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不介意做销售学徒

一个关于个人和专业成长的、没有大公司官僚气息的讲述

我过去在小的、冷酷的通信机构工作。我离开了,不是因为我不喜欢那里——我们有很多乐趣——而是因为我觉得我需要新的挑战。因此我投靠了我已经无数次听过的一些专业极客,他们为魁北克和美国的客户开发牛逼的应用程序和网站。幸亏时机好以及个性适合,我被雇用了,做为第一个不是写代码的雇员(另一篇文章有详情)。

然而,雇用我却没有让我加入官方web开发组的行列,没有。我被安排了一项非常具体的项目,它是业务本身的新的创业项目:Snipcart。它是什么呢?恩,简单地说,它是开发人员设计的、基于购物车的HTML/JavaScript,用户就是开发者。我要做的工作是我们的极客们没有必要做或没有时间做的事情:文案、写博客、公关和所有周边数字营销(Digital Marketing) 。对于一个非技术、老式的学校营销教育的孩子,有太多挑战。但是,这就是我要得到的,因此你不会听到我抱怨的。

在陈旧的营销废墟上建立共和国

我所了解的关于现代在线营销的每个方面,都是我自学或从同事和朋友的专长里学到的。我所接受的营销学术状况有个严重的问题,它是可理解的:网络营销相对于像我们大学的、缓慢的、自上而下的管理系统而言,发展太快而跟不上。在我大二那一年,我学会了用Joomla建立网站。有一天,本地web机构的一个项目经理参加会议,一些学生问道,她是如何看待这个特别的CMS的。她笑了笑,我们的老师脸红了。这是小插曲,不过你能想象出来。

当然,4P理论仍然存在,在很多案例中,它们都有提及,并在传统环境下运作和发挥着影响。但是花点时间看一些今天的大公司:它们不再一味对着被动看电视的观众或大街上的过客喊叫了。媒体现象已经改变了;它对大多数人有了影响。现在,公司忙于社会媒体的双向讨论。人们在说话,甚至大个子公司也需要倾听。

一旦你进入了SaaS和技术创业公司的领地,你很快就意识到有很多其它东西在发生着,一些非常让人激动的东东。我发现,像Eric Ries和其他很多人在鼓励公司和创业公司发布未完成的产品,然后基于有价值的反馈和数据,用迭代的方式让产品与市场匹配,这都不用说了。这是一个通向知识和经验海洋的大门,我亟不可待要冲进去。

xuetu1

...

如何用5个真正不同的步骤设计一个主页

优秀的主页设计是非常难的。在过去的十年,我研究了伟大设计师的作品,我学得越多,我意识到我知道的越少或越不擅长,甚至只是过得去。

撰写精良的文案,高雅的审美,对受众的深入理解以及连结他们的心理技巧——所有这些因素引发了优秀的设计。达到完美需要所有这些前提,甚至更多。

难上加难。

每个企业家的目标是建立一个由令人称赞的明星忍者设计师组成的团队,不过直到你有了认识、钱、或真正不错的运气,你才能凭借你具备的条件做到最好。

我具备的有:a)为Clubhouse建立营销主页的责任;b)上面提到的那些设计资格的起码理解。

本月,为了我们的即将上线的社区平台Clubhouse,我从头开发了一个营销主页。就本文讲,自从初稿以来,我就首次以此为荣。

我不是一名设计师,但是我想我愿意和还在为类似挑战而战斗的人们分享我是如何做的。

第一步:撰写文案

设计主页-文案

去理解你与其他人的产品关系的本质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甚至不确定有没有尽头。

注意,人们是如何思考的、什么对他们是重要的、你的产品或服务可能怎样走进他们的生活,这是你应该总是寻求更深入理解的工作。

总的来讲,人类是古怪的。我们都有自己的性格、优先级和在世界运行着的模型,为了创造伟大的作品,你需要体会,并为之奋斗。每天我都对人们如何使用、如何看待我们的产品感到吃惊。

所有这些预示着,设计我们主页的第一步就是撰写真实的文案。这是一种思想锻炼,强迫你深入思考...

拯救香皂!

公司洗手池上,本来提供有上压式洗手液,后来不知道哪个同事提建议了,行政部就增加了两块舒肤佳。偏偏我是个十分较真的人,当我看到盛放香皂的是一个类似碟子的东东后,我就意识到会有问题:

香皂用过之后,放到这个“碟子”里,会带有水,用的人多了,会出现”水淹香皂“的情况,最终出现香皂被早早泡坏的悲剧。

观察了几天,我就给行政部提交了建议,说明了问题,并提议应该使用带有漏网的香皂盒。行政部效率很高,没两天就撤换成了盒子,经过试用,还是有问题:

因为舒肤佳的竞争力远超洗手液,香皂周身的水积攒在漏网下面的盒子里,很快就填满了,远远超过了保洁大姐倾倒的频率,香皂一样处于被淹的状态——这不能算作问题,如果用的人抬抬手,把盒子里的水倒掉,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了。可是,大家比较忙,根本没有留意到香皂的处境,甚至在用的时候,发现香皂被泡了,也一样无视。

我不能容忍这种情况,或许用”强迫症“来形容比较贴切。为了试验我的想法,我用小刀在香皂底部捅了一个小口,无奈塑料太脆,这个小口没有像我预想的四四方方,变成了不规则的四边形,还出现了两个裂缝。随后又在支撑盒子的四个底边上割开一个口子。

之后每次去洗手,我都对比下两个盒子,发现成果斐然,哈哈哈。有个缺点,渗出来的水会在台子上横流,可能会给保洁大姐增加工作量,不过为了两个香皂的光荣使命,我认为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下下策。因为,我发现一个定理始终在公司运行着:

西方经济学里的公地悲剧【注1】,每天都体现在公司的公共物品上。除了香皂,还有日光灯、手抽纸、大小便池、电脑、会议室……

一周以后,我按照同事的建议,找到一个U型针,用打火机烫热,照着上次的方式,烙了俩口。OK,完工!

从今天起,我成了香皂的守护神!

注1:公地悲剧(Tragedy of the commons)是一种涉及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对资源分配有所冲突的社会陷阱。这个字起源于威廉·佛司特·洛伊(William Forster Lloyd)在1833年讨论人口的著作中所使用的比喻[1]。http://zh.wikipedia.org/wiki/公地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