目前,我们的网站不支持IE8和IE9,我们仍然在尽量解决中。搞清楚IE10当中的bug花了不少时间。所有IE用户占到了25%流量,IE8和IE9大约占到了这部分流量的80%。还不能使用我们网站的用户是相当多的,严重影响了我们的转化率。

面向IE8和IE9这些低版本浏览器编程已经足够困难了,在那些浏览器很少能处理好CSS怪异现象的前提下,增加一个新的前沿前端技术也就成了相当巨大的障碍。

2)SEO

如果你有完全用AngularJS实现的app,那意味着相当有可能你的源代码只是JavaScript文件。Google还没有找到抓取动态内容的有效方法,如果你不做出一些调整,你可就要倒霉了。

我们有了存在于AngularJS SPA(单页应用程序)之外的“混合”页面,它们是Django(我们在用Python框架)里的普通页面,内容是可被爬虫抓取的。这些页面只在一个地方调用了AngularJS,那就是搜索框,当你搜索的时候,AngularJS会被调用。

这意味着我们有必要让一堆附属内容散落在中央AngularJS的app周围。

这也意味着在页头和页尾的某些代码需要被复制,因此当我们想增加一个类库或标签时,我们需要在两个地方增加。

3)Adsense、Clicktale以及很多类库都不能直接使用了

Adsense不能在载入动态内容的网站运行。事实上,做个变通方案,是可以让它成为可能(iFrame等等)的,但是违反了服务条款(TOS:te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