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APP赚钱

做为半个iOS开发的一家公司,我时不时地考虑如何用APP赚钱。最近由Brent SimmonsJared Sinclair的文章挑起的争吵把这些想法带出来了。

做为此次讨论的前奏,我本人没有在App Store成功赚到钱,因此对于这些想法,你可以随意看待。不过从2008年开始至今,与其它种类的业务相比,我认为有一些清晰的经验。

咱们从一些基本的经济学开始,大部分是我对我的专业课的记忆:

在商品市场,对于任何物品,边际收益等于边际成本。对于软件,在第一个成本之后的每一次额外拷贝,是不需要开发者”付出“成本的,因此边际成本是零。边际收益对于开发者,或者软件的价格,在有竞争的市场里,也会是零。

在你带着一百万个意外和反例找我之前——为了达到目标——在大脑中保持这个基本原理是至关重要的。除去特例,一个APP的”自然价格“是$0。

这有点儿偷懒。但是它快速地回答了一个经典问题,”为什么人们不能把APP看做是一杯咖啡那样付费?“星巴克的每一杯额外咖啡的成本,从直觉上,需要用钱去买一杯咖啡。Facebook把另一份Facebook APP分发到你的iPhone上,并没有产生成本,因此意味着免费。有一个比较长的答案,不过那是在$0和非$0之间的基本区别。

Paul Graham在我喜欢的一篇关于印刷媒体(print media)的衰退(和新闻业的未来)的文章中优雅地放入了下面的观点:

从经济上讲,印刷媒体是装订纸的生意。我们都能想象得到一名传统编辑拿到一篇稿子后说道”这能卖很多份!“注意最后的s(译者注:原文是papers),你正在描述他们的商业模型。他们如今少赚钱的原因在于人们不再需要那么多纸了。

换句话说:人们为物理材料付费,因为物理材料好像它物有所值。屏幕上的像素貌似没有成本。这个基本的人类直觉是非常非常非常难以打破的。记住!

不过,我想本文是关于”用APP赚钱“,而不是”不用APP赚钱“。你该怎么办?三种方式:

...

Google为什么砍掉了你喜欢的功能

Google搜索的一个主管Jon Wiley解释了为什么Google有时候会砍掉你喜爱的功能

我们都有喜爱的Google产品或功能,只是某一天消失了。(我马上想起了Google Reader)当它发生的时候,好像是愚蠢和奇怪的。为什么一家庞大的、盈利的、且以支持奇怪项目而知名的公司会抛弃一个人们喜欢的工具?

昨天,在Reddit AMA(Ask Me Anything),Google搜索的首席设计师Jon Wiley解释了为什么太多小功能不能仅仅归结于产品的UI,而是要实际地考虑到公司的主要问题。

与产品设计总是相关的一种情况是:当你添加一项功能时,没有人当场吐槽;如果他们不喜欢,他们顶多无视它。然而,如果你删除了某些功能,如果人们依赖它,你会听到抱怨……嘈杂的、频繁的抱怨。拿Google搜索来说,即使只有一小部分用户失去了一个功能,甚至更小部分用户这样说了,那么人数仍然是成千上万的。看起来就像反对移除的一波浪潮:”看看这些人,他们想要这个功能!“ 在已经发布的产品里保留所有功能是非常容易的。但是你会得到一个臃肿的软件:与新技术不协调的、庞大的不适模块(例如,转向[智能手机](http://www.fastcodesign.com/technology/smartphones)、或升级安全,或触摸屏等等),也不会服务好大多数用户。没有免费的午餐---每个功能必须是可维护的,支持多种语言,多种设备,额外的复杂度必须占用测试,这样整个服务才是可靠的。成本在影响中取得平衡:这个功能是为大部分用户解决了一个重要问题吗? 有很多、很多这样的功能,你总是不得不要做出艰难的选择。我们实际上砍去了我喜爱的功能。这是最痛苦的一种情况,但是对于设计产品又是最重要的------当你前行的时候,需要决定砍去什么。有时候你砍得过多------我们会评估影响,目标是达到合适的平衡。有时候我们做错了,因此人们大声喊出来是十分重要的。我们真的在倾听,我们会优先考虑根据自身状况来满足最广泛的需求。

Wiley在AMA的剩余部分也是值得一读的。他有释放我们在意的小道消息?Google正致力于为能说两种语言的人开发语音搜索功能,便于自动检测你在搜索哪种语言,而不必预先更高设置,以更加自然的方式给出你想要的一切。

原文地址:http://www.fastcodesign.com/3033511/fast-feed/why-google-killed-your-favorite-feature

密码改变了我的生活

文中提到的事情发生在☹和☺之间。

密码改变了生活

“她怎么能这样对我呢?”有个声音在我脑海里打转。每天都是这样。

回首2011年,世界在改变,iOS图标变得更有意义,人们用着除臭剂,我由于离婚而陷入极度沮丧的境地之中。

幸而我认为我足够聪明(我周围有牛人)因此我找到多种继续生活下去的方式。

一天我走进了办公室,我的工作就从电脑显示器开始了。非常好,直到我看见如下信息:

你的密码已经过期。 点击‘修改密码’去修改你的密码。

操蛋。我想点击‘修改密码’后就去做其它事情。

我模仿爷爷生气时的语气读着这条愚蠢的信息:该死的密码已经过期了。

公司的微软Exchange服务器做了配置,让全球数千名员工修改他们的密码。每30天。

还有恶心的呢:服务器强制我们至少使用一个大写字符、至少一个小写字母、至少一个符号、至少一个数字。哦,整个密码长度不能少于8个字符。并且,我不能使用3个月前我曾经用过的相同密码。

那天早上我比较愤怒。周二上午9:40。天气太热了,虽然我刚刚开始工作,身上还是湿透了。我迟到了。我仍然带着头盔。我想我忘记吃早餐了。周围的味道像我嘴里的雪茄。我需要在10点会议之前搞定这些,我面前的所有东西都在极大地浪费我的时间。

回到这里……输入框忽闪着光标,等待我敲入30天之后重新输入的密码。这一天要发生很多次。

然后,放下一切,我回忆起了从我的前老板